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战神传说

作品:《剑仙在上

    傍晚时分,周雨辰拎着酒来到百草园,径直走到张天泽的别院内。

    “无趣,找你喝酒。”

    周雨辰面无表情。

    “喝酒就喝酒,姿态还这么高冷,你小子要是多笑笑,肯定能迷倒很多女人。”

    张天泽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在别院内拉开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他和周雨辰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但经过演武场上一战之后,二人却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彼此间聊天,根本没有半点陌生感,完全像是认识许久的老朋友。

    所谓不打不相识,像张天泽和周雨辰这种打到毫无陌生感的,可见那一战对二人的影响有多大。

    周雨辰也不答话,他将一个翡翠酒壶砰的一声放在石桌上面,然后手掌一翻,犹如变戏法一样,变出两个晶莹剔透的酒杯来。

    “家伙式还挺全,不过有酒没菜怎么行呢。”

    张天泽闻到酒香之气,也是忍不住心旷神怡,像这种接着黄昏之光在山顶饮酒的闲情雅致,张天泽还从来没有过。

    “胖子,去弄点下酒菜来。”

    张天泽对着别院大门之外大声喊道。

    “是,天哥。”

    胖子无处不在,接到张天泽的命令,立刻屁颠屁颠的去准备。

    “你的血脉,极其霸道,像极了传说中的霸体。”

    周雨辰看向张天泽,开口说道。

    “霸体。”

    张天泽曾经从师父的口中听说过这种世所罕见的体质,霸体一出,谁与争锋。

    霸体举世无双,有着与天比高的霸气,有天下第一体之称。

    张天泽霸血苏醒之后,也怀疑过自己的体质是不是传说中的霸体,但霸体毕竟太过于强悍,不是张天泽能够想象的。

    “没错,我的天目魔瞳,已经极其罕见,远超普通的神体,而你不但可以抵挡我的天目神光,还在修为低我一个级别的情况下和我打成平手,除了无双天下的霸体之外,普通的体质,根本做不到。”

    周雨辰无比自信的说道。

    “传闻,霸体一出,谁与争锋,人族也算是昌盛了,竟然出现两个霸体。”

    周雨辰道。

    “另一个是谁?”

    张天泽瞬间来了兴趣。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人族战神的传说吗?”

    周雨辰一愣,战神的威名独步天下,曾经天榜第一人,谁人不知,张天泽竟然没有听说过。

    张天泽摊了摊手,他从深山而来,师傅倒是给他将了许许多多有关元天大陆的事情,人族,妖族,神族,分占九州,彼此间的纠纷也听了不少,却唯独没有听说过霸体和战神传说。

    “战神前辈乃是我毕生之偶像,虽然他现在成为了人族的禁忌话题,但我周雨辰却不怕,我毫不掩饰对战神前辈的崇拜,据我所知,战神前辈曾经也是蜀山弟子,三十多年前,蜀山出现无双霸体,犹如骄阳一般快速崛起,年纪轻轻就达到了恐怖的半步圣人地步,位居人族天榜第一人,为大夏人族立下汗马功劳,当年神族和妖族强势,侵占我人族,战神前辈的横空出世,力抗两大族,为人族收服了许多失地,成为人族最敬仰的战神,也是神族和妖族迫切想要除掉的对象。”

    周雨辰道,提到人族战神,他的情绪波动很大,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崇拜。

    张天泽眸子生辉,也是忍不住热血激荡,他能够想象一人独抗天下的壮志豪情,那是真正的男儿热血,难怪周雨辰言语间对战神如此的崇拜和追崇,就是换做自己,也会将其当成毕生偶像来看待。

    “战神如今何在?为何会成为人族禁忌话题?”

    张天泽好奇问道,既然战神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应该成为人族神灵一般的存在才对,又怎么会成为让人畏之如虎的禁忌话题。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毕竟年纪小,没有生在那个年代,世间有许多传闻,最开始是从大夏皇朝内传出来的,说战神背叛了人族,被天榜高手联合诛灭,大夏皇朝抹掉了战神所有的功勋,并昭告天下,不得再论战神之事,没有人知道战神是不是真的死了,但从那以后,战神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彻底销声匿迹,而战神的话题,也成为禁忌,无人敢论。”

    周雨辰道,说到这里,眼底深处也是流露出一丝神伤。

    “一代人的传说,就这样销声匿迹,着实悲凉,只是战神为何要背叛人族?”

    张天泽不解。

    “不知道,传闻太多,没有几个是可信的,反正都已经成为过去了,我今日跟你讲了之后,以后也不会再提,你也休要在外人面前提及战神,以免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周雨辰说道:“如今霸体再现,人族能否重现当年辉煌,说不定,就看你了。”

    “纵驰天下的豪情壮志,乃是我男儿毕生所向往,此生若能如战神那般笑傲天下,纵然只是昙花一现,也是值了。”

    张天泽手握酒杯,眼神痴迷,不知道是不是同为霸体的缘故,他对周雨辰口中的战神,有着极强的亲切感,虽第一次听闻,但崇拜之情,绝对不会比周雨辰少一分。

    这一顿酒,二人一直喝到深夜,喝的情投意合,酩酊大醉。

    皎洁的月光洒落别院,二人头对着头趴在石桌上,石桌早已经被酒水给打湿,二人一点也不嫌弃。

    “我周雨辰,没有朋友,我只是一个孤独的行者,我爹嫌弃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们欺负我,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破地方,我不需要亲人,我也不需要朋友……”

    周雨辰喝多了,抓着张天泽的肩膀软弱无力的摇晃,他的脸贴在冰冷的石桌上面,眼角有水珠划过,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酒水。

    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仿佛找到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知己,变的喋喋不休。

    殊不知,周雨辰今晚上说的话,比他过去一年说的话都要多。

    他卸下防备,故意让酒精麻醉自己,从一个冷傲寡言的魔瞳天才,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话痨。

    “不,你有朋友,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朋友,我就是你哥,来,喊一声天哥。”

    张天泽迷迷糊糊的说道。

    “天哥!”

    周雨辰喊了一声,二人趴在石桌上呼呼大睡,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