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断流剑秦撩

作品:《剑仙在上

    一剑毁坏王龙战剑,震惊的不止王龙,还有张天泽本(身shēn)。

    张天泽抬起手中重剑,目光在上面来回打量,内心也是涟漪不断。

    这把重剑是师傅给的,从自己有力量将这把剑扛起的时候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shēn)边,整把剑古朴无华,亦无光泽,除了重之外,毫无半点犀利之感。

    只是这些年来,张天泽使用这重剑也用的顺手了,再加上老头子送的东西,他也不舍得丢掉,所以也并无要换剑的想法。

    直到适才,张天泽一剑,毁坏王龙的寒铁之剑,而自己本(身shēn)重剑,却是完整无缺,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在上面留下。

    张天泽突然觉得老头子没有忽悠自己,这看起来又笨又重的战剑,怕是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怕真是一把宝剑呢。”

    张天泽第一次对重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亲切感。

    嗡嗡……

    而重剑似乎感受到了张天泽的想法和意志,在张天泽手中微微颤抖,散发出低沉的嗡鸣之音,显得有些兴奋。

    “还有能打的吗?”

    张天泽重剑横(胸xiong),(身shēn)上的霸道之气,依旧没有半分减弱。

    龙参的药力还在冲击他的(身shēn)体,因为龙参而觉醒的霸血,依旧如潮水般充斥他的四肢百骸,那一往无前的战意,并没有因为打败了王龙而有丝毫消失。

    后武境七重天巅峰的境界也已经无法阻碍张天泽的冲击,他的修为,在不断的战斗中,在霸血的充斥下,在龙参药力的融合下,正在向着后武境八重天冲刺。

    一句还有能打的吗?让整个演武场都沉默了,偌大的一个记名区域,竟然被一个新来的杂役弟子如此叫嚣,所有人脸色都出奇难看,但张天泽的强大,也让大多数人都不敢多说什么。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唯有强大的实力,才有足够的话语权。

    “哥,继续揍他啊,刚才你肯定是让着他的。”

    王三拉住王龙衣袖,说出了让全场人都想笑的话,很成功的迎来一大片看傻((逼bi)bi)的眼神。

    “滚,废物。”

    王龙抡起巴掌对着王三那胖脸就扇了过去,已经够丢人的了,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还说这么嘲讽的话。

    先是被张天泽揍,现在又被自己亲哥揍,王三的内心是崩溃的,是委屈的,偌大一个汉子,竟然当场哭了起来,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凄凉。

    王龙怕是对这个窝囊废弟弟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其肥硕的大(屁i)股又踹了一脚,然后转(身shēn)而去。

    太丢面了。

    宿舍区小山之上,三人看向张天泽的目光也是再次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之前只是惊讶的话,那么此刻,就是惊骇。

    “看来,轮到我们出手了。”

    一人道。

    “我来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叶浅整理了一下衣衫,大步从小山走下,三人向着演武场而来。

    “叶师兄,你未免太高看了他,这小子已经激起我的斗志了。”

    年轻人一脸的傲气和不服,当然,他有不服和狂傲的资本,他叫秦撩,记名弟子中排行第五的存在。

    能够排到前五的人,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从张天泽打败王龙的那一刻,他的斗志就已经开始躁动了。

    “好,那你就去试试。”

    叶浅耸了耸肩,调侃道。

    张天泽拎着战剑如霸王一般站在演武场之上,等待着更厉害的对手出现,他知道,王龙虽然厉害,但也只是排名第八,他今(日ri)的目的,是要打败记名弟子中排行第一的存在,不但检验自己的战力,释放自己那滔天战意,还顺便拿下三(日ri)后那唯一一个进入剑域的资格。

    此刻,百草园后山,李辉优哉游哉而回,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当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药圃中心的时候,一双眼睛陡然间放大。

    “老子的龙参呢?”

