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战力符【二更】

作品:《剑仙在上

    江坤一惊,武胜平日里也找过自己帮忙,但要自己杀人,还是第一次。

    但见武胜恨意浓浓,不像是开玩笑,江坤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何人惹武爷如此生气?”

    蜀山弟子千千万,实在太多了,平日里死一两个,也基本上不会被追究,尤其是像武胜这种在蜀山有点权力的人,暗中弄死个人,再正常不过。

    何况,弄死人这种事情,武胜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张天泽。”

    武胜几乎咬牙说出了这个名字,提起这个名字,都能够让他情不自禁去想起半个月前翠云峰发生的事情,那是自己一辈子的耻辱。

    “你是说那个霸体?”

    江坤蹙眉。

    “没错,就是那个霸体,我要你在后天战台决战的时候,失手杀了他。”

    武胜道。

    “武爷的意思,张天泽后天要上战台争夺那个进入聚雷池的名额?”

    江坤问道,从心里山来说,他并未将张天泽放在眼中,毕竟张天泽虽然是霸体,但刚刚到外门,修为还弱,根本没有资格去跟自己争夺进入聚雷池内的名额。

    “没错,你不要小看霸体,此人的修为已经达到先天境三重天,在这乙等区,唯有他可以与你一战。”

    武胜说道,他从来不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亲眼见识张天泽的恐怖之后,他也不得不提醒江坤。

    “武爷,此时非同小可,若是一个普通弟子也就罢了,霸体可非常人,何况,战台之上,并非决生死,我若是强行下杀招,高层必定追究,到时候,我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江坤顾虑重重,武胜要他杀的是霸体,他没有办法不为难。

    “怕什么?战台非决生死,但历来死在战台之上的弟子还少吗?你手中的剑,可是不长眼的,失手杀人,也无法追究责任,要怪只能怪对手不济,而且,我爷爷乃是外门的二管事,只要我爷爷保你,没有人会追究你的责任,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再去追究一个天才的过错,懂吗?”

    武胜似乎早就猜到了江坤的顾虑,开口说道。

    “这个……”

    江坤蹙眉,似在思索。

    “怎么?这点小忙你都不帮了吗?别忘了我爷爷是何等的器重你,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给你五万下品元石,而且回头我说服我爷爷收你为徒,到时候你成为入元境长老的亲传弟子,在这外门,谁还敢惹你,你若不帮我,以后的路,你就自己走,休想再靠我爷爷分毫,江坤,话已至此,你自己做决定吧。”

    武胜将江坤逼到了不得不做的地步,既抛出极大的利益当诱饵,又给予致命的威胁,让江坤不得不就范。

    “好,我答应你。”

    江坤咬了咬牙,眼中闪烁出一丝狠辣之色,答应了下来:“希望武爷不要忘了你给我的承诺。”

    对于江坤来说,武胜开出的条件,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五万下品元石可不是小数目,让江坤不得不动心,而相比较那五万下品元石,成为入元境长老的亲传弟子,才是致命的诱惑。

    这个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正如武胜所言,如果自己成为了入元境长老的亲传弟子,那么以后在这外门,谁还敢惹自己。

    不单单如此,亲传弟子所能够得到的修炼资源,那也远非普通弟子能比,随便开一点后门,就受益无穷。

    “很好,这是三万下品元石,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两万。”

    武胜这一次也是咬牙大出血,直接拿出了三万下品元石,交给了江坤。

    江坤也不扭捏,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他接过元石,转身就准备离去。

    “且慢。”

    武胜喊住即将离开的江坤。

    “武爷还有事?”

    江坤问道。

    “我这里有一张战力符,关键时刻可爆发出先天境七重天的威力来,你拿去,以防万一。”

    武胜取出一道金色的灵符,那灵符之上,符文飘荡,战斗之气更是弥漫开来,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战力符。”

    江坤脸色微变,武胜竟然连这样的宝贝都能够弄的到。

    要知道,战力符这东西,实在太稀少了,绝对是有价无市。

    没有人会去闲着没事炼制战力符,炼制战力符,对本体的消耗实在太大,不但消耗战力,而且消耗本源。

    所谓战力符,就是元修将自己强大的能量灌输到一个灵符内,利用本源封存,关键时刻可爆发出强大的战力来。

    只是炼制这种战力符,消耗特别大,一个人的一生,最多也就能够炼制两次而已。

    所以,战力符非常之稀少,往往是一些油尽灯枯的将死之人,为了给自己的后人留下保命手段,会临死之前将自己的力量封存,留给后人。

    或者是一些迫切需要元石的人,为了得到元石,而不惜代价炼制出战力符来卖。

    即便如此,也有失败的风险,这就导致了战力符的稀少。

    武胜能够搞到一张先天境七重天的战力符,足以说明他在这蜀山,混的还是风生水起。

    毫不客气的说,单单这一张先天境七重天的战力符,就足以卖出十万下品元石的价格来。

    “没错,这本来是我的保命手段,现在给你,杀张天泽。”

    武胜眼中都是凶狠,这战力符他得到之后就一直留着,本来想着用不到,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当日在翠云峰之上自己被羞辱,可惜自己当时的情况连真气都无法运转,就算有战力符也没有能力打开。

    就算能打开,但战力符攻击力毕竟有限,而且只能够施展一次,必须有足够的把握才可施展。

    江坤实力远超自己,若是这战力符由他施展,防不胜防之下,张天泽必死无疑。

    “我很想知道,张天泽究竟如何得罪了武爷,武爷竟然如此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干掉他。”

    江坤疑惑,连战力符都拿出来了,武胜要杀张天泽的决心,不可谓不强烈,这简直就是生死之敌了。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后天战台之上杀了他就是。”

    武胜道。

    “武爷,看来你是对我不够有信心啊,这战力符你自己留着吧,区区一个先天境三重天的张天泽,我江坤还没有放在眼中。”

    江坤无比自信的说道,没有去接战力符。

    “江坤,我知道你厉害,但张天泽的本事我也清楚,这战力符你拿着,用不到最好,到时候再还我。”

    武胜将战力符强塞到江坤手中,他不是对江坤没有信心,实在是知道张天泽有多么可怕。

    “好吧,我先替你保管,等事成之后,再还给你。”

    江坤将战力符收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去,他对自己的实力依旧很有信心,从始至终,都未将张天泽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