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臭气熏天

作品:《剑仙在上

    “哼!一千下品元石而已,我还能赖账不成,等茶话会结束,一并算了,到时候谁赢的多,还不好说。”

    庞飞冷哼了一声,他现在心情非常不好,茶话会还没有真正开始,自己就丢失了颜面,本来还想着趁机羞辱一番武胜,没想到侯超如此不济,上来就被人家给秒了。

    现在的庞飞,心里跟吃了一颗老鼠屎一样,难受至极。

    “哈哈,好,天目魔瞳,果然厉害,神体毕竟是神体,越级挑战都不在话下,现在,茶话会正式开始,咱们就是饮酒作乐,待酒过三巡之后,再来擂台之战。”

    黄廖大笑两声,缓解一下气氛,事实上这样的气氛也没有什么好缓解的,蜀山四杰之间相互看笑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黄兄说的对,咱们蜀山四杰好不容易聚集到了一起,和气第一嘛。”

    武胜心情畅快,当即举起酒杯:“来,我先干为敬。”

    武胜杯酒下肚,别院内的气氛也被烘托了起来。

    张天泽和周雨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强忍着蜀山四杰相互吹牛逼的场景,更厉害的是,蜀山四杰饮酒之欢之余,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吟诗作对。

    庞飞一首大雁东南飞,一飞千万里,飞来又飞去,来年还回归。

    张天泽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这尼玛也叫诗。

    然而,掌声四起,全是称赞,一个个马屁拍的,庞飞一脸的得意和享受,就差把自己当成诗圣了。

    周雨辰好几次想要掀桌子,都被张天泽给压下去了。

    不得不说,这帮家伙自娱自乐的本事,真的是令人佩服。

    那天生的优越感,也是让人望尘莫及。

    “差不多了。”

    张天泽对着周雨辰使了一个眼色。

    咚!

    张天泽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从武胜的屁股后面传出。

    这一声响,犹如炸雷一般,生生将一片欢声笑语给打乱。

    咚咚咚!

    紧接着,又是三声。

    所有的目光,全部看向武胜,此刻的武胜,脸色犹如猪肝一样,他竭力的想要控制自己,发现根本就控制不住。

    全场突然间寂静了下来,随着这份寂静,一股股犹如咸鱼般的腥臭之味,开始在整个院落被飘荡弥漫。

    “好臭,好臭的屁。”

    “哦?老子从来没有闻过如此臭屁,这尼玛是吃了死老鼠吧。”

    “武兄,你吃了什么,就算要放屁,提前打个招呼啊,再说了,这是什么场合,这是茶话会啊,我们可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够在这种场合放屁呢。”

    …………

    武胜的几个臭屁,直接将茶话会的气氛带到了另外一种氛围,所有人都丢掉了酒杯,捂住鼻子,不得不说,这家伙放的屁,可是太臭了。

    此刻的武胜,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自己身为蜀山四杰,竟然在茶话会上放这么臭的屁,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事情绝不正常,要知道,自己可是先天境五重天的高手,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控制不住放屁吧。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控制不住放屁的事情了,因为武胜肚子里突然间翻江倒海,马上就要控制不住拉出来。

    放几个屁,已经丢人丢大了,如果要是拉出来,尼玛!以后还能活着见人吗?

    咚咚咚……

    犹如炸雷般的冲天臭屁,竟然突然间噼里啪啦的响起来,就见陈光,陈亮,沈爽三人,一个个面部扭曲,他们在竭力控制自己,却发现自己的肚子根本就不受控制。

    整个肚子里都是胀气,根本不受控制的要拍出来。

    呕……

    马猴距离最近,被冲天屁当场熏吐了。

    张天泽和周雨辰早已经屏住了呼吸,二人相互对望,强忍着笑意,差点没有憋死。

    啪!

    庞飞一巴掌将身下桌子拍碎,霍然站起身,用手指着武胜几人:“武胜,你们他妈的这是什么意思?呕……熏死老子吧。”

    若是在平时,庞飞如此羞辱自己,武胜早就不干了,肯定是第一时间站起身来跟庞飞大干一场。

    但是现在,他只想着尽快离开这里,因为他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

    武胜想要站起来离开,却发现肚子抽搐的厉害,那种抽搐,连真气都无法运转。

    “不……”

    终于,武胜嗷嚎一嗓子,所有人只听到咕噜噜的声响,武胜的屁股下面,屎尿横流。

    接着是陈光三人,一个比一个狼狈,一个比一个凄惨。

    四人集体趴着拉屎,完全不收控制,空气中弥漫着无法言喻的味道,配合那噗噗嗤嗤的声音,简直了。

    “我干。”

    黄廖吐了。

    呕……

    朱一龙也吐了,很多人都吐了,饶是他们见识非凡,也从未遇到过这么场景。

    “草,这是怎么回事?谁他娘的告诉我怎么回事?”

    武胜要死了,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这张脸,还能要吗?

    “李老的药,牛。”

    张天泽暗中竖起大拇指,他等的就是这个场面,大快人心啊。

    马猴惊呆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一次跟着来是见识世面的,没想到丢人丢到了这个份上,还好他没有跟四人一样。

    “娘的,真是晦气,我们走。”

    朱一龙第一个受不了了,起身就要离开。

    “站住。”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响起,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张天泽,站了起来,他环视一周,开口说道:“今日,谁都不能走,你们在酒里下药,要让我们南院丢人,简直太无耻了。”

    “什么?你们竟然下药?”

    武胜听了张天泽的话,气的鼻子冒烟,他太相信张天泽的话了,这要不是被下药的话,自己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血口喷人,酒水我们都喝了,为何只有他们有事?”

    黄廖无比气愤,自己弄的一个大好局,被搅乱了已经很生气,现在还要被人栽赃。

    “不管怎样?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有损我南院名声,不要以为我们南院好欺负,今日谁想离开这翠云峰,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武爷他们一样,当场拉屎撒尿,要么,留下一万下品元石。”

    张天泽无比嚣张,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今日这茶话会,他要狠狠的大赚一笔,还要让这帮人都吃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