    李辉一跃到药圃内,翻找了好几遍,终于确定,龙参不见了。

    “是谁干的,谁偷了我的龙参。”

    “是那个混小子,卧槽尼玛,老子的心血啊。”

    李辉堂堂入元境的长老,此刻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内心一万头草泥马赛跑。

    李辉(身shēn)躯一晃,向着百菜园前面而去,几乎不用想,他就知道是谁偷了自己的龙参,百菜园这么多年都没有丢过药材,那些看管百草园的杂役们,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踏入后山,更别说偷珍贵的龙参了。

    而那个无法无天的混小子一来,自己的龙参就找不到了,不是他还有谁。

    百菜园内,几个杂役弟子一边查看药圃内灵药的生长(情qg)况,一边讨论这里白天发生的事(情qg)。

    看到李辉长老突然降临,几人吓的连忙下跪。

    “张天泽呢?让他给老子出来。”

    李辉腮帮子鼓鼓的。

    “他,他去记名区域了?”

    一个弟子颤颤巍巍的说道,第一次见和蔼的李辉生这么大气,当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去记名区域干什么?”

    李辉问道。

    “挑战去了。”

    那弟子将白天和之前发生的事(情qg)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听的李辉也是一阵头大。

    “哎!这玄老还真是收了一个混世小魔王啊。”

    李辉叹息一声,这才来第一天,就弄出这么大动静,这以后的蜀山,还能平静的了?

    李辉(身shēn)躯一晃,向着记名区域而去,他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一些,张天泽偷龙参自然让他气愤,但张天泽有单挑记名区域的胆量,也是让李辉欣赏和佩服。

    当然,玄老花费精力出来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安分的主。

    当李辉赶到演武场的时候,就看到张天泽和秦撩相对而立,二人的气势都很强大,正在做气势上的交锋。

    “后武境七重天巅峰了,看来老子的龙参还是有用的,不过,这家伙骨子里竟让((荡dàng)dàng)漾出了一股罕见的狂霸之气,白天的时候,可不曾存在。”

    李辉目光在张天泽(身shēn)上打量,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张天泽此刻发生的根本变化,而这种变化,也是让他吃惊不已。

    更加让他震惊的是,这股源自于骨子里的狂霸之气,竟然让他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这小混蛋,老夫倒是要看看他能不能真的挑了记名区域,要是能够拿下那个进入剑域的名额,龙参的事(情qg),老子就原谅了他。”

    李辉暗道,对眼前这个玄老隐居山林十六年出来的少年郎,也是多了一分期待。

    蜀山剑派若是能够再出现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那也是一件幸事。

    演武场之上,秦撩的出现,让记名弟子们的心(情qg)也是再次便的跳跃起来,对眼前这一战,也是充满期待。

    “秦撩师兄排行第五,打败这个小子,应该是不成问题了吧。”

    “秦撩的断流剑,非常可怕,听说已经修炼到可以斩断流水的层次了。”

    有人期待着,但因为见识了张天泽的实力和可怕,即便秦撩亲自出手,也是不敢做丝毫断言。

    “张天泽,我只出一剑,你若能够抵挡,算我输。”

    秦撩开口说话,傲气十足,自信十足。

    他手中剑,如水波一般,很是明亮,看起来无比柔和,并无太大杀伤力。

    但越是这般平静的剑,爆发起来就越是恐怖。

    就好比张天泽手中的重剑,看起来普普通通,但王龙的寒铁之剑,都在其剑下毁坏。

    “我也只出一剑。”

    张天泽道,他的自信,从来不会比任何人少一分。

    “小心了,一剑断流水。”

    秦撩动了,手中战剑((荡dàng)dàng)漾出层层剑波,每一层剑波都犹如水波一般,涟漪不断。

    一剑出,光华四耀,寒气((逼bi)bi)人,剑气((荡dàng)dàng)漾出去的瞬间,看的人眼花缭乱,犹如清凉瀑布袭来一般,寒意直((逼bi)bi)人的灵魂。

    没有收藏的兄弟们记得加入书架收藏一下,还有,看完之后顺手投一下鲜花,鲜花每天都有,不投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