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只需一剑

作品:《剑仙在上

    战台之上,张天泽和范逍遥两大天才剑术比拼,剑光纵横交织,气浪滚动。

    二人速度均是极快,身法来去如风,对于很多外门弟子来说,有时候都看不清楚二人是怎么出剑的,一时间,整个战台之上,都是二人的影子。

    短短的时间,二人起码战了上百回合,剑气荡漾,依旧难分胜负。

    二人的剑术,各有不同,范逍遥的逍遥剑法,施展起来无比潇洒,颇有观赏性。

    而张天泽的剑,就是单纯的快,他每一次出剑,都毫无章法,让人根本看不出是何种剑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剑法。

    但明眼人能够看出来,张天泽和范逍遥激战到现在,一直都是依靠自己的本能在出招,而看清楚这种情况的人,内心的震动,无疑是巨大的。

    “好一个张天泽,好厉害的本能反应。”

    邱悬河实在忍不住要称赞张天泽,其他不说,如此可怕的本能,乃是他生平仅见,莫说是在蜀山四大外院,即便是天才如云的内院中,也从未见过有人拥有如此本能的。

    这就是天赋,真正让人拍马难及的天赋。

    “这个霸体,太可怕了,不出意外的话,范逍遥恐怕要败在霸体手中。”

    东院大管事荀忠心中也是忍不住震动起来,张天泽的表现,让他都有些开始担忧了,这个看起来只有先天境七重天,一开始被他们当成笑柄的少年,极有可能成为他们最强的对手。

    而对于那些观战的弟子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只是不相上下,胜负难分。

    “战斗如此胶着,胜负还真不好说呢,范逍遥身为北院外门第一人,果然有两把刷子。”

    “范逍遥的逍遥剑法的确厉害,极具观赏性,杀伤力也是惊人,但我怎么觉得,张天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动用全力呢,他的剑法,毫无章法,完全无迹可寻。”

    “这一战,真是龙争虎斗,看来一时半会很难分出胜负了,对于我们来说,能够亲眼观战这样的战斗,也是好处多多,受益匪浅。”

    …………

    不少人都在议论,数百弟子目光都集中在战台之上,期待着战斗的结局,以他们的眼力来看,二人都有战胜的可能,尤其是范逍遥,他毕竟修为比张天泽高,已经达到了先天境九重天巅峰,只差一步就可踏入入元境的存在。

    范逍遥的底蕴,肯定要比张天泽好一些,虽然眼前是不分胜负,但随着真气的不断消耗,张天泽肯定要落入下风。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弟子的想法,整个广场之上,最淡定的要数周雨辰了。

    别人不了解张天泽的本事,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他知道张天泽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展现自己的手段,张天泽只是利用本能的反应,在和范逍遥对战,在这样的强强对决当中,增强自己的战斗经验。

    而范逍遥已经施展了全力,等张天泽施展天绝剑法的时候,已经将范逍遥的逍遥剑法摸索透彻,到那时候,范逍遥那里还有半点机会。

    南院的弟子们都无比的紧张,就连段惊鸿,也是拳头紧握,张天泽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但身为南院的人,段惊鸿也是迫切希望张天泽能够打败范逍遥,南院太需要打一场胜仗用来扬眉吐气了。

    “你们都放松一些,小天子现在只是在和范逍遥玩耍,还没有认真呢。”

    萧菲儿无比骄傲的说道。

    铿!

    战台之上,两剑又一次生猛的碰撞到一起,张天泽和范逍遥在极大的反震之力中向后退去。

    “你这是什么剑法?”

    范逍遥无比郁闷的问道,打了这么久,他竟然没有从张天泽的剑法中看出丝毫的端倪。

    更加让范逍遥着急的是,自己的逍遥剑法,已经施展完毕了,依旧没有对张天泽造成丝毫的伤害,更别说打败对方了。

    “剑法?我还没有施展呢。”

    张天泽笑道。

    “放屁,这不可能。”

    范逍遥急了,迟迟拿不下张天泽,他的心绪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对胜利的渴望,让他迫切想要快速的打败张天泽,结束这一场战斗。

    可惜,越是焦急,就越会适得其反。

    范逍遥根本不相信张天泽还没有施展剑法,一个先天境七重天,即便是霸体,也不可能在不施展剑法的情况下和自己的逍遥剑法打的难分上下。

    这种情况,让范逍遥,已经失去了最开始的自信。

    “你心绪已乱,开始浮躁,必败无疑。”

    张天泽淡淡说道,他气定神闲,无形之中,已经掌控了整个战局。

    “笑话,你怎么知道我心绪已乱,我淡定的很,张天泽,就算我的逍遥剑法奈何你不得又如何,你照样无法奈何我,但我的修为比你高,真气比你浑厚,再站下去,你真气必定比我先消耗完毕,打一场消耗战又如何,最后胜出的,还是我。”

    范逍遥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浮躁,更加不愿意承认对方看出了自己的虚实,他现在只想和张天泽打一场消耗战,慢慢的将张天泽给耗死。

    “消耗战?虽然我不害怕,但我可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消耗,而且,你根本没有机会和我打消耗战,看剑吧。”

    张天泽再次动了,这一次,不同刚才,绝情第一剑,荡漾而出。

    通过刚才的战斗,张天泽已经将范逍遥的逍遥剑法摸索了一个透彻,对方的逍遥剑法,在自己面前,再无半点威胁和意义。

    刷!

    绝情之剑一出,空气都快要凝固了,整个战台之上,那把剑就成为了唯一。

    唯一的人,唯一的剑。

    范逍遥只觉得自己的灵魂猛的一颤,那看似平凡无奇的一剑,却让他感觉到彻骨的冰冷,即便是烈阳高照,他依旧无法感觉到半点暖意。

    冷,太冷了!

    绝情之剑,荡漾出了一丝意境,让范逍遥感觉到了绝望。

    面对张天泽的剑,范逍遥觉得,整个世界都对自己没有半点感情,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孤立者,而那边逐渐在自己面前放大的战剑,似乎在对自己狞笑,又似乎是一头冰冷的蛮兽,要将自己一口吞没。

    噗嗤!

    正如张天泽所言,范逍遥心绪已乱,开始浮躁,再加上张天泽的绝情一剑,实在是太快了,又有绝望意境加持。

    这种种因素加起来,使得范逍遥在张天泽出剑的那一刻,陷入了无限的震惊和绝望当中,而这种情绪,也是让他短暂的失神,愣在了那里。

    在这种高手对决当中,短暂失神,无疑的致命的。

    就好比现在,张天泽一剑出,直接洞穿了范逍遥的肩膀。

    【兄弟们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苏月夕,个人公众平台,点击关注就行了,719787080,这个是剑仙的qq交流群,大家可以加入,老苏也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