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战力符的威力

作品:《剑仙在上

    战台之下的武胜双拳紧握,显得无比紧张,他料定张天泽会很难对付,却没有想到难对付到了这种程度,现在看来,连江坤都不是张天泽的对手。

    “还好老子准备了战力符,不然的话,今日想要借助江坤的手干掉他,还真是难了。”

    武胜心中暗道,现在对江坤依靠实力干掉张天泽,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适才那一剑,已经说明了问题。

    如今,武胜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一张战力符上了,战力符可以爆发出先天境七重天的恐怖一击,以张天泽先天境三重天巅峰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抵挡,即便有霸体在身,也是远远不足。

    江坤气势一震,一招被震退,也是将他的怒火给激发了出来,他是一个高傲要强之人,自然不能够就此认输,至于身上那一张战力符,不到万不得已,他也是不会用的,他还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实力干掉张天泽。

    “剑断江水。”

    江坤再次爆喝一声,施展出剑断江水一招,这一招,比起刚才那一招大江东去,更加的犀利。

    剑势奔腾,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一时间,整个战台之上都是交织的剑气,恐怖的剑气几乎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剑网,封锁了张天泽的周身,向着张天泽笼罩而去。

    张天泽屹立如山,任敌手狂风暴雨,他自绝情一剑。

    嗡嗡……

    手中重剑随着张天泽的气势,爆发出刺耳的嗡鸣之音,天绝剑法,天下独一,天绝剑法的精髓就在于一个绝字,无论是绝情,绝意,还是绝心,绝的都是对手,此剑法一出,便是让对手内心产生绝望的心理。

    张天泽现在才修炼到绝情之剑的第一剑,也正是天绝九剑的第一剑,并且仅仅这第一剑的精髓,还没有完全掌握,但那种绝情的味道,已经非常浓郁,冰寒彻骨,让敌人不寒而栗。

    重剑一出,快若奔雷,在绝情之剑之下,任何花哨般的剑术,都显得那般苍白。

    张天泽的剑,就好像穿越云层的一道光一样,云层根本就抵挡不住。

    就好比现在,那犹如滔滔江水般的剑网,在重剑冲击之下,轰然破碎,所有的剑气,都化为虚无。

    张天泽真气狂躁,霸气冲天,体内的霸血躁动,王霸之气荡漾开来,震慑整个演武场。

    啊……

    江坤被张天泽剑气所伤,手腕出现大片血痕,手中的江水剑也是拿捏不住,脱手而飞。

    这也就是江坤反应快,不然的话,一只手就没有了。

    “不可能,你这是什么剑法?怎么会如此之快。”

    江坤面目狰狞,简直不敢相信。

    江坤对自己的江水剑无比自信,乙等区内找不到对手,但张天泽的剑法,实在是太犀利了,他根本就破解不了,尤其是那种无情无义般绝的气势,给他心神,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似乎,无论自己的剑法多么恐怖,在遇到张天泽的剑之后,就会情不自禁生出绝望之心,绝望的情绪都生出来了,这仗还怎么打。

    “低级剑法罢了。”

    张天泽淡漠道,一句低级,让江坤满脸通红,想到刚才他还说对方剑低级,现在被张天泽反讥,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你已经败了,认输吧。”

    张天泽依旧淡漠,他不管江坤最开始对自己动的杀意,今日他已经废掉了陈亮,暂时也不想惹太多麻烦,他今日的目的,只是为了进入聚雷池的那一个名额,只要江坤认输,他可以不去计较。

    “认输?我还有后手。”

    江坤的眼神,陡然间变的无比犀利起来,那是一种发狠,身为乙等区第一人,对聚雷池的名额心念已久的他,怎么会甘心就此罢手,这样的失败,对他打击实在太大了。

    这一刻,因为失败而带来的羞辱感,使得江坤整个人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又想到自己答应武胜的事情,江坤已经做好了决定,只要杀了张天泽,到时候聚雷池的名额还是自己的,武胜还会再给自己两万下品元石,武严长老还有可能收自己为亲传弟子,自己可以说是一步飞天。

    这样的大好机会,江坤如何能够错过。

    “张天泽,受死吧。”

    几乎一瞬间,狂暴的杀意从江坤体内荡漾而出,这股杀意,乃是必杀之意,杀机太强烈了,比之前陈亮对张天泽动的杀机还要强烈。

    “不好。”

    大管事暗道一声不好,但为时已晚,就见战台之上,江坤左手陡然间甩出一道亮光,那亮光出现之后,便是轰然炸裂开来,化为狂暴的杀伤性能量,将整个战台都给淹没了。

    “江坤,你干什么?谁让你施展战力符?”

    大管事白峰爆喝一声,这是破坏大比规矩,使用战力符,置对方于死地,这就是残杀同门。

    “好强大的能量,江坤竟然使用战力符,未免太过分了吧。”

    “看这能量,至少是先天境七重天的战力符,张天泽如何抵挡?”

    “完蛋了,张天泽被能量给淹没了,他死定了,江坤明明已经败了,却用如此宵小手段,将张天泽置于死地,太过分了。”

    “哎,盖世无双的霸体,就这样夭折了,实在是可惜,霸体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将来必定会成为蜀山最耀眼的天才,可惜啊。”

    …………

    无人不惊,虽然大多数人对霸体的嚣张跋扈有些看不过去,但更多的人却是崇拜强者,张天泽有嚣张的资本。

    而眼前这大比,也是公平公正的,江坤在大管事面前释放战力符,这是对蜀山规矩的一种挑衅和蔑视,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成为乙等区的代表。

    “哈哈,张天泽完蛋了。”

    武胜哈哈大笑,战力符是他提供的,张天泽被那股狂暴的能量给正面击中,必死无疑了。

    “哥,大仇得报了。”

    陈光满脸振奋,很是解气的样子。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张天泽死定了的时候,战体之上那硝烟般的能量逐渐散去,一个略微有些狼狈的身影在缓缓走动,一步步向着江坤走去。

    那身影,不是张天泽还是谁。

    此刻的张天泽,的确有些狼狈,气息也有些散乱,但更加让人惊奇的是,他从头到脚,竟然是毫发无损。

    “我的天,他竟然没死。”

    “没死,张天泽没死,他竟然能够在先天境七重天的战力符之下活下来,这简直是奇迹啊。”

    “果然是霸体。”

    …………

    演武场彻底躁动了,有人开始欢呼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