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作品:《剑仙在上

    从狂暴能量中走出的张天泽,犹如一头野兽一般,他的双眼,充满了血红之色。

    适才有多么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张天泽很庆幸前两日去了百草园,在李辉的引导之下开启了精神力,有精神力辅助,张天泽对危险有了提前预知,在江坤动战力符的时候,张天泽就利用精神力感应到了,所以提前准备,躲避掉了战力符的能量中心。

    现在想想,几乎是和死神擦肩而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承受先天境七重天的全力一击。

    刷!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天泽猛然一步跨出,手中战剑顺势出击。

    因为张天泽没有死而处于震惊中的江坤,哪里躲得开张天泽这愤恨一击,一条手臂当场就被张天泽齐肩斩断。

    手臂带着大片血舞飞出,鲜血犹如喷泉一样从断臂处倾泻,剧烈的疼痛,使得江坤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啪!

    张天泽面目无情,重剑趴在江坤的肩膀之上,江坤承受不住战剑的压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别,别杀我,别杀我。”

    江坤跪地求饶,他感受到了来自于张天泽身上冰冷的杀意,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张天泽是如何在战力符之下活过来的,他只知道,愤怒的张天泽要杀自己。

    “住手。”

    二管事武严大喝一声:“张天泽,战台大比,不得残杀同门。”

    “不得残杀同门?刚才江坤杀我的时候,可没见你阻止。”

    张天泽看了武严一眼,满脸厌恶。

    “刚才事发突然,我们就是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你不要自误。”

    武严道。

    “刚才来不及,现在你同样来不及,我今日必杀江坤,我看谁能挡。”

    张天泽真正生气了,霸体发起狂了,根本就是不顾一切,现在江坤就在自己的剑下,只要自己想,立刻就能切掉江坤的头颅,莫说是武严,就算是大管事白峰,想要在这种时候从张天泽的手中救下江坤来也是不可能。

    演武场躁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在看戏,谁都看得出来,张天泽要杀江坤了,但在许多人眼中,却觉得张天泽做法一点都没有错,毕竟要是换成自己,也会这样做。

    要说残杀同门,也是江坤在先,连战力符都施展出来了,若非张天泽命大,此刻已经死了。

    难道只允许江坤杀张天泽,却不允许张天泽杀江坤,普天之下,都没有这样的道理。

    “武爷救我,武爷救我啊。”

    江坤吓坏了,血泪满脸,这个时候,他只能够求救武胜,如果不是武胜的话,自己就算败了,也不会陷入生死危机。

    人在死亡面前是非常脆弱的,什么自尊,什么尊严,什么高傲,统统都是狗屁,唯有保命,才是唯一。

    “为何杀我?”

    张天泽喝问。

    “不是我,不是我要杀你,是武胜要杀你,战力符是他给我的,不然的话,以我的身份,去哪得到战力符这种宝贝。”

    江坤连忙开口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什么义气,都是狗屁,只要张天泽不杀自己,说出幕后主使又何妨。

    何况,就算说出来,张天泽也不敢去杀武胜,武胜做错了事,有他爷爷保着,自己可没有人保。

    “江坤,你胡说什么?”

    武胜脸色一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坤会将自己这么快就给出卖了,当然,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张战力符,竟然没有要了张天泽的命。

    “武胜,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当日你给我战力符,还给我五万下品元石,许诺让二管事收我为徒,我才答应你在战台之上失手干掉张天泽。”

    江坤顾不得那么多了,推卸责任,将张天泽的怒火和杀意转移,他才有活下去的机会,不然的话,今日自己必死无疑,张天泽一定会也毫不犹豫的杀自己,就算杀了自己,到时候宗门也不会处置张天泽。

    因为自己犯错在先,死有余辜,之前的陈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被张天泽一招罗刹印给废掉,大管事根本就没有处罚张天泽。

    哗啦……

    此话一出,整个演武场再次躁动了起来,本来连参加大比都没有的武胜,立刻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怎么武胜也牵扯进来的,他和霸体之间,竟然有深仇大恨吗?”

    “武胜仗着他爷爷,自称蜀山四杰,在乙等区为虎作伥,无人敢惹,如今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真是让人愤怒。”

    “是啊,想杀谁就杀谁,把我们这些普通弟子当什么了,今日也就是张天泽厉害,反杀了江坤,如果他日武胜看我们不顺眼,想要暗中除掉我们,以我们的实力和身份,在这乙等区,还不是任由其摆布。”

    …………

    许多人都愤怒了,武胜简直无法无天,眼中哪里还有半点蜀山的规矩,他今日可以这样整张天泽,难保以后不会这样整其他弟子。

    “好,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杀你,断你双臂,以示惩戒。”

    张天泽眸子无情,战剑挥舞,斩掉了江坤另外一臂,随后,他闪电般跳下战台,来到武胜身旁。

    “张天泽,你要干什么?”

    武严大惊,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来不及,张天泽的战剑,已经落在了武胜的脖子上面,冰冷的剑锋已经刺破了武胜的肌肤,鲜血已经开始流淌。

    这一幕翻转太快,包括武胜和武严在内,谁都没有想到,张天泽会突然间改变主意,杀向武胜。

    在很多弟子看来,就算武胜要杀张天泽,张天泽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对付武胜,大多数人只会将怒火发泄在江坤的身上,然后吃一个哑巴亏,毕竟武胜的爷爷可是二管事,而且就在现场。

    “爷爷救我,救我啊爷爷。”

    武胜吓的双腿发软,就差没有尿裤子了,他可是见识过张天泽的凶残,当日翠云峰的事情,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张天泽这个家伙要是发起狠来,你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张天泽,放下你手中的剑,你若敢动胜儿半分,老夫立刻灭了你。”

    武严大怒,出言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