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是男人

作品:《剑仙在上

    “看来,荆夫人是非要保他不可了。那样,我左冷雄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今日,你我之间,怕是要分出个胜负了。”

    左冷雄沉声说道,无比的坚定,张天泽他必须要抓走,没有人能救得了他,哪怕是齐天盟的荆夫人,他也不会给面子的,否则的话, 自己回左罗门,又该如何跟大哥交代呢?又该如何跟自己大侄子的咋天之灵交代呢?

    左冷雄现在已经是六亲不认了,所以荆夫人根本不足以撼动他的决心。

    “既然如此,荆某人愿意奉陪到底。”

    荆夫人笑着说道,即使面对左冷雄这等王者之境的强者,亦是毫无惧色,张天泽此时此刻,只能选择退避三舍,王者之境的交锋,他断然不可能有机会幸免,所以只能为荆夫人祈祷。

    “敢挡我左罗门的路,荆夫人,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左冷雄率先出手,直奔荆夫人而来,他早已经是做好了大战的准备,先下手为强,为了能够诛杀张天泽,他已经不惜与齐天盟为敌了,大侄子的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仇深似海,这笔帐,他要亲手去清算,神挡杀神佛挡。

    “你先走,这里留给我来处理。”

    荆夫人淡淡的看了张天泽一眼,示意他先行离去。

    张天泽纹丝未动,没有点头,也并未摇头,这个时候不管胜败与否,他如果抛弃荆夫人,一人离去,张天泽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自己心中那道坎儿。

    转瞬之间,两道身影已经交织在一起,光影迷离,璀璨生辉,荆夫人高高在山,身居高位,没想到竟也是神王境级别的强者,两人不断交手,场面十分的震撼,张天泽心神凝重,观战对他而言,亦是一种修炼,王者级别的强者交锋,动辄天昏地暗,气势滔天,虽未一介女流之辈,但是荆夫人却巾帼不让须眉,与左冷雄交战之余,毫不客气,手中三尺柳叶刀,纤细如眉,气势绝伦,王者之境的战斗,无比之激烈,张天泽看的眼花缭乱,目不转睛,生怕有丝毫的遗漏。

    “荆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呀。”

    张天泽忍不住赞叹道,这样的女子,的确是世间少有,倾城绝色,美艳如花,实力滔天,权倾半野,这是任何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但却也是任何男人都望尘莫及的。

    两者交手数十招,招招狠辣,无比的致命,对于早就已经愤怒无比的左冷雄来说,可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感觉,两者疯狂对轰,都是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

    不过,张天泽的眼神却有些变化,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荆夫人的实力虽然不输左冷雄,甚至犹有过之,但是她似乎是每一次出击都留有余地,不敢全力以赴,这样一来,左冷雄招招冲锋,步步追击,据理力争,用不了多久,荆夫人必定会败下阵来。

    “难道她之前有伤在身?”

    张天泽心头升起一丝不安,照这样下去,荆夫人很可能会陷入被动之中,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张天泽却根本无法左右战局,只能默默观望着,却是心急如焚。

    “看样子,荆夫人是不忍心对我出手啊,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左冷雄笑容无比的阴柔,眼神之中,光影浮动,带着鬼魅的杀机。

    张天泽能够发现荆夫人有伤在身,左冷雄有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尤其是交手数十招,王者之境的强者,早就已经熟稔于心,他要的,就是一鼓作气,将荆夫人击垮,到时候这绝色大美人儿,都是要跟着他一同共赴云雨之地了。

    “还不快走?”

    荆夫人娇喝一声,张天泽心中更加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他与荆夫人交情并不深,但是对方却甘愿用生命来救他,这份恩情,让他如何报答?

    此时此刻,左冷雄早就已经东西了荆夫人的手段,开始了全力出击,掌风如刀,大开大阖,其势猛如虎,如奔腾万钧,一泻千里。

    太强了,太可怕了!

    张天泽摇了摇头,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更何况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荆夫人红唇紧咬,看似步步为营,颇为镇定,但是一旦失败,功亏一篑,就是瞬息万变的事情。

    张天泽精神紧绷,默默的关注着这一战,但是他却无能为力,荆夫人已然是在左冷雄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虽然左冷雄也不是无所顾忌,但是面对荆夫人的反击之势,两者差距渐渐拉开,持久战之上,有伤在身的荆夫人,根本没办法跟左冷雄分庭抗礼。

    “小娘皮,就凭你还想阻止我左罗门,痴心妄想,给我滚!”

    左冷雄势若金刚,霸气威凛,让荆夫人也已经陷入到了危机之境,随时都有可能会有性命之虞。

    荆夫人固守方圆,本想为张天泽争取足够的时间,但是这家伙却纹丝未动,根本没有离去,而荆夫人的处境也变得十分的困难,九死一生。

    “想要过我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荆夫人淡笑一声,虽惊不乱,开始与左冷雄极尽周旋,即便是受了伤的荆夫人,也并非是左冷雄一招半就能够解决的,想要拿下荆夫人,他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不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相差无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对张天泽来说,却是度日如年,不断恢复着元气,想要助荆夫人一臂之力,可依旧是杯水车薪,难有作为,反倒是荆夫人,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她终于还是拖着受伤之躯,败下阵来,处处被动,接连被左冷雄喝退,伤势似乎也是愈加严重。

    “不知好歹的家伙,你跟张天泽,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先灭你荆夫人,再擒张天泽不迟。”

    左冷雄一记弥天掌印,从天而降,让荆夫人一退再退,最终被震退而去,鲜血喷出,俏脸苍白,而张天泽毅然决然的迎了上去,接住了半空之中跌落而下的荆夫人。

    “混账,你为什么不走?”

    荆夫人俏脸微红,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抱着,姿势暧昧,颇为旖旎,但是现在却根本来不及想那些无聊之事,生死之境尚未解脱,他们两个现在都已经是进退两难。

    “即便是死,我也绝对不会躲在女人身后,因为我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