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咎由自取

作品:《剑仙在上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

    在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之下,陈亮所有的剑气,都被罗刹印彻底摧毁,而陈亮本人,也根本承受不住那恐怖罗刹印的冲击,连人带剑倒飞而去,落在战台十丈之外的地上,倒在地上痛苦哀嚎,浑身抽搐,口中不断喷血。

    “我的天。”

    “这,这也太强了吧。”

    “一招都不敌啊,霸体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吗?”

    …………

    全场哗然,无数人都惊骇的张大嘴巴,谁能想到,陈亮会败的如此彻底,在张天泽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的丹田,我的丹田碎了,完了,我被废了。”

    陈亮痛苦哀嚎,很多人看到,他的修为,正在逐渐倒退,身上的真气,正在快速的流失。

    张天泽一击,竟然废掉了陈亮的丹田,对于一个元修来说,废掉丹田,就等于全废了,之前所有的修炼,全部都化为泡影,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废人。

    刷!

    三管事刘宝欢来到陈亮身旁,拉住陈亮的手腕查看了一下情况,然后摇了摇头。

    “丹田破碎,终身废人。”

    刘宝欢道。

    “不!”

    闻言,陈亮哀嚎一声,一口气没有上来,倒在地上彻底晕死了。

    “好狠啊,废了丹田,跟杀了他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同门,犯不得下如此重手吧。”

    “是啊,怎么能够这样?”

    每一个看向张天泽的眼神都变了,多了一丝畏惧,这才是真正的狠人啊。

    “张天泽,同门大比,点到为止,你为何出手如此之重。”

    武胜站了出来,大声指责。

    “长老,张天泽违反规则,应该被处罚。”

    陈光满脸气愤,陈亮可是他的哥哥,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被废掉,他对张天泽的恨意,可想而知。

    “张天泽,你为何下如此重手?”

    二管事武严喝问。

    张天泽傲然站在战台之上,对周围的质问充耳不闻,更加不去理会武严,他很清楚,这位可是武胜的爷爷,自己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好争论的。

    张天泽目光看向一脸阴沉的大管事:“大管事,适才陈亮出手杀气纵横,杀弟子之心,想来无人不知,请问陈亮是不是有残害他们之心呢。”

    一句话,躁动的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是啊,要说残害同门,也是陈亮动机在先,张天泽只能算是被动防御罢了。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所有人的眼睛也都是雪亮的,刚才陈亮那恐怖的杀气,谁都看的清清楚楚,摆明了是要张天泽的命。

    “试问大管事,如果别人要杀你,你会怎么做?你们会怎么做?”

    “当有人要杀你们的时候,你们第一反应是什么?肯定是全力以赴回击,避免自己被杀,我说的可有错。”

    “适才,陈亮要杀我,杀气冲天,我只能全力以赴,我施展的,乃是暗黑战技罗刹印,是从天剑中领悟出来的战技,此战技威能如何,大管事应该很清楚,弟子全力施展之下,杀伤力也是难以掌控,废掉陈亮丹田,也不是我本意,充其量只是意外罢了,妖怪,只能怪陈亮太弱。”

    张天泽一连几问,问的大管事和演武场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是啊,大家都是人,是人都会有本能反应,当一个人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当碰到有人一心要杀自己的时候,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全力反击。

    甚至,这第一想法是干掉对手,有人要杀你,那还跟对方客气什么。

    张天泽的话,一点毛病都没有,要怪,只能怪陈亮自不量力,实力不够,还要杀人。

    只是,这一句陈亮太弱,说的无数人内心都要骂一句麻麻批,陈亮先天境五重天巅峰的修为,乙等区足以排到前二十的存在,在张天泽的口中,竟然只是两个字太弱。

    这话说的,太打击人了。

    “爷爷,张天泽残害同门,应该处置。”

    武胜看向武严,大声说道。

    武严脸色阴沉,他对自己的孙子无比宠爱,知道陈亮和武胜的关系,当即气势一震,就要出言处罚张天泽。

    “且慢。”

    大管事白峰沉声打断武严即将要说的话,道:“大比继续,张天泽无错。”

    “大管事……”

    闻言,武严看向白峰,想要多说什么,却被白峰挥手打断。

    “罗刹印杀伤力无穷,陈亮下杀手在先,张天泽只不过是正常反应罢了,并无过错,怎么?二管事觉得老夫不公正吗?”

    白峰瞪了武严一眼,身为外门的大管事,白峰追求一个公平,而且他为人刚正不阿,今日事情谁对谁错,谁是咎由自取,他都看在眼中。

    “不敢。”

    武严一脸阴沉,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在这外门,真正当家做主的,还是白峰,他武严虽然是二管事,但有白峰在的时候,还轮不到他多说话。

    “武爷,我哥哥就这么被废了。”

    陈光眼中都是怒火,内心极其不甘。

    “哼!放心吧,今日张天泽必死,一会会有人给你哥哥报仇的。”

    武胜冷哼一声,既然大管事都发话了,他就算再心有不甘,也不能多说什么。

    武胜此刻心情非常糟糕,大比第一战,让他损失了一员爱将,让张天泽变的更加嚣张起来。

    不远处,江坤目光落在张天泽的身上,眼神也是逐渐发生变化,如果说一开始他没有打算施展武胜给他的战力符的话,那么现在,这战力符,已经被江坤放在心上了。

    亲眼见识了张天泽的实力之后,即便是江坤,也不敢再有半点怠慢之心。

    江坤虽然自负,但要说让他一招废掉陈亮,他自问还做不到,起码做不到张天泽这么干净利落。

    “多谢大管事。”

    张天泽对着大管事抱了抱拳,气定神闲的从战台之上走下来。

    张天泽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面对一心要杀自己的人,他出手,从来都不会有半点客气。

    今日他本来没有打算废掉陈亮,但当陈亮对自己动杀气的那一刻,张天泽就改变了主意。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么残酷,你若对敌人仁慈,那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要杀你的人,从来不要奢求对方会因为你的半点仁慈而感激你。

    【剑仙群:719787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