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好美的公子

作品:《剑仙在上

    血气从张天泽的头顶冒出来,可以看出,他之前因为在烈火斗剑式之下受到的创伤,正在快速的恢复着,他的气势,比起之前,开始变的更加旺盛。

    下一刻,张天泽成功突破,修为达到了后武境八重天的地步。

    无与伦比的狂霸之气将张天泽彰显的宛若一尊王者,他的骨子里,竟然是携带着一股淡淡的王者之气。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一个只有后武境修为的弟子,竟然溢出了王者之气,虽然只是一丝,但也足够可怕了。

    “这个家伙,还能够再优秀一点吗?”

    李辉只觉得自己未来几年的吃惊都在今(日ri)用完了,张天泽连续不断的刷新他的认知,连续不断带来奇迹,适才张天泽败在叶浅手上,李辉多少是有些失望的。

    但现在,那种失望,彻底烟消云散,内心对张天泽的看法,也是忍不住又高看了一分。

    “以他的实力,明明可以依靠战斗经验和本能的反应应对叶浅的那一剑,但他却选择了最正面的硬撼,原来他是为了借助叶浅这一剑的压力来突破自己,一个只知道蛮干战斗的人,最多是一个勇士,一个有勇有谋的人,才能够成就大事。”

    李辉很久没有由衷夸赞过人了,但今(日ri)张天泽的表现,却让他真正是眼睛一亮。

    “玄老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啊。”

    李辉想到了那枚令牌,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演武场上,再次炸开了锅,很多人都忍不住跳了起来,他们因为叶浅战胜张天泽的喜悦之(情qg)还没有消失,甚至还没有开始真正欢呼雀跃,就被张天泽狠狠浇灌了一头冷水。

    “什么玩意啊。”

    “这还是人吗?这都可以突破,什么时候突破变的如此简单随意了。”

    “太欺负了吧,老子辛辛苦苦修炼这么久,为了冲击后武境八重天不知道废了多少牛鼻子劲,这混蛋说晋级就晋级,天理何在。”

    “完蛋了,张天泽晋升后武境八重天,叶师兄断然不是其对手了。”

    …………

    无人不惊,谁也没有想到,张天泽会在这种状态下晋级,战斗中晋级的(情qg)况不是没有听说过,那极其罕见,因为人在战斗的(情qg)况下,无法分心,只能够全(身shēn)心的投入到战斗中去。

    这样一来,就会连续不断的消耗真气,真气不足,人会越来越疲惫,战斗状态也会越来越差,这种(情qg)况下想要求突破,无疑是难如登天。

    当然,张天泽的突破,也绝非偶然,且不说龙参的药力还没有被完全消化,单单那刚刚苏醒的霸血,就给张天泽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增幅。

    那冲天的霸道之气,一直都没有削弱,他的实力,在不断的战斗中也在连续提升。

    那源自骨子里的战意,让张天泽渴望找到一个强劲的对手,叶浅正好就是这个强劲的对手,在激战和压力之下,张天泽霸血增幅和龙参药力都再次被真正吸收,一举突破后武境八重天,也属于正常,这本(身shēn)也在张天泽的计划之内。

    “再来。”

    张天泽气势如虹,平淡无奇的重剑都开始绽放出异样的光彩来。

    张天泽豪(情qg)万丈,他手握重剑,眨眼间到了叶浅近前,重剑被高高举起,当头而下。

    “我认输了。”

    叶浅汗如雨下,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感受到极度危险的气息,纵然是高傲如他,也不能认输。

    叶浅虽然高傲,但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晋升后武境八重天的张天泽,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莫说自己的烈火斗剑式只修炼到了第六式,即便是修炼到了第九式,依旧不是张天泽的对手,除非他的修为真正突破先天境。

    重剑在距离叶浅额头处三寸的地方停了下来,犀利的剑光削掉了叶浅额头一缕发丝,发丝划过叶浅的脸庞落下,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纵然是叶浅,也是惊出一(身shēn)的冷汗。

    “张兄神武不凡,叶某佩服。”

    叶浅对着张天泽抱了抱拳,输的心服口服。

    “你也很好,假以时(日ri),不可限量。”

    张天泽缓缓收起重剑,淡淡说道。

    叶浅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是一个输得起的人,一时的失败,并不能够决定一生,而且,今(日ri)和张天泽一战,叶浅也是颇有收获,冥冥之中感悟出了一丝东西,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两个月的时间,叶浅就有可能真正突破先天境,成为蜀山南院的外门弟子。

    “哎,完了,叶师兄也败了,整个记名区域再也没有人是张天泽的对手,今(日ri)记名区域的颜面,真是丢尽了。”

    “是啊,周雨辰那家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如果他在的话,以他的本事,或许还有可能胜出。”

    “我们败的也不冤,张天泽的确强大,让我意外的是,这样的天才,是谁让他去打杂的,这不是搞笑吗?”

    …………

    演武场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伴随着叶浅的失败,也就预示着,整个记名区域,再也没有人可以站出来和张天泽正面一战。

    “你们排行第一的呢?怎么不出来?”

    张天泽战意犹在,还想再战。

    他必须要战,只有打败了排行第一的那一位,他才能够得到唯一的那个进入剑域的名额。

    “张兄,排行第一的冷面魔童周雨辰,外出历练一月有余,至今未归,张兄打败了我,这整个记名区域内,已然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叶浅苦笑着说道,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却是一个事实。

    “外出游历。”

    张天泽蹙眉,多少有些失望,没有能够和排行第一的一战,今夜终究不算完美。

    “谁说没有人是他对手的。”

    就在叶浅话音刚落,一个高昂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所有人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蓝衣翩翩的公子哥从演武场的另一端走来。

    只见那公子玉面如风,清丽脱俗,精致若粉雕玉砌一般,手舞折扇,长发披散,面若冠玉。

    尤其是一双灵动的双眼,暗蓝深邃,就像山野之间的一汪灵泉,气质更是清冷孤傲,不屑于常人为伍,冰冷如霜的眼神,波光如炬,眼底却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这家伙,漂亮的有点过分了吧。”

    张天泽眨巴了两下眼睛,迎面走来这家伙,比女人还要美艳三分,看的他这个大男人都有些挪不开眼睛了。

    “卧槽,老子才不会对男人有兴趣。”

    张天泽甩了甩脑袋,连忙收敛心神。kuang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