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自寻其辱

作品:《剑仙在上

    噗嗤!

    不知道为啥,看到武胜等人那愤怒到能够吃人的目光,张天泽不但没有半点生气和害怕,反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实在是忍不住去想当日翠云峰上的事情,那几个家伙屎尿横流的场景,便是自动浮现。

    而当日翠云峰上的事情,正如张天泽预料的一样,无论是武胜还是黄廖,都闭口不谈,没有对外传出去半点风声,毕竟如此丢脸的事情,传出去对他们蜀山四杰来说,声誉上简直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张天泽这个翠云峰最大受益者,自然也是心安理得的当这个人生赢家,别人不去说,他自然也不去说,没事何必要给自己惹一身骚。

    当然,武胜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表面上不动声色,暗中肯定要找自己的麻烦。

    对于这一点,张天泽坚信不疑,不过他平常心对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麻烦找上门来,张天泽的宗旨就一个,那就是让对手更加麻烦。

    “这家伙脑子有病吧,乙等区大比,如此庄重的场合,他竟然笑起来了,有什么好笑的?”

    “笑个毛,哪里有好笑的东西?”

    “有病。”

    …………

    张天泽的突然发笑,引来一阵鄙夷的眼神,有些人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有找到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张天泽自顾自的笑,武胜等人的脸色却更加阴沉了,几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张天泽给咬死。

    别人自然不知道张天泽在笑什么,但他们却很清楚,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迫切想要忘记翠云峰上发生的事情,好不容易不去想了,张天泽这一笑,硬是将他们的记忆给拉了回去。

    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耻辱啊,不行,不能去想,想到就要浑身发抖。

    一旁的马猴竟然突然觉得喉咙发痒,胃里面翻江倒海,险些要吐出来。

    武胜瞪了一眼马猴,马猴脖子一缩,噤若寒蝉,马猴应该算是比较好的,他只是被周雨辰给揍了一顿,并没有如武胜四人那般丢脸。

    “该死的混账东西,今日就让你死。”

    武胜咬牙切齿,睚呲欲裂,他对张天泽的恨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长这么大,武胜从未如此迫切想要干掉一个人。

    咚!

    随着战鼓之音再次响起,乙等区大比正式开始。

    大比规则很简单,抽签决定对手,输赢除了看实力之外,还要看命。

    比如一个实力强大的高手,按能力排序的话,前十绝对没有问题,但如果上去抽签第一战就碰到了江坤,那就只能认命了。

    张天泽抽到的是三号战台,当他看到自己的对手之后,竟然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张天泽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陈亮。

    陈亮的实力,在外门乙等区也算是数得着的,当日被武胜带去翠云峰参加茶话会,陈亮可以说是武胜最大的底牌,本来是打算在茶话会上靠着陈亮赢点元石,谁曾想当日茶话会,所有人都被张天泽给阴了,后来的彩头比试也没有进行。

    战台之上,陈亮气的浑身发抖,拳头握的咔咔响,尤其是看到张天泽那肆无忌惮的笑,只觉得自己一张脸都是火辣辣的。

    可悲的是,陈亮知道自己打不过张天泽,这让他的自尊心更是受到了前无仅有的打击。

    “怎么?是你自己主动认输跳下去,还是我将你轰下去?”

    张天泽调侃道。

    “卧槽,这霸体也太嚣张了吧,陈亮可是在乙等区足以排上前二十的高手,只差一步就可以晋升先天境六重天了,张天泽只不过先天境三重天,竟然说如此大话。”

    “哼!嚣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陈师兄会教他怎么做人的。”

    “小子,做人还是低调点吧,别一会被打的满地找牙,丢人就丢大了。”

    …………

    很多人都在关注霸体,所以张天泽一言发出,立刻引来许多不满。

    张天泽耸了耸肩,不咸不淡的道:“我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艹!

    此话一出,顿引无数艹骂之一,太无耻了。

    “张天泽,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今日我要报仇。”

    陈亮被严重刺激了,杀气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手中战剑,发出嗡鸣之意。

    面对张天泽,他没有办法退缩,尊严不允许他直接认输,就算是拼尽全力,也要与之一战,不然的话,当日翠云峰给他内心留下的阴影,永远不可能散去,今日战台之上又被张天泽羞辱一番,若是不战而退,这种加倍的阴影,将会严重影响他以后的成长和修炼。

    “既然你要自寻其辱,那就出手吧。”

    张天泽冷哼一声,陈亮想要杀自己报仇,他对陈亮又何曾有过半分好感,张天泽根本就不将陈亮放在眼中,陈亮要出手的话,张天泽也绝对不会客气,更不会留半点情面。

    “死!”

    陈亮爆喝一声,整个人一跃而起,跳到足够一丈多高,手中战剑挥洒如雾,剑气纵横,向着张天泽快速杀来。

    这一幕,惊动了不少人,连入元境的管事和长老都忍不住看了过来。

    很显然,陈亮出手,携带着冰冷的杀意,看样子要对张天泽一击必杀。

    这已经不是大比了,动用杀气,已经违反了大比的意义和规则。

    “陈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动如此大的怒火。”

    “好强烈的杀气,难道陈亮和张天泽彼此间有深仇大恨不成。”

    “不知道啊,看吧,这张天泽也太嚣张了,估计是之前言语上羞辱陈亮,激怒了陈亮,且看只有先天境三重天的他如何应对。”

    …………

    陈亮突然爆发出来的杀气,让不少人都有些吃惊,按说这种大比也不是生死战台,蜀山也禁制同门相残,只要将对手打败就是了,不应该动如此杀气。

    当然,陈亮和张天泽之间的恩怨,自然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

    战台之上,面对陈亮这含恨一杀,张天泽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在陈亮的攻击即将到近前的时候,张天泽才动了,他双掌之间,有黑色的雾气飘荡。

    一道漆黑如墨的法印被张天泽凝聚而出,恐怖的罗刹印,带着冰冷的死神味道,单单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足以让对手如坠冰窟。

    轰……

    张天泽顺手一推,罗刹印荡漾而出,和陈亮的攻击重重撞击到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