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普通人也能成为主角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和荀忠的争吵,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有邱悬河在这里坐镇,也没有人敢造次。

    比试继续,第三个出场的是周雨辰。

    周雨辰走上战台,立刻就迎来了无数目光,下方更是窃窃私语,很显然,因为之前打败吴涵,人们已经彻底记住了这个白白净净的黑衣少年。

    周雨辰面色深沉,不苟言笑,他站在那里,等着对手上台。

    对于这一战,南院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毕竟周雨辰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除非东院再出一个像林枫那样的妖孽,不然的话,周雨辰必胜。

    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走上了战台,别看此人一脸横肉,但能够站在这里,并且代替东院参加决赛,这本身就足以说明胖子的不凡。

    “小子,听说你是天目魔瞳,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我叫……”

    胖子无比嚣张的说道,可惜他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

    周雨辰已经动了。

    “战魔拳。”

    动如奔雷,周雨辰如一头发狂的野豹,战魔拳轰然出击,快若雷霆,重重轰击在胖子的身上。

    啊……

    胖子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肥胖的身躯,被从战台之上直接轰了下去,落在好几丈之外的广场地面之上,随便蠕动了两下便彻底晕死了过去。

    “我没有兴趣听你的名字。”

    周雨辰淡淡说道,缓步从战台之上走下来。

    结束了,一切都是那么快,不堪一击,毫无半点可比性。

    “好一个天目魔瞳,果然厉害,此人才十四岁啊,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注定要成为蜀山的重点培养对象。”

    “可怜那胖子,连话都没有说话,就被干晕了过去,凄惨啊。”

    “哎,周师兄也是,太不仁义了,好歹让人家报上姓名啊,真他娘的解气,看东院的人还牛气不牛气。”

    …………

    周雨辰这一拳,打出了南院的气势,他本来并没有打算如此过分,但之前荀忠不但被南院冷嘲热讽,还和张天泽发生冲突,这让周雨辰非常生气。

    周雨辰是一个冷漠的人,不苟言笑,不善交际,独来独往,他只有张天泽一个朋友,将张天泽当成自己的大哥对待,任何欺负张天泽的人,都将被周雨辰当成敌人。

    周雨辰这一拳,摆明了就是要打东院的脸,他要用实力,让荀忠将自己刚才的话给收回去。

    第四局,张天泽从南院阵营中走了出来,径直上了战台。

    看到是张天泽,南院的弟子,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一个打败范逍遥的人,在很多弟子的心中,已经将他和林枫摆在了同一高度,只要他上场,东院除了林峰之外,任何人都是白扯。

    这一局,赢定了。

    东院那边,一个弟子看到自己的对手是张天泽,只能满脸苦笑,无奈摇头。

    “我认输了。”

    那弟子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他本来还想着即便自己遇上张天泽,即便明知不敌,也要上去一试,起码不能丢了名头,毕竟战败和不敢上台,那可是两回事。

    但适才张天泽和荀忠发生了冲突,张天泽很明显不是一个什么善茬,他打不过荀忠,难免不会将气撒到自己的身上。

    想到这里,还是认输算了,免得上去被打的连爹妈都不认识,可比丢面子更凶残。

    “无趣。”

    张天泽失望的走下战台,不忘看向一张苦瓜脸的荀忠,出言讥讽道“荀长老,东院弟子也不过如此嘛,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你这个大管事,看来教导弟子也不怎么样,以后没事还是不要说大话,免得被人笑话。”

    要说嘲讽,荀忠那老家伙,碰到张天泽这伶牙俐齿,还真的就得甘拜下风。

    就好比此刻,荀忠恨的咬牙切齿,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他还说东院赢了两场,在白峰面前显摆,眨眼间就被周雨辰和张天泽扳回两局。

    瞬间打脸,打的啪啪响,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了。

    更加让荀忠郁闷的是,自己堂堂东院大管事,竟然被一个外门弟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冷嘲热讽,简直太丢人了。

    而且荀忠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霸体,完全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根本也不会将自己的威胁放在心上,说不定还会继续回怼自己,那样的话,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

    所以,荀忠也只能暗恨,识趣的选择不在说话。

    一切等最后一场比试结束之后再说,只要最后一场胜利,东院拿下第一名,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显摆。

    “看那老家伙被张师兄怼的屁都放不出来,真是解气啊。”

    “看着就舒服,刚才胜了两局,就沾沾自喜,以为已经拿下了第一,现在又打平了,就不说话了。”

    “最后一场是陈默师兄对东院的那个黄毛,那黄毛好像叫赵海涛,也挺厉害的。”

    “放心,陈默师兄可是咱们南院仅次于段师兄的高手,对付那黄毛,应该不成问题,咱们南院,也该拿一次第一壮壮士气了。”

    …………

    最后一场,成为了决赛局,陈默深吸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南院最后的希望,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去吧,把东院的人给打出屎来。”

    张天泽笑道。

    “我知道那黄毛,虽然有些手段,但我也绝不惧他,对付他,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陈默道。

    最后一局,无论是陈默,还是黄毛赵海涛,都感觉到了肩膀上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两个在大比中不怎么重要的人,现在却成为了决定双方胜败的关键,成为了最重要的角色。

    这让他们既骄傲又担忧。

    骄傲的是他们能够在这样的场合成为重点。

    担忧的是失败,即便是没有胜负之心的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将胜负看的极重了,因为他们的胜败,不单单关乎他们个人的荣辱,更欢呼整个本院的荣耀。

    战台之上,陈默和赵海涛相对而立,彼此间看向对方的眼神,都要碰撞出花火来。

    所谓针锋相对,便是如此吧。

    “真正关键的时刻到来了,谁也没有想到,今年的大比,会激烈到这种程度。”

    “是啊,如果让南院最后胜利的话,那就真的有意思了,南院这一次,可以说是大翻盘,真正打了一个翻身仗啊。”

    “看吧,他们二人都不是两院最厉害的角色,但现在肩负重任,肯定都无比紧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