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败王龙

作品:《剑仙在上

    整个记名区域都躁动了起来,演武场已经人满为患。

    记名区域内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热rè)闹了,莫说是深夜,即便是白(日ri)修炼的时间,演武场上也未聚集过这么多人。

    这样的场景,唯有半年一次的大比才会出现。

    梁超宇都败了,张天泽成为演武场上的焦点。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杂役弟子是来踢场的,无数记名弟子(身shēn)上浮现战意,却无一人敢上前,连梁超宇都败了,他们又算的了什么。

    为今之计,唯有记名区域中排行前十的真正高手出现,方可与之一战。

    “娘的,过瘾。”

    后方,胖子李东激动的直跺脚,他知道张天泽很强,但强到这般地步,依旧让他惊喜。

    胖子并不担心张天泽此等做法会坏了蜀山的规矩和违反规则,蜀山弟子千千万,彼此间争斗太过正常,有竞争才能成长,蜀山高层不但不会阻止弟子间的竞争,反而是大大提倡。

    后方再次躁动,人群又腾出一条道,一个黄袍青年,在万众瞩目之下走来。

    黄袍青年的出现,引发的躁动,比梁超宇要大的多。

    “王龙师兄出现了。”

    “这下好了,王龙师兄排行第八,实力远在梁超宇之上,修为更是只差一步就可踏入先天,打败这个狂妄的小子,不成问题。”

    …………

    王龙(身shēn)材不断高大,却无比雄壮,气势凌人,满脸的霸道,眉心处有一道刀疤,更是给他增添了一股戾气。

    “哥。”

    后方有人高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带着哭腔,好像死了爹妈一样。

    就见胖子王三一瘸一拐,边走边抹脸上的泪水,向着王龙走去。

    无数双目光落在王三的(身shēn)上,无一例外,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鄙夷。

    王龙也算是天才,在记名区域中的名人,怎么有这么一个窝囊的弟弟。

    “哥,就是这小子把我打成这样,哥,你得替我报仇啊,哥,疼……”

    王三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丝毫不顾及自己半点形象,在王龙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巨婴。

    “不成器的家伙,滚一边去。”

    王龙没好气的喝一声。

    哦!

    王三哦了一声,大大咧咧走向一旁,显然对自己大哥的喝骂,早已习以为常。

    “小子,打伤我弟弟,打伤众多记名弟子,挑衅记名区域威严,说吧,你想怎么死?”

    王龙狂傲到了极点。

    诚然,他有狂傲的资本,排行第八,毕竟不只是说说而已。

    “打不过我,就莫谈威严和脸面,我想怎么死,不是你说的算,得用你手中剑说话。”

    张天泽战意无双,在霸血的刺激下,他无惧任何强大的高手。

    相反,敌人越是强大,越是能够激发他的斗志,让他便的更加兴奋。

    “好啊,南院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么狂妄的人了,希望你有狂妄的资本。”

    王龙嗤笑一声,瞬间拔剑,剑鸣之音((荡dàng)dàng)漾不绝。

    他拔剑的速度极快,很多人即便一直看着,也没有看清楚王龙是如何拔剑的。

    此刻,住宿区之外的一个山坡之上,三个年轻人肃然而立,目光落在演武场之上的王龙和张天泽二人。

    “你们说,这小子能在王龙的剑下坚持几合?”

    一人笑着问道。

    “十招之内,此人必败。”

    另一人无比自信道。

    而站在中间那人,却是一句话不说,但他的眼神无比明亮,落在张天泽的(身shēn)上,似乎要将其看穿。

    “叶师兄,你觉得呢?”

    一人问道。

    “王龙,不是他的对手。”

    叶浅道。

    “什么?叶师兄你不会在说笑吧,王龙的剑,古怪刁钻,很难应对,这小子虽然也有些才能,但他的修为,毕竟才是后武境七重天巅峰,与王龙足足相差两个级别。”

    “看着就是。”

    叶浅语气平淡。

    演武场上,王龙和张天泽,已然针锋相对。

    刷!

    王龙第一个动了,他的剑,快若闪电,寒气((逼bi)bi)人,出招更是古怪刁钻,不按常理出牌。

    一剑出,明明是刺向张天泽的左肩,但到了近前,战剑却如灵蛇一般,转向了张天泽小腹。

    “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仅仅如此,还不够看。”

    张天泽眼睛一亮,(身shēn)上的霸气((荡dàng)dàng)漾出一层波浪来,他没有修炼什么厉害的剑法,但他作战经验丰富,本能的反应堪称完美。

    十六年来,在老头子苛刻严格的训练之下,张天泽专注于(肉rou)(身shēn)修炼,长年累月和山中妖兽对战,什么样的攻势没有见过。

    按照老头子所说,越是天赋异禀之人,基础越是重要,张天泽十六岁出山,也是因为基础条件完全达到了老头子的要求,在这种基础之下去真正修行,方可势如破竹,如行云流水。

    砰!

