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六章 金刚在世,力拔山兮[五]

作品:《剑仙在上

    “你没事吧?”

    张天泽看了云玲珑一眼,云玲珑俏脸潮红,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惊色,劫后余生一般,这一刀若是斩在自己身上,势必重伤。

    “我没事。”

    云玲珑摇了摇头,张天泽心中微定,目光转向史大奎。

    “我以为你会一直躲在女人身后呢。”

    史大奎冷笑道,张天泽的实力只有元丹境四重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连这个元丹境五重天的女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张天泽还不是自寻死路?

    “不过即便如此,你在我眼中,依旧还是一个垃圾。”

    史大奎一脸嚣张,挑衅的看着张天泽,不以为意,在他眼中,杀掉张天泽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看来这个张天泽,终究还是要完蛋了,万贯家财,都敌不过飞鸿四公子啊。”

    “这本就是人吃人的世界,没实力还跟史大奎叫板,那不是找死吗?要是我,早就跪地求饶了。”

    “可不是嘛,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天泽这是受不了史大奎的挑衅了,想在美女面前逞英雄,但结局,注定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何苦呢,女人真是祸害啊。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说的一点不假。”

    每个人都在替张天泽感到不值,有些之前见识过张天泽赌石风采之人,更是身为感叹,前一刻还风光十足,这一刻却注定要沦为鬼府亡魂,这等落差,忍不住让人感慨万千。

    “我也懒得跟你废话,出手吧,免得有人说我恃强凌弱。”

    “聒噪的家伙。”

    张天泽眼神一寒,手掌一动,拍在了史大奎的剑刃之上,一掌打出,看似轻盈,却是力大无穷,恐怖的震动传来,史大奎脸色一正,手中一抖,双手紧握大刀,才卸去了张天泽的力道,这看似平静的交手,让史大奎心神一动,这个家伙,看样子还有点本事,不过元丹境四重,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有点意思。”

    史大奎冷笑一声,刀锋再起,张天泽赤手空拳,一步前冲,拳风凛凛,气势如虹,拳头击打在刀背之上,铿锵之声,震耳欲聋,张天泽铁拳无双,霸体绝伦,冲势一起,便是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势不可挡。

    “揽月刀!”

    史大奎不敢怠慢,张天泽气势太盛,一鼓作气之下,让他心神巨震,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张天泽的霸体,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尤其是那一拳接一拳,狂砸下来,连自己的手腕之上都是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动,以至于自己的虎口来咧,哪怕是强悍如他,挥出的狂刀,依旧是无法压制住张天泽的霸气。

    一刀入魂,揽月升天!

    史大奎出手迅猛,生怕被张天泽给压制住,短兵相接,一寸短,一寸险,张天泽手握重拳,力撼苍穹,与史大奎接连对决,周围响起一阵阵惊呼之声,谁也没有想到元丹境四重天的张天泽,会将史大奎逼到,两个人你来我往之间,刀锋任凭如何犀利,都是无法落在张天泽身上,行字诀行如鬼魅,速度惊人,史大奎完全无法捉摸张天泽的路数,好像总是被张天泽落下半拍一样,步步迟疑。

    “王八蛋!”

    史大奎怒火升腾,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兔崽子给镇住了,这还得了?

    “大奎哥加油,干掉这个小王八蛋。”

    江云喆呐喊着,为史大奎助威。

    “大傻逼。”

    小黑白了江云喆一眼,这些人对张天泽并没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小黑根本就不着急,老神在在的靠在长亭之上,坐看张天泽装比。

    史大奎愤怒万分,长刀所向,抽刀断水,威风凛凛,张天泽以退为进,四两拨千斤,刚柔并济,让史大奎有力打不出,反倒是完全被张天泽给牵制住了,张天泽步伐平稳,气息平缓,甚至脸上没有半点的汗水,双拳对敌,游刃有余。

    “你的装比时间已经到了。”

    张天泽冷笑一声,一拳接一拳,如同风暴聚集一般,连环打出,七拳至此,史大奎彻底失去了主动,爆退之间,被张天泽逼得叫苦不迭,每一次出刀,都变得捉襟见肘,刀法无法施展开来,他却已经被张天泽正中下怀,连续打中了三拳,胸口之上,肋骨塌陷,满脸的惊容,一口逆血喷出,史大奎浑身都像是快要散架了一样,一拳打出,余力千钧,让史大奎全身上下,都剧痛无比。

    “噗——”

    史大奎执刀而起,脸色有些苍白,单膝跪地,不断的喘息着,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谁能想到,实力跟史大奎差了两重天的张天泽,竟然束手而立,看起来就像是从未动过一般,道骨仙风,从容而霸气。

    “张天泽牛逼了。”

    “握草!连史大奎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小子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混世魔王啊。”

    “不得了不得了,看来这个张天泽来历不凡啊,实力强劲,家财万贯,啧啧啧,这小子也必定不是池中之物啊。”

    “敢叫板飞鸿四公子之一的史大奎,这家伙必定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张天泽无比的淡定,一步一步走向史大奎,这一刻,史大奎脸色苍白,心神一惊。

    “你想干什么?”

    史大奎色厉内荏的看着张天泽,这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张天泽冷笑,一拳打出,呼啸而动,直逼史大奎而去,然而一道青光叠起,长枪喝立,直接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金山兄,快救我啊金山兄。”

    史大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喜色,因为他已经看出了张天泽对他的杀意,这家伙万一丧心病狂跟自己死磕到底,他注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长枪横插入张天泽的面前,青锋如瀑,黄缨在侧,亮若银光,势若洪荒。

    男子身着青衣,黄金圣履,一双鹰眼,如钻石般璀璨,伸手一握,有如金刚在世,力拔山兮。

    “我飞鸿郡之人,可不是谁都能动的。”

    男子看向张天泽,淡然一笑,令人如沐春风,英俊之姿,潇洒倜傥,狭长的双眸,透露着猩红的血气,轻轻拔出黄缨长枪,嘴角的凌云战意,亦是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