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谁更无耻

作品:《剑仙在上

    “啥?运…运气?”

    李辉第一次开始相信运气这回事了,一个后武境六重天的小子,完美承受一株百年份的龙参药力冲击,甚至还可以将其完美吸收,除了运气好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玄老不知道从哪里找的变态,此子假以时日,必然成为蜀山又一颗耀眼的新星。”

    李辉内心唏嘘,张天泽无疑又一次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之前在记名区域,他已经足够惊喜了。

    事实上,张天泽偷吃了自己的龙参,他也不会真正去为难张天泽,毕竟这是手持玄天令来的人,谁敢不给玄天令面子呢?起码他李辉不敢,甚至没有那个资格。

    更重要的是,李辉对眼前这个看似油滑的少年郎,也无比的欣赏,不管怎么说,这是他引进门的,以后要是表现优异,自己这张老脸上,多少也有些光彩不是。

    “哼!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不过,老子的龙参价值连城,说吧,准备怎么补偿?”

    李辉冷哼一声,以他的实力,还无法查看出张天泽体内霸血的存在,自然也没有感受到张天泽因为霸血苏醒而发生的翻天覆地般变化。

    “反正吃也吃了,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张天泽双手一摊,死猪不怕开水烫。

    当然了,张天泽察言观色的水平还是可以的,毕竟跟老谋深算的老头子在深山里待了十六年。

    他能够看出来,李辉虽然表面生气,但还是很欣赏自己的,如果真的要因为龙参处罚自己的话,以他长老的身份,入元境的修为,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跟自己废话,怎么处置自己还不是他说的算,自己哪有反抗的余地。

    张天泽不知道李辉为何突然改变主意让自己来当杂役,但李辉看到师傅令牌时候的惊讶,张天泽还是看的清楚,当时说要带自己见掌教,必然也不是说说而已。

    所以,张天泽认为,师傅的令牌,还是有些作用的,这一点从李辉对待自己的态度就能够看出一二,所以张天泽才敢明目张胆的去后山摘李辉的灵药。

    “你还跟老子耍起无赖了,你是不是觉得老子治不了你。”

    李辉大眼一瞪,今日总算见识什么叫做不要脸了。

    没脸没皮,天下无敌吗?

    玄老怎么教出这么一个无赖出来了。

    “要不,我给您拉出来?”

    “我特么踹不死你。”

    李辉忍不住了,对着张天泽就是一脚。

    “你还敢躲?”

    “我让你躲。”

    砰砰砰……

    啊啊啊……

    房间内传出拳拳到肉的声音,还有杀猪一般的惨叫,听的百菜园内那些杂役弟子一个个直咧嘴吧,一向和善的李辉长老,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脾气吧。

    能够让李长老发这么大脾气,张天泽也真是有水平了。

    房间内,张天泽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口中骂骂咧咧。

    李辉脸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一口气才算出来了。

    “不公平,老子要是跟你一个级别,能把你打出屎。”

    张天泽愤愤不平。

    “嘿嘿,小子,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公平,哎呀,还别说,揍你一顿舒服多了。”

    李辉嘿嘿直笑:“不过,你偷老子龙参,这事还不算完。”

    “老头,你别太过分,莫欺少年穷,小心有一点我把揍到怀疑人生。”

    张天泽咬牙切齿。

    “你小子,还差的远呢,有能耐三日后打败周雨辰,不管怎么说,你小子也是我带进来的,三日后记名区域大比,到时候你要是能打败周雨辰,也算是给我脸上添了一点光彩,龙参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

    李辉道。

    “周雨辰我肯定要打败,不过绝对不是因为你的威胁。”

    张天泽呸了一声,被李辉揍成这副狗样子,还想让给他争光,啥美事都让他给想了。

    “行了行了,年纪轻轻还小心眼,不就是揍了一顿吗?又没有伤到筋骨,你皮糙肉厚,这点揍算个毛。”

    李辉一副我只是揍着玩的样子。

    “要不我揍你一顿试试?”

    张天泽一口老血给憋了回去,这老头刚才还说自己无耻,原来他才是真不要脸。

    “那你试试。”

    李辉说着就要撸袖子。

    “算了,这一顿我先给你记下。”

    张天泽连忙服软,他现在跟李辉差着十万八千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算你识相。”

    李辉一脸满意。

    “对了,我的令牌呢?”

    张天泽拍了拍屁股站起来,伸手要令牌。

    “令牌在院首那里,反正你留着也没啥用,本来也就是一个信物。”

    李辉道。

    “院首?老头,你老实告诉我,我师傅的令牌,是不是很牛逼?”

    张天泽眼睛一亮,令牌都直接交给院首了,要说不重要,他可不信。

    “你师傅没有告诉你吗?”

    李辉反问。

    张天泽摇了摇头,师傅在深山中养了他十六年,很少说自己的事情,张天泽只知道老头子姓玄,其他一概不知,他也不止一次问过自己的身世,老头子只说自己是他外出游历的时候见到的弃婴。

    不久之前,老头子让他拿着令牌来蜀山修行,张天泽才来到了蜀山剑派。

    “既然你师傅不说,肯定有他的理由,你师傅让你来蜀山好好修行,那你就不要想太多,好好修炼就是,当然,以你现在这垃圾修为,想太多也没用。”

    李辉说道。

    “你大爷。”

    张天泽就差对着李辉竖起中指了。

    “行了,你小子很快就是南院的名人了,不过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名了麻烦事就多,好好努力吧少年。”

    李辉拍了拍张天泽的肩膀,大步向着房门外走去。

    “老头,别忙走。”

    张天泽拉住李辉的衣袖。

    “怎么?被老子揍一顿,对老子产生亲切感了?”

    李辉恬不知耻道。

    “莫名自恋。”

    张天泽呸了一声,道:“向你打听一下周雨辰,听说这小子很厉害,有冷面魔童的称号。”

    “恩,知己知彼,这个冷面小魔童,确实有些难缠,你想要像打败叶浅那样打败他,怕是不可能。”

    李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