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一战扬名

作品:《剑仙在上

    鲜血顺着范逍遥的肩膀喷射而出,化为一道艳丽的血箭。

    剧痛瞬间麻木了范逍遥的全身,恐怖的剑气还在他体内肆虐,让范逍遥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手中的剑,跌落战台之上。

    哇!

    一口逆血喷出,范逍遥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但相比于身体的创伤,他内心的震撼,是更大的,那种惊骇,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他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笑意的白衣少年,仿若看到了鬼一样。

    败了,自己竟然败了!

    多么残酷的事实,这对于范逍遥来说,仿若是做梦一般,即便是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身为北院外门第一人,这一次四院大比,他早就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他要大显身手,要得到内院的丰厚奖励,从此扬名立万。

    如今,他第一场就败,而且败的彻底,败在了一个自己从最开始就将对方看成蝼蚁的先天境七重天弟子手中。

    这是耻辱,奇耻大辱。

    “不,这不可能。”

    范逍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应该庆幸这是蜀山的大比,若是生死之战,这一剑,洞穿的就不是你的肩膀,而是你的胸膛,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再说话了。”

    张天泽冷冷说道。

    “不……”

    范逍遥不甘心,但他也知道,张天泽说的话一点不假,如果刚才是生死之战的话,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且,范逍遥不是一个傻子,通过和张天泽的对战,即便他不想承认,但他也已经很清楚,自己真的不是张天泽的对手,即便时间倒流再来一战,即便自己全力以赴,不再轻视张天泽,他依旧不是张天泽的对手,还是要被张天泽打败。

    这就是无双霸体,独步天下,太强了,无法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

    噗嗤!

    张天泽拔出战剑,鲜血顺着战剑滴落,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红色。

    范逍遥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子,从战台的边缘跌落下去,重重摔在广场坚硬冰冷的地面之上。

    “败了!范逍遥败了。”

    很多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还震惊于张天泽那一剑之中,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那一剑是怎么出的,那一剑,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蕴含奥义,已经不能够单纯的用快来形容了。

    “北院这次彻底败了,六比四败给了南院,而且排行第一和第二的范逍遥和吴涵都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第二场对决,北院也是必败无疑,真的要代替南院垫底了。”

    “那个张天泽,竟然恐怖到了这般地步,连范逍遥都不是其对手,这太可怕了。”

    “霸体啊,元天大陆一直都流传着霸体的传说,当年的霸体,我们没有能够一睹其风采,今日之霸体,强势已经初露端倪。”

    …………

    无人不惊,大多数都没有想到范逍遥会败,而且败的如此彻底,败的一塌涂地。

    而张天泽,也是一战扬名,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

    “好,好啊,张师兄威武。”

    “霸体无双,张师兄好样的,打的北院屁滚尿流。”

    “畅快,实在太解气了,看北院的垃圾以后还怎么在我们面前叫嚣,以后见了我们,就躲远点,不要自寻其辱。”

    …………

    南院的弟子直接沸腾了,有入元境的长老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喜悦,直接热泪盈眶。

    南院太需要一场胜利了,即便不是第一名的决赛。

    多少年了,南院一直处于四院底层,从上到下都遭受无尽白眼,无数南院人,做梦都渴望能够在四院大比中打一场胜仗,来激发南院的士气。

    如今,南院终于做到了,终于扬眉吐气。

    张天泽关键一战,以绝对的优势碾压范逍遥,为南院挣得无上荣耀,也为自己战下天才之名。

    “小天子,好样的。”

    萧菲儿犹如一个小迷妹一样摇鼓呐喊,在这一刻,战台之上那个男人,成为了萧菲儿眼中的唯一,这位刁蛮二小姐的眼中,已经被花痴的光芒布满。

    “当年的古飞扬,站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吧。”

    萧若雪心中暗道,对张天泽的印象,早已经大为改观。

    女人总是会拿自己的偶像跟优秀的男人去比较,一直以来,古飞扬都是自己的偶像,但萧若雪也不能违心去说古飞扬比张天泽厉害,萧若雪很清楚,古飞扬在张天泽这个修为的时候,远远达不到张天泽的高度。

    即便是引以为傲的聚雷池记录,也早已经被张天泽以绝对优势给破掉,聚雷池广场荧幕上的名字,古飞扬也早已经被张天泽给取代。

    哈哈哈……

    高台之上,突然响起了畅快淋漓的大笑之声。

    白峰笑的拍大腿,眼泪都笑出来了,没有人能够理解白峰此刻的心情,说是高兴和兴奋,不如说是心酸。

    这一刻,期盼了太久了。

    此刻的白峰,只顾着大笑,甚至已经忘记了去讥讽田山两句。

    而再看田山,满脸都是阴霾之气,哪里还有半点大比开始之前的嚣张跋扈,他现在心灰意冷,他知道,北院这次彻底没戏了,最强的两个弟子,都已经受伤,丧失战斗力,就算有丹药可以让他们恢复,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若是没有范逍遥和吴涵,那么第二场的三四名之争,也基本上没戏。

    同样的,第二轮的个人战,更加没戏了,个人战的名誉,也唯有范逍遥和吴涵才有实力一争了。

    北院唯有还能够保存一丝颜面的机会,只能够寄托在那几个年轻炼丹师的身上,等战台比试结束之后,会有炼丹比试,如果北院能够在炼丹中拔得头筹,也算是挽回了一丝颜面。

    不然的话,今日四院大比,可以说丢人丢到家了。

    “这个张天泽,不好对付啊,今年的南院,不同以往了,我们也不可大意。”

    西院大管事郭志峰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对南院发出半点讥讽之言了。

    西院的天才云强,真正实力,也就和范逍遥不相上下,如今范逍遥被张天泽战败,云强对上张天泽的话,就算全力以赴,不轻敌,胜算恐怕也是微乎其微。

    现在只能够期待云强不好和张天泽正面遇到,那样的话,西院,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