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烈火剑叶浅

作品:《剑仙在上

    这一剑,太闪亮了,刺的很多人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那恐怖的寒气,让人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这一剑,如封似闭,却又大开大合,剑过断水,比王龙的剑还要快三分。

    剑气交织,让人一瞬间就容易产生迷茫之感,避无可避。

    唯一可惜的是,因为秦撩修为毕竟有限,这一剑内,并无半分剑意存在,不然的话,那才是登峰造极,不可抵挡。

    但不得不说,秦撩能够在不足先天境的修为就施展出如此剑术,已然是无比恐怖,对得起他这个排名。

    记名区域若是再来一次排名的话,秦撩的排名,怕是不止第五。

    远处,李辉的眼睛明亮,一眨不眨的盯着演武场,他迫切的想要看看,修为足足低秦撩两个级别的张天泽,究竟能不能抵挡这断流一剑,他更想看看,玄老花费十六年出来的弟子,究竟有多么不凡。

    张天泽将秦撩一举一动看在眼中,眸中神芒也是((荡dàng)dàng)漾了起来。

    “好剑法。”

    张天泽忍不住赞了一声,这秦撩,不愧是排行第五的存在,实力比王龙不知道高出多少,这一剑,直接扰乱人的心智,若非张天泽心(性xg)早修炼到上佳层次,怕是也要被这一剑给严重影响,然后败在这一剑之下。

    高手过招,容不得有丝毫的犹豫,短暂的失神,就有可能葬送自己。

    这一点张天泽无比的清楚,固然,这十六年来,师傅并未教自己什么强大的剑术和功法,只是让他不断和山中妖兽搏杀,练就可怕的心(性xg)和本能。

    毫不客气的说,张天泽过硬的自(身shēn)基础和条件,绝非蜀山剑派一般弟子可以企及。

    铿!

    张天泽动了,重剑被他抡出了一个大圈,他(身shēn)躯微微摇晃之间,整个人都倾斜了,他眸光闪烁,一眼就看穿了秦撩断流剑的弱点所在。

    随后,张天泽刺出一剑,这一剑,不偏不倚,可以说在万千剑光中找准一点,那一点,恰好就是断水剑所在的根本位置。

    这完全是本能的一剑,剑招拆除。

    砰!

    两剑相交,强烈的剑气((荡dàng)dàng)漾开来,那犹如瀑布般的冰冷剑气,也是轰然碎裂,破碎的剑气向着张天泽冲去,被张天泽(身shēn)躯左突右冲全部躲避掉。

    轻松一剑,破掉秦撩的断水剑。

    这一幕,看的很多人都再次傻眼。

    “好剑法,不对,这小子根本没有施展剑法,那一剑,完全是随意而出,是出自于本能,可怕啊,如果是本能反应的话,那实在太可怕了,天地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本能。”

    李辉第一次无法淡定了,(身shēn)为蜀山南院的长老,他也亲眼见识过一个又一个天才人物,但真正让他有惊才绝艳之感的,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

    张天泽的闪亮,无疑是触动了李辉的心弦。

    “重剑出击。”

    演武场上,张天泽破掉断流剑之后,再次动了,八百斤重剑被他横着斩出,整个人的狂霸之气和力量,全部都灌输到了重剑之上,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向着秦撩斩去。

    “不好。”

    不远处,叶浅暗道一声不好,他手臂一晃,一把携带着烈焰的战剑随着人而出,向着张天泽的重剑刺去。

    秦撩虽然实力强大,但临敌经验和张天泽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断流剑被破,秦撩处于震惊之中,完全失神了。

    张天泽这个时候生猛一剑而出,处于失神状态下的秦撩,根本抵挡不住。

    若是张天泽收势不住的话,这一剑,足以将秦撩拦腰斩断。

    铿!

    叶浅的速度极快,在张天泽重剑即将碰到秦撩的一瞬间,叶浅的剑也到了,精准无误的挡住了这一击。

    秦撩打了一个冷颤,从失神状态下反应了过来,看清楚眼前场景之后,一股冷汗也是顺着脑门流了下来。

    适才,太凶险了。

    “即便你不出手,我也不会杀他。”

    张天泽收起重剑,淡漠的看着秦撩“就你这种心(性xg),放到生死决战中,不知道要死多少回,缺乏实战的人,修为再高,永远都是小绵羊,只有不断在实战中突破自己,才可将自己变成勇不可当的猛虎。”

    张天泽的话,一字一句,不但说给秦撩听,还是说给在场每一个人听。

    “多谢。”

    秦撩收起断流剑,对着张天泽抱了抱拳,这句多谢,却是由衷发自内心的。

    适才对战,让他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他缺乏的,不是修为和实力,而是真正的战斗经验,还有临敌的那种状态。

    张天泽的话,对他而言,对很多人而言,无疑是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我明白了,玄老看似没有教他什么,却教了他常人不能及的东西。”

    李辉唏嘘不已,看向张天泽的眼神,充满了欣赏,似乎已经短暂忘记了龙参的事(情qg)。

    “很好,我对你,很感兴趣。”

    叶浅笑着看张天泽,帅气的脸,从容不迫,单单从其深邃的眼神中,就能够看出此人的不简单,其心(性xg),绝非王龙和秦撩之辈可比。

    “你是何人?”

    张天泽看向叶浅。

    “叶浅,记名弟子排行第二。”

    叶浅淡淡说道。

    “你还可以。”

    张天泽点了点头,看一个人,从其举止和眼神,便能够看出来,这叶浅,绝不简单。

    在张天泽看来,叶浅这样的天才,在记名弟子中,怎么也要排行第一,而他却只是排行第二,这让张天泽对排行第一的,忍不住更加感兴趣了。

    一股炽(热rè)的气浪从叶浅体内((荡dàng)dàng)漾出来,演武场上的弟子们,忍不住后退好几步,将战场腾出一个更大的空间来。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浅(身shēn)上,崇拜,骄傲,羡慕。

    烈火剑叶浅,绝非浪得虚名,已经很久没有人见他出手了。

    “烈火剑,请赐教。”

    叶浅抬起手中战剑,战剑之上,赤色的火焰迸(射shè),似有一条条火蛇在游((荡dàng)dàng)。

    “来吧。”

    张天泽霸气无双,对这一战,充满渴望,他有理由相信,叶浅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今夜自己来这记名区域,也绝对不会白来。

    求收藏,求鲜花……不敢求打赏……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