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玄炎心火

作品:《剑仙在上

    幽静的山谷中,四下无人,在山谷中心,有一片浓雾,浓雾有房屋般大小,里面时不时有声音传出,但从外面,却看不到浓雾内的场景。

    不久之后,一道恐怖的力量陡然从浓雾内荡漾而出,将雾气冲散,里面的场景也是浮现出来。

    白衣女子已经恢复如常,她站的笔直,美眸看向远处,眼中尽是复杂之色。

    女子太美了,是那种绝艳的美,不可方物,吹弹可破的肌肤。

    再加上那身上随意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将女子衬托的,宛若一个真正的女王。

    张天泽坐在地上,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这家伙满脸潮红,眼中精光四溢,满满都是怀念的感觉。

    这个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少年郎,哪里经历过男女之事,想起适才,浑身都在发痒。

    “我太可怜了,那可是人家第一次啊,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张天泽带着哭腔,俨然是受到了极大委屈的欠揍模样。

    “闭嘴,不然我杀了你。”

    白衣女子回身对着张天泽呵斥一声,眼底深处,毫不掩饰的杀意。

    她现在心乱如麻,自己何等身份,何等人物,一直以来都是冰清玉洁,如今意外,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倒是率先委屈了起来。

    张天泽心底一颤,这娘们不会真的要杀自己吧,事关白衣女子名节,如果白衣女子真的要杀自己,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封口的话,以对方王者级别的修为,自己几乎没有半点活路。

    事实上,白衣女子此刻的内心,也是纠结到了极点,自己绝世天才,傲视群芳,根本不可能和一个蜀山一个先天境的小人物有丝毫交集。

    她现在的确有一丝杀心,杀了张天泽,这个玷污自己清白的男人,一了百了。

    但理智和内心的底线让她不能这么做,因为白衣女子很清楚,这少年,起初根本对自己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全部都是因为自己药性发作,对方无法反抗,若是这样杀了张天泽,少年太冤屈了。

    何况,若是没有这少年,今日自己必死无疑,葬身在这荒芜的山谷当中,无论怎么说,都是张天泽救了自己,杀了徐进,救了自己一次,帮自己解毒,算又一次,两次相救,自己如何恩将仇报。

    “你要杀我?”

    张天泽冷声道,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姑娘,在下只是出来历练,寻找火种,无意路过这片山谷,今日所发生之事,全是意外,我知道姑娘注重名节,若你觉得张某人玷污了你,尽可出手,以你的修为,要杀我,犹如捏死一只蚂蚁。”

    张天泽虽如此说,但内心也是相信,白衣女子不见得要杀自己,因为对方如果真的要杀自己,根本不会站在这里踌躇,在行完事之后,就会第一时间杀了自己。

    “你以为,我真的会感激你而不杀你?”

    白衣女子看向张天泽,咬牙说道。

    “那你出手便是。”

    张天泽昂首,毫无畏惧。

    “你不怕死。”

    白衣女子蹙眉。

    “自然害怕。”

    张天泽道。

    “那你为何不求我。”

    “我为何求你,我又不欠你,我救你两次,你若是恩将仇报之人,我求你有何用?”

    张天泽冷漠说道。

    白衣女子眼神中的冷意,减弱了许多,饶有兴致的看向张天泽“竟然还有几分硬气,我不杀你,这是玄炎心火的火种,给你当做救命之恩,忘记今日的事情,你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今日之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白衣女子手掌一挥,一个火红色的水晶球甩到张天泽的眼前。

    张天泽眼疾手快,一把接过,只觉得水晶球出手炽热,心中忍不住一惊。

    张天泽抬头,却哪里还有半点白衣女子的影子,对方早已经如一个女王般消失不见,来无影去无踪。

    “吃干抹净就这样走了?”

    张天泽一脸的郁闷,白衣女子走了,张天泽的内心,多少有些失落,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人生第一个女人,虽然素不相识,但那一刻,却也是终身难忘,回味无穷。

    不过,张天泽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正如白衣女子所言,自己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彼此间的差距太大,自己只不过是蜀山的一个外门弟子,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人物。

    只有今日的遭遇,张天泽只当是一场艳遇,春梦了无痕。

    一切,还是要回归到修炼之上。

    张天泽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水晶球上面,就见水晶球内,一道火苗,不断蠕动,犹如一条活灵活现的灵蛇一样,充满灵性。

    张天泽知道,一定是自己刚才说是出来寻找火种,无意路过山谷的话让白衣女子听到了,所以丢过来一个火种,当做救命之恩。

    “她说这是玄炎心火的火种,古丹经上对于天地间的奇异火焰也有一些介绍,这玄炎心火,可是无上宝贝啊,这种火焰,取自岩浆之心,据记载,天地间有古老悠久的岩浆之地,温度奇高,有的岩浆之地,因为存在时间久远,会产生灵性,诞生岩浆之心,而玄炎心火,便是岩浆之心所化,乃是蕴含了天地之灵的火焰,级别之高,远非一般的兽火可比。”

    张天泽没有办法不兴奋,这一次他来万妖山,就是为了火种而来,而他的目标,只是万妖山的火属性妖兽。

    万妖山只不过是蜀山的一片历练场地,真正强大的异兽,几乎没有,血脉高贵的妖兽,也极其罕见,张天泽虽然第一次寻找兽火,但也不想随便找一个等级低下的兽火对付。

    毕竟,他有古丹经在手,更有神动和离火术,若是火焰等级太低,根本配不上离火术这么高级的控火术,想要发挥出九龙焚天的威力来,也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换句话说,张天泽想要在万妖山这样的地方得到一个上等火种,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如今白衣女子随手丢给张天泽的玄炎心火,简直是高级中的高级,这种幸运,来的让张天泽都有些茫然了。

    “这女子究竟何许人也,看年岁,也就和萧若雪差不多,却已经是王者级别的高手,玄炎心火这样的宝贝,更是随手就丢,哎,人和人,这是没法比啊。”

    张天泽忍不住惊叹,其他不说,单单说这玄炎心火的火种,若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要引来多少炼丹师的争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