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畅快淋漓

作品:《剑仙在上

    炽(热rè)的剑气纵横,叶浅的剑,完全变成了一条火龙,随意摇摆。

    一剑刺出,周围的空气都被燃烧了起来,狂暴的剑气,如龙卷风一般席卷,铺天盖地,赤色的火浪,在黑夜中显得无比刺眼。

    张天泽心神一动,叶浅这一剑,虽然是随手就来,却很难找到破绽,而且剑气纵横,强势无双,((逼bi)bi)人心魄。

    在火龙的((逼bi)bi)迫之下,张天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重剑被张天泽抬起,他腿部用力,纵(身shēn)一跃,跃起一丈高。

    人在半空,双手紧握剑柄,以螺旋速度极速而下。

    剑跟人旋转的速度极快,几乎看不清楚影子,在这样的告诉旋转之下,也是让对手难以琢磨痕迹,而且,这般出招,可以带出强烈的风浪,可以将剑气交织到一起,威力最大化。

    劲风包裹着张天泽,他整个人变成了一道飓风,飓风内携带交织纵横的剑气,自上而下,向着叶浅冲来。

    张天泽几乎没有修炼过什么成熟的剑术,他所施展出来的剑,全靠本能,毫不客气的说,都是他自己在施展中不断悟出来的。

    “以螺旋带动剑气,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却将威力最大化,真是可怕的悟(性xg)。”

    远处,李辉再次唏嘘,亲眼看着张天泽的战斗,总是能够一次次给他带来惊喜和意外。

    轰隆……

    螺旋重剑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强势压迫下来,生生摧毁了叶浅的剑气火龙,一时间火光四溢,在黑暗中绽放出一片璀璨的赤色光彩,犹如烟花一般绚丽。

    叶浅(身shēn)躯微斜,手中烈火剑轻轻上挑,轻松将张天泽那强势的压迫之力化解,然后横剑而立,一如开始般潇洒,张天泽这螺旋一剑,并未给叶浅带来丝毫的威胁和影响。

    “你这是什么剑法?”

    叶浅饶有兴致的问道,看向张天泽的眼神,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平静,多了一丝敬意。

    高手从来都只敬佩高手,张天泽以后武境七重天的修为能够破掉自己刚才那一剑,仅仅凭借这一点,就足够让叶浅去敬重了。

    换句话说,在叶浅内心,张天泽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随心而起,并无招法。”

    张天泽淡淡说道。

    “好一个随心而起,张天泽,我承认你是一个罕见的奇才,不过(身shēn)为记名弟子中的领头者,我有理由竭力捍卫记名区域的尊严,我的烈火斗剑式,昨(日ri)刚刚修炼成第六式,你若能在我烈火斗剑式之下坚持六招,我便认输。”

    叶浅道,手中的战剑,火焰更加旺盛了,他的自信,在秦撩之上。

    叶浅的气势开始发生变化,他黑发随风舞动,赤色火焰在他周(身shēn)晃动,将他影(射shè)的好像一尊火神一般。

    战剑嗡鸣,携带着强大的战斗之意,所谓烈火斗剑式,本(身shēn)的意义,便是将自己的斗志,完全加持在剑法内,使得剑法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霸道。

    “烈火斗剑式,第一式。”

    叶浅剑动如龙,他一剑甩出,斩出了一条火龙来,战斗火龙。

    吼……

    火龙竟然发出一丝吼叫,摇摆着(身shēn)躯,照亮了黑夜,眨眼间来到张天泽近前。

    张天泽一连后退三步,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面对叶浅这烈火斗剑式,即便是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过,张天泽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斗志昂扬,霸血的苏醒,让他根本就不知道何为畏惧,他现在战斗的无比强烈,越是强大的敌人,越是让他兴奋。

    重剑出击,依旧是单纯的横劈竖斩,这是最简单的用剑方式,毫无花哨,无招胜有招。

    轰……

    张天泽真气翻涌,重剑如山,劈斩在那剑气所化的火龙头上,将火龙给摧毁掉。

    “第二式。”

    “第三式。”

    “第四式。”

    “第五式。”

    叶浅爆发了,整个人陷入了狂暴之中,这种狂暴的状态,跟他之前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烈火斗剑式的后面几式,被叶浅一瞬间施展出来。

    一时间,整个演武场腾出来的战场内,被火龙剑气给充斥,到处都是火龙的影子,炽(热rè)的温度似乎要将这黑夜都给灼烧了一般。

    无数火龙剑气交织,将张天泽牢牢围困在其中。

    张天泽手持重剑,在烈火剑气中左冲右突,重剑被他刺出了一道道剑花,不断跟火龙剑气对抗。

    面对真正强大的剑术,张天泽此刻也是深刻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剑术的重要(性xg)。

    就好比此刻的自己,单单依靠本能和战斗经验来对抗叶浅的烈火斗剑式,真的是相形见绌,险象环生,尤其是在烈火剑气的包围之中,张天泽可以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反击之力。

    “我一定要拿到进入剑域的名额,去领悟强大的剑术,我若是有了厉害的剑术,何至于被叶浅((逼bi)bi)迫的如此狼狈。”

    张天泽咬牙,不过他喜欢此刻的战斗状态,那种强大的压迫之感,让他觉得非常的舒服,他觉得自己的潜力再一次被激发了出来,尤其是在霸血和龙参的作用之下,马上就有机会晋升后武境八重天。

    “哈哈……”

    张天泽放声大笑,犹如一尊霸主一般,重剑被他施展的畅快淋漓,犹如他此刻畅快淋漓的大战,那种旗鼓相当和棋逢对手的舒爽,让张天泽真正找到了体内磅礴战意的发泄口,只有将战意发泄出来,张天泽才能够更好的去消化霸血和龙参给他带来的增幅和好处。

    嗤啦!

    一道剑气划过张天泽的左肩,在其肩膀之上留下一道血痕,但张天泽宛若不知,丝毫不影响他那狂暴的战斗状态。

    嗤啦!

    又是一道剑气,划过他的手臂,却并未影响他丝毫的发挥,连出剑的速度,都没有丝毫的停顿。

    嗤啦……

    眨眼之间,火龙剑气,在张天泽(身shēn)上,至少留下了十几道伤痕,洁白的衣衫之上,也是血迹斑斑。

    然而,张天泽依旧狂傲,那种冲天的霸气,并没有因为这些伤势而有丝毫减弱,他真气仿若消耗不完,八百斤重剑在他手中,宛若无物,大开大合,将火龙剑气一点点摧毁掉。

    “这是一个疯子。”

    所有人都在唏嘘,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此刻的张天泽,完全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属于自己战斗的世界内。

    他明明在受伤,但却给人一种在享受的感觉。

    似疯癫,似霸道,似流水……

    伤痕斑斑,却举重若轻。

    看似困兽之斗,却潇洒如意。

    那是一种状态,让人羡慕和嫉妒的状态。

    沉浸在自己的状态中,无法自拔。kuang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