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九章 荆夫人

作品:《剑仙在上

    事已至此,鹏林王现身,神元境强者出手,张天泽根本无计可施,一招败北,神元境强者的恐怖,可见一斑。

    “事已至此,要走一起走。”

    张天泽摇了摇头,反正自己漂泊八方,四海为家,早就已经是丹府通缉的全民公敌,又何在乎多一个敌人呢?

    天有不平事,即便不是云玲珑,张天泽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大丈夫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若是胆小怕事,畏畏缩缩,张天泽当初也就不会带着白逸离开丹府的,与天下人为敌他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个小小的鹏林王?

    “你再不走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鹏林王阴险狡诈,锱铢必较,你将江云喆打成重伤,昏迷不醒,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云玲珑俏脸微变,带着焦急之色,催促张天泽。

    “我若丢下你,你又当如何自处?”

    张天泽一句话,让云玲珑顿时间语塞,如果她留下来的话,势必就会被鹏林王所束缚,到时候她的结局,或许比会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的凄惨。

    “此事因我而起,就应该在我这里终结。”

    云玲珑粲然一笑,完全无惧鹏林王。

    “我是云顶仙宫之人,他不可能将我怎么样的。”

    张天泽摇了摇头,云顶仙宫在这飞鸿郡不可能成为云玲珑的保护伞,而且他的儿子被自己打成重伤,甚至可能已经断子绝孙了,人在疯狂的时候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的,云玲珑留在这里,九死一生,张天泽怎么会不明白呢。

    “人是我打的,要走一起走,我张天泽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留下一个女人,自己孤身如燕,逃遁而去,那怕是我会成为我张天泽身上一生的污点。”

    张天泽笑道。

    “你怎么这么犟呢。”

    云玲珑哭笑不得,气的直跺脚,那副玲珑模样,美不胜收,落日斜阳照在她的脸上,就像是一朵红霞一般,醉人芬芳。

    “女人,就该站在男人身后。”

    张天泽说道,平静而淡然,但却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大男子主义。

    云玲珑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她反而觉得心头一暖,那种被保护的感觉,让她心安,却又惴惴不安。张天泽生死相随,让云玲珑甚至是感激涕零,说没有半点心动,那是骗人的,一个男人愿意为你出生入死,即便不是爱情,这份情谊,也让云玲珑完全无法拒绝。

    “想走?痴人说梦,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走。”

    鹏林王蓦然转身,眼中的怒火,已经是越发的澎湃起来,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机,因为他的儿子,命根子已经废掉了,也就是说,他江家从此,便会断子绝孙。

    “爹,我没事吧?爹,你快告诉我,我是不是没事?”

    江云喆已经醒来,但是他的脸色极其的苍白,下身传来的剧痛,让他的心不断的颤抖着,充满了恐惧。

    江鹏林脸色难看,没有说话,叹息一声,目光如刀如剑,望向张天泽,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粉身碎骨。

    江云喆瞬间傻眼了,痛苦的眼神,悲伤欲绝,喃喃着说道:

    “我是个废人了,爹,这不是真的,不——”

    江云喆声嘶力竭,撕心裂肺,比他更痛苦的,是他的父亲江鹏林,断子绝孙,这是何等的愤怒!

    此等大仇,有如诛心一般,鹏林王绝对不可能放过张天泽的,他甚至不忍去看儿子那绝望的眼神,只能将所有的愤怒,全都发泄到张天泽的身上。

    “我江鹏林今日势必要杀你诛心,以慰我儿之苦!”

    鹏林震苍穹,周围所有人都是畏之如虎,不断的倒退而去,鹏林王的公子断子绝孙了,这对于他江家而言,打击是不言而喻的,每个人都是暗自捏了一把汗,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万一被鹏林王所伤,他们可是求救无门。

    “这一次张天泽可谓是踢到了铁板之上,看来是无药可救喽。”

    “这张天泽不知道是何方人士,以前也从未听说过,但是惹上了鹏林王,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不是嘛,断子绝孙,比起杀妻夺子,都要令人扼腕,鹏林王已经暴怒了。”

    江鹏林眼神犀利,火冒三丈,自己的儿子,甚至已经有些精神恍惚,失魂落魄,这样的结果,是江鹏林难以想象的,他鹏林王纵横几十年,何曾受过此等屈辱?竟然被一个年轻小辈给羞辱了,这个时候,江鹏林势必要让张天泽血债血偿。

    “鹏林王回来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史大奎与滕金山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长舒了一口浊气,虽然两个人伤势都很重,但是相比于断子绝孙的江云喆,总归是要好一些的,这对于鹏林王而言,那可是奇耻大辱一般,谁人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呢?

    “我们不是他的对手,鹏林王绝不会让他好过的,不过这小子下手也忒黑了。可怜的江云喆啊。”

    史大奎冷笑道,张天泽必死无疑,对于他们来说,虽然面子上有些损伤,但是无伤大雅,毕竟这号人物,即将从飞鸿郡消失了。

    “张公子,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来挡住他。”

    云玲珑眼神之中尽是焦虑之色。

    “就算是神明,也救不了你。给我去死吧。”

    江鹏林一掌击出,风声鹤唳,神元境强者的一击,令人骇然。

    张天泽抓紧了云玲珑,迅速退后,他刚准备启动骨翼施展天鹏疾速而去,但是却被一道紫色的红光所救,江鹏林直接是被那道紫光所撼,退后了十余步,才稳住局面。

    “谁敢挡我?”

    江鹏林怒吼一声,杀气腾腾。

    “鹏林王好大的火气,呵呵,我这弱女子,都险些被鹏林王所伤啊。”

    一道紫色的面纱,遮掩着眼前的女子,轻声悦耳,宛若银铃一般。

    女子飘飘欲仙,脚踏青云,身着紫衣长衫,凹凸有致,犹抱琵琶半遮面,整个人有如天外飞仙一样,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超脱于凡尘俗世之外,清新如慕,风华绝代。

    “鹏林王适才冒昧,还请荆夫人见谅。”

    江鹏林虽然怒火中烧,但是还是压抑着内心的愤慨,低声说道,在场之人,无不震惊万分,这荆夫人究竟是何许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