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鹏林王

作品:《剑仙在上

    “所谓的飞鸿四公子,只不过是一个笑话吧。”

    张天泽一步跨出,一剑砸落,风声呼啸。

    就是砸,没有丝毫的花俏艳丽的招式,一记泰山压顶,让滕金山的长枪,震动无比,几乎脱手而出,脚下踉跄,宛如被一座大山压在肩膀之上,滕金山一口鲜血吐出,内脏遭受了巨大的创伤。

    史大奎脸色一变,张天泽出霆万钧,实在是太凶悍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魔鬼。”

    江云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浑身一颤,想要逃遁,却被张天泽一脚踢出,正中下怀,江云喆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裤裆,脸色有如充血一般,哀嚎不已。

    “啊!疼死我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裤裆一紧,凉风袭来,这一击断子绝孙脚,直接让江云喆疼晕了过去,全场皆惊。

    “张天泽!你敢动我?”

    史大奎惊呼一声,张天泽已经踏空而至,雷厉风行,速度快的如同一阵青烟,一闪即逝。

    “啪——”

    一巴掌抽在了史大奎的脸上,血红的掌印,让他欲哭无泪,足足被打掉了七颗牙齿,连嘴都变歪了。

    “妈的!真他娘的解气,这个史大奎平时可没少欺负咱们,奶奶的,看到他被打,简直太爽了。”

    “不错,那个江云喆也是一样,都不是什么好鸟,欺软怕硬,奸淫掳掠,没有他们不敢干的,这飞鸿郡俨然已经是他们这些小兔崽子的天下了。”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不过这个张天泽已经摊上大事了,江云喆是鹏林王的儿子,史大奎是飞鸿郡大统领的公子,这两个家伙被张天泽如此羞辱,他们的老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张天泽在飞鸿郡,必然会寸步难行。”

    还没等那些围观之人震惊完毕,张天泽已经是再次凌云而起,目标直指滕金山。

    “张天泽,你不要自误,敢动我滕金山,我父亲必会让你生不如死。”

    滕金山连续退后,张天泽步步紧逼,一剑降落,天地变色,滕金山举手硬抗而下,脚下的石板寸寸龟裂,连他的脚都已经深陷进入地下三寸有余。

    滕金山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骨骼嘎嘣直响,虎口撕裂,血流不止。

    “一群混吃等死,不知廉耻的二世祖,狗屁的飞鸿四公子。没有了你们的老子,你们算个屁?”

    张天泽再度拔剑,狂轰而下,滕金山面如死灰,又一次扛起了手中的长枪,重剑压迫,让他的膝盖已经陷入了地底之下,双手已经是血肉模糊。

    围观之人,无不心惊胆战,这个张天泽,实在是太狂妄了,而且心狠手辣,飞鸿四公子在他手中,不堪一击,连滕金山这等元丹境七重天的高手都被他击垮,年轻一代,谁还能够与之一战?

    滕金山比起两个人都要更惨,伤势也是最为严重,死死的盯着张天泽,无比的怨毒,但是双手都在不断的颤抖,连长枪都已经握不住了。

    “混账小子,敢在我飞鸿郡撒野,给我滚。”

    一声惊天怒吼,瞬间传遍了五里长亭,有如奔雷咆哮,声传十里。

    张天泽瞳孔紧缩,如临大敌,那恐怖的身影,激射而至,从天而降,一掌打出,瞬间让张天泽感觉到了生死危机。

    张天泽双手一拖,重拳出击,但是仍旧被那一掌震飞而去,掌力雄浑,直接让他遭到了极大的创伤。

    张天泽如同断线的风声一般,飞射而出十余丈方才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无比的阴沉。

    云玲珑赶忙扶起张天泽,眼中尽是担忧之色。

    “神元境强者!”

    张天泽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神无比的炽热,随手一掌,就将其击退,不是神元境强者,又会是何人呢?即便是元丹境重天的强者,张天泽也不至于一招败北,如今看黑影看似风轻云淡的一击,却让他受伤颇重。

    全场鸦雀无声,无人敢于说话,因为那黑色身影,给在场之人带来的威势实在是太恐怖了,张天泽也没有想到,这一击,竟然会让他深受重创。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黑影眼神如炬,烈火焚烧,一袭黑衣,长风跌宕,气势如山,直奔江云喆而去。

    “是鹏林王!鹏林王回来了。”

    “我说这人怎么会这么强呢,竟然是鹏林王,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元丹境的强者再强,与神元境强者相比,看起来都是不堪一击啊。”

    “鹏林王回来了,张天泽必定难逃一死了。身为飞鸿郡有头有脸的人物,鹏林王势必不会给张天泽一丝机会的。”

    张天泽揩去嘴角鲜血,眼神阴冷,盯着那黑衣身影,心头一震,他便是鹏林王吗?

    “天哥,对不起,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小黑传音说道,带着一丝歉意,因为那神元境强者实在是太快,太可怕了,小黑根本来不及反应,若不是张天泽霸体神威,金身护体,早就已经被抹杀了。

    张天泽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小黑,这个鹏林王出现的实在是太是时候了,而且一个神元境强者,竟然对一个元丹境强者出手,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不过张天泽出手狠辣,一记断子绝孙脚,让鹏林王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昏迷在即,甚至有可能断子绝孙,鹏林王暴怒之下,一击打出,便是直奔自己的儿子而去。

    “张公子,对不起,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若不是我,你也不会结仇与鹏林王府,也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些事情了,你放心一切由我一力承担,你快走,鹏林王实在是太强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云玲珑低声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愧疚,张天泽为了自己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让她情何以堪?而且归根结底这件事情都是因为她,才会变得如此的复杂,张天泽接连对战飞鸿四公子,对上的仇敌也是越来越多,云玲珑怎么可能让张天泽继续为自己扛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