    王龙刁钻的一剑,被张天泽的重剑,精确无误的抵挡住。

    这让王龙对张天泽的反应多少有些吃惊,而更让他吃惊的,却是自己这一剑,刺在对方重剑之上,强大的力道,并未撼动张天泽分毫,张天泽整个人如山一般,纹丝不动。

    “不够看,再来。”

    张天泽摇头道。

    “找死,千疮百孔。”

    王龙怒了,自己一剑没有奈何张天泽,让他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下一刻,王龙整个人化为一股旋风,体内真气浩((荡dàng)dàng),手中战剑犹如活了过来,转瞬之间,王龙至少刺出了十几剑。

    十几剑,每一剑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最终落在另外的角度之上。

    所谓千疮百孔,便是让敌人防不胜防,稍有不慎,就要在对方的(身shēn)上留下好多血窟窿。

    这一剑,几乎封锁了张天泽的周(身shēn)所有,前后左右,所有的要害都在攻击范围内,而且是攻左伤右,攻上伤下。

    这样的剑术,最是难缠,反应但凡慢一丝,就要饮恨,不死也要重伤。

    看到这样的剑术,很多人都忍不住为张天泽捏了一把冷汗。

    实在太强了,若是换成他们上去跟王龙对战,这一剑断然无法躲避,当场就要倒在地上。

    然而,张天泽从容不迫,就见他(身shēn)躯左右冲突,手中战剑来回格挡,体内真气和霸道之气融合到一起,每一次出剑,都精准无误的挡住王龙攻击的要害。

    铿铿……

    王龙攻击完毕,张天泽也格挡完毕,这十几剑下来,张天泽依旧毫发无损,王龙的快剑莫说伤害到张天泽了,连他的衣服角都没有碰到。

    “什么?”

    这一幕,让许多人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尤其是王龙,眼睛瞪的犹如铜铃,看向张天泽的眼神,好像看到鬼一样。

    “这个家伙,究竟是哪里来的怪胎。”

    有人无语,放眼整个记名区域内,能有几人抵挡得住王龙适才那千疮百孔般一剑,更别说如此轻松了。

    山坡之上,叶浅眼睛更亮了,一股无形的战意,也在周(身shēn)开始弥漫。

    “这个家伙,着实有些可怕啊,他的修为,才后武境七重天而已。”

    “叶师兄,此人适才躲避王龙快剑的(身shēn)法,举重若轻,潇洒如意,你可看得出是什么(身shēn)法?”

    (身shēn)旁两人道。

    叶浅摇头“(身shēn)法古怪,毫无章法,一切好像出自本能。”

    “出自本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能反应,我不信。”

    (身shēn)旁青年眼中满是惊骇,若真是本能的话,那这种本能,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

    演武场之上,王龙手中战剑再次((荡dàng)dàng)漾而起,这一次,他没有多余的花哨,他双手紧握剑柄,将战剑高高举起,真气灌输到战剑内,剑气如真是存在,照耀了黑夜。

    这一次,王龙打算跟张天泽硬拼硬了,完全正面对战。

    “这种战法,我最是喜欢。”

    张天泽豪(情qg)万丈,以同样的姿态高举手中重剑。

    剑虽无锋,却可开山劈石。

    这种正面对决的霸道,正是张天泽想要的,畅快淋漓的战斗方式,才是真正宣泄体内战意的最好方式。

    激(情qg)((荡dàng)dàng)漾,在一道道炽(热rè)目光下,两把战剑都以所向无敌的姿态,带出更加炽(热rè)的剑气,轰然碰撞到一起。

    在战剑碰撞的那一瞬间,王龙的脸色就变了。

    张天泽霸气无双,血色眸子带出滔天战意,犹如一头猛兽一般,而从他(身shēn)上带出来的威能,让王龙觉得,犹如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喘息都变的有些艰难。

    蹬蹬蹬……

    在这股强悍的能量冲击之下,王龙连连后退十几步,一直退到后方人群,被后方几个记名弟子给扶住,才稳住了(身shēn)形。

    哇!

    一口逆血从王龙口中喷出,而他握剑的手,已然酸麻到毫无知觉,战剑跟张天泽碰撞的地方,被撞出一个豁口,剑虽然没有断,但这把剑,却已然是废了。

    “怎么可能,我这把剑,加入了真正的寒铁,坚不可摧,你竟然可以毁坏我的剑。”

    王龙震惊,内心翻江倒海。

    演武场再次躁动了,每一个看向张天泽的目光,变的更加炽(热rè)了,如今,连排行第八的王龙都败了,无形之中,记名弟子们已经出现了不小的压力。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怪胎,强的离谱。”

    “是啊,听说是新来的,今天刚刚上山。”

    “今(日ri)这南院的记名区域,怕是不能平静了。”

    …………kuang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