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都是狗屎

作品:《剑仙在上

    第一剑域内,张天泽从空间大门内走入,降落到地面之上。

    晶莹剔透的地面,脚步落在上面,宛若无物,张天泽有一种踩在云彩上面的感觉,如腾云驾雾,好不爽快。

    第一剑域并不大,只有方圆十几丈范围,比起南院记名区域的演武场,都小太多了,但这样一片狭小的空间,对于行动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而进入第一剑域,首先吸引张天泽的,便是无尽虚空尽头的那一把天剑。

    遥遥看去,不知道相距多少里,彼此间如天堑鸿沟,但天剑却又给他一种无比清晰的感觉。

    切看那天剑,古朴无华,却大的惊人,剑尖插在地上,剑柄直入云霄,看不到尽头,剑身犹如一道天桥,贯穿天地。

    仅仅一眼,张天泽就完全被天剑给吸引,在这茫茫剑域内,天剑成为了绝对的唯一,如神灵一般,威压四溢,让众生臣服。

    “好神的天剑,这剑不知道从何而来,又是何人的兵器,此剑蕴含无上大道,上面记载了无数的剑法和战技,仿若天地而生,让人惊叹。”

    张天泽眼神痴迷,唏嘘不已,他现在可以说是心潮澎湃,这一次前来蜀山,其他不说,单单亲眼见识如此神勇的天地之剑,这一趟,便是没有白来。

    嗡嗡……

    而就在张天泽痴迷天剑的时候,背后的重剑,竟然躁动了起来,发出嗡鸣之音,显得异常兴奋。

    张天泽连忙反手握住剑柄,将安抚之意渗透到重剑内,重剑才安稳了下来。

    张天泽认为是天剑带来的威压,让重剑瑟瑟发抖,产生了臣服的情绪,连忙安抚下去,生怕重剑触犯了天剑的威严。

    张天泽却没有想到,重剑之所以出现躁动,根本不是源自于对天剑的敬畏,而是一种真正的兴奋。

    天剑的气息弥漫整个剑域,影射的范围不同,所能够感悟出来的东西也就不同,故而有了这九重剑域之分。

    前方十几丈的位置,是一个透明的光幕,算是第一剑域的尽头,也是最靠近天剑的地方。

    在光幕前方,摆放着四个蒲团,蒲团之上,七彩光泽弥漫。

    张天泽知道,这些蒲团,是真正连通天剑的东西,只有坐在蒲团之上,才能够真正感悟到天剑上面的剑法和战技。

    四个蒲团,摆放的位置也不同,最前方是一个单独的蒲团,后面两丈之远,并排摆放着三个。

    张天泽径直向着第一个蒲团走去,傻子都知道,越是靠前的蒲团,位置就越是好,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在剑域内,哪怕多靠近天剑一分,所带来的好处就不一样。

    “小子,那个位置是我的。”

    就在张天泽准备坐上去的时候,一个无比霸道的声音突然响起,张天泽转头,就见一道虚空门户出现,一个黄袍年轻人一脸傲慢之气的走了过来。

    “你是何人?”

    张天泽问道。

    “北院田松。”

    田松双臂环胸,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张天泽瞬间明白,记名区域的大比,四院同时进行,每一个院都选出一个天才弟子,进入第一剑域,这也是第一剑域内为何摆放了四个蒲团的原因。

    而四个蒲团本来可以全部摆放在最前面,却偏偏有三个摆放在了后面,最前面只摆放了一个。

    这动机实在太明显了,就是为了让争斗,张天泽忍不住叹息,这蜀山的争斗,还真是无处不在呢。

    不过这样也好,他最喜欢争斗,尤其是跟另外三院的争斗,他听李辉和胖子都说过,蜀山四院中,南院一直都处于劣势,一旦四院汇聚的时候,南院就要成为被欺压的对象,既然如此,他张天泽也不会客气,这田松想要欺压自己,那真是选错了对象。

    “那个位置,有能者才能做,不是谁都能够做的。”

    “没错,我就是冲着这位置来的。”

    两个声音随着响起,又是两个狂傲无边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至此,四院天才,全部到了。

    “西院黄博。”

    “东院鲁战。”

    二人自报家门和性命,随后,他们的目光,全部落在了已经站在第一蒲团旁边的张天泽身上。

    “南院真是越来越不行了,一个刚刚踏入后武境九重天的小子,就能够走到这里来。”

    黄博毫不掩饰自己的蔑视,上来就是冷嘲热讽。

    “没错,我们都是半只脚踏入先天境的存在,身上已经有先天真气存在,跟一个刚刚踏入后武境九重天的家伙同来第一剑域,还真是一种耻辱啊。”

    鲁战一脸的耻笑。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田松开口问道。

    “南院,张天泽。”

    张天泽自报家门,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在这种时候,他是不可能有半点退缩的,何况,眼前这三个货色,他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这三人虽然半只脚踏入了先天境,但跟没有踏入先天时候的周雨辰比起来,差距不知道有多少,而自己在后武境八重天的时候就能够跟周雨辰打个不分上下。

    毫不客气的说,田松三人,在现在修为的张天泽眼中,就是垃圾一样的存在。

    “张天泽,你应该认清楚自己的位置,立刻让开那个地方,后面这三个蒲团,你选一个最靠边的坐下去就是,第一个蒲团,你看着我们三个争夺就好,我们之间的战斗,何等精彩,一般人连观看的机会都没有,你今日有幸在这里观看,也算是你的运气。”

    鲁战开口说道,一双眼睛都快骄傲的飘到天上去了。

    哎!

    张天泽摇头叹息一声:“真不知道你哪里来这么大的优越感。”

    “小子,你说什么?”

    鲁战大眼一瞪,显然没有料到张天泽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狗屎。”

    张天泽耻笑一声,今日,他要涨一涨南院的威风,这三个家伙想要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注定要给自己引一身骚。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狗屎?”

    鲁战暴怒,双拳握的咔咔响。

    “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阁下三人,都是狗屎。”

    张天泽无视鲁战的怒火,一字一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