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九章 有缘,我们来世相见【一】

作品:《剑仙在上

    “这是什么?”

    “好可怕的威压啊。”

    “这是一件绝世神兵,快退!”

    有人惊呼而起,原本大雨滂沱的一幕,却变成了火光四射,亮如白昼一般,那恐怖的火焰气息,似乎燃烧着在场每个人的血液,就连黄志前也是面色艰难,内心之中微微一颤,若非自己现在实力大不如前,倒是并不害怕,可是现在他的实力已经遭到了极大的削弱,这天火炼神炉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是很可能让他们彻底被镇压而死的。

    但是,张天泽却根本不给他们逃遁的机会,执掌之间,天火炼神炉横压而下,一片火海从天而降,惊人的火焰气息,遍布长空,令人汗毛竖起,惊呼不止。

    黄志前带头退去,迅速闪身,但是天火炼神炉之中的一股股灼热的火浪,却是完全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火浪如舌,风卷残云,瞬间将整个虚空洒满,天火炼神炉更是直奔他们一众神元境强者而去。

    “奶奶的,这个张天泽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握草!这也太夸张了吧?他真的只有元丹境吗?”

    “即便是全盛状态,我也未必能够挡住这漫天火海啊。”

    “这是……这是天地异火!”

    黄志前等人抱头鼠窜,狼狈不已,而张天泽的天火炼神炉,也是让他们苦不堪言,伤势越发的严重,处境无比艰难。

    上官云义满脸错愕,张天泽这个家伙,实在是让他太过震惊了,区区元丹境,竟然能够让黄志前等一众神元境强者如此之狼狈,说出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

    但是好景不长,张天泽的灵魂之力,毕竟有限,强行借用了小黑的灵魂之力,根本无法坚持太久,天火炼神炉的盖世神威,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黄志前等人虽然狼狈,但是却并没有被天火炼神炉所抹杀,只有两个神元境初期的高手,被天火炼神炉的天火所焚烧,一命呜呼,化为灰烬。

    “噗——”

    张天泽一脸苍白,强行透支体力,如今的他,也已是强弩之末。

    “走!”

    张天泽一手拉住上官云义,一手抓起痛哭流涕,悲伤欲绝的张德俊,震动骨翼,飞身而起,直奔苍穹之巅。

    “追!”

    黄志前沉声说道,一马当先,腾达与史前锋亦是对视一眼,他们两个都知道,让上官云义活下来的话,他们所有人,都得死,所以也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张天泽施展天鹏疾速,开始了疯狂的逃窜,转瞬之间,便是消失在了黄志前等人的面前,黄志前牙齿紧咬,拳头紧握,嘎吱作响,眼中的怒火一点也不比张天泽之前的天火要弱,这一次,竟然又被张天泽给跑了!

    “可恶,张天泽,天涯海角,我黄志前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丹府还在,你就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黄志前身在暴雨之中,怒吼惊天,若不是大雨滂沱,雷声滚滚,怕是会响彻小半个飞鸿郡。

    黄志前话也不说,转身而去,让史前锋与腾达一脸的严峻之色,甚至是苦涩难挡。

    “上官云义不死,我们就永远都得提心吊胆,这一次的造反,看样子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啊。”

    史前锋苦笑道,满脸愁容,张天泽与上官云义尽皆是消失了,根本难以寻觅其踪迹,这个时候,反倒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上官云义如果卷土重来的话,那么他们会死的相当的难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又能怎么办呢?贾狂已经死了,咱们必须得团结起来,不过上官云义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再来了,我们必须要好好想想,日后该如何应付。”

    腾达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比史前锋更加害怕,但是害怕又能有什么用呢?这个时候,上官云义下落不明,他们就难以睡一个安稳觉。

    “先回去再说,明天的飞鸿郡,怕是就要彻底变天了。”

    史前锋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大雨之中,风声鹤唳,贾云龙紧紧的搂着自己的父亲,但是事已至此,他又将何去何从呢?

    “贾云龙,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滕金山说道。

    “就是,哭有什么用?有本事把张天泽杀了,才显得你有本事不是。”

    史大奎冷笑着,眼中带着一抹轻蔑之色。

    贾云龙冷眼看向史大奎与滕金山,心中无比的愤怒,无比的绝望,父亲已经死了,人走茶凉,曾经一口一个‘龙哥’,可现在,却变成了贾云龙,变成了对他的嘲讽。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令人心酸,令人绝望。

    “总有一天,我会重新踏上飞鸿郡的巅峰,我会亲手杀了张天泽的!”

    贾云龙缓缓的抱起父亲的尸体,一步一步,消失在大雨之中。

    燕州以北,一处无名大山之间,这里距离飞鸿郡,已经是有着千里之遥。

    张天泽的身体极为的虚弱,好在霸体的恢复相当之快,否则的话,即便是他们能够躲过黄志前等人的魔爪,就连施展天鹏疾速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官郡主,你没事吧?”

    张天泽轻吐了一口浊气,脸色无比的凝重。

    上官云义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靠在山石之上,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了丝毫血色,张天泽心中无比的担忧,因为上官云义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弱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断了气息一般。

    “我已经不行了,谢谢你,能够让我死的体面一点。”

    上官云义笑着说道,嘴角微微抽动,眼神也是无比的暗淡。

    “我这一生无愧于苍天大地,无愧于飞鸿郡万民,唯独愧对一个人。只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咳咳——”

    上官云义咳出了两口鲜血,脸色更加难看。

    “这块玉佩,你拿着,如果有一天,你能遇到一个跟你一样手握着这块玉佩的人,替我跟她说一声,对不起。”

    上官云义自嘲的笑了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张天泽,你是个惊才绝艳之辈,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未来的路还很长,长到你自己无法想像,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世界大到你无法想像。但是请不要忘记,你最初的心。不用悲伤,不用谢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缘,我们来世相见,哈哈哈哈。”

    上官云义大笑一声,声音渐渐变弱,最终变得微不可闻……

    张天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终他还是没能保住上官云义一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紧紧的攥着手中玉佩,张天泽眼神越发的冰冷,对丹府充满了恨意!

    今天六更爆发,兄弟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