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霸血苏醒

作品:《剑仙在上

    回到自己的住所,张天泽紧闭房门,盘膝坐在地上。

    这里本来是王三居住的地方,也称得上舒适,现在被张天泽霸占,成为了自己的私人住所。

    掏出巴掌大的血参,张天泽嘴角上扬,忍不住((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巴。

    “老头子交代过,修炼一途,要循序渐进,不可走捷径,依靠药物提升上去的修为,是不稳固的,不过这血参,跟普通的药物不一样,这是滋补血气的珍宝,服用之后,百利而无一害,不但不会影响到我的根基,还会大大增强底蕴,我吃了这血参,修为提升到后武境七重,怕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张天泽一脸的喜色“这是李辉的宝贝,那老家伙让我来当杂役,我吃他一个血参,貌似一点也不过分,恩,扯平了。”

    心安理得之后,张天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将血参塞到口中,来了一个狼吞虎咽。

    轰……

    在血参被张天泽吞入体内的瞬间,一股无比狂暴的能量便是犹如潮水一般,在张天泽的体内炸裂开来,精纯的药力,强悍的血气,冲击张天泽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哇……

    张天泽一时间无法承受这股能量的冲击,哇的喷出一口逆血,(身shēn)躯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不好,我低估了这血参。”

    张天泽单手支撑地面,脑袋上青筋暴露,强悍的血气,化为一道道血丝从他体内溢出。

    此刻的张天泽,只觉得体内掀起了一阵飓风,要将他完全撕裂。

    到了这个时候,张天泽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小瞧了这株血参。

    哇……

    又是一口逆血喷出,能量太恐怖了,以张天泽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掌控如此狂暴的能量,而那血参,才刚刚开始炼化,更加恐怖的能量和药力,正在快速的释放。

    一个后武境的元修,生吞百年份的龙参,后果绝对是无法想象的,即便是(肉rou)(身shēn)强横如张天泽,弄不好也是爆体而亡的下场,五脏六腑都要被摧毁掉。

    “仙人板板的,这次玩大了。”

    张天泽有些慌了,十几年来他跟着师傅在深山历练,早就打下了无比浑厚的基础,(肉rou)(身shēn)强度堪比妖兽,心(性xg)更是在不断的杀戮中磨炼的宠辱不惊,远超同龄人。

    但此刻,面对被吞入体内的龙参,张天泽生平第一次觉得束手无策。

    能量肆虐,张天泽的骨骼都发出咔咔声响,皮肤一点点鼓起,看起来随时有爆裂的可能,一双眼睛都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能量根本无法掌控,地狱般的痛苦,正在不断吞噬张天泽的神智。

    “师傅,救我。”

    张天泽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在这最后关头,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那个平(日ri)里对自己百般刁难的老头子了。

    而就在张天泽(身shēn)体即将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一股神秘的力量,陡然间从他的体内((荡dàng)dàng)漾而出。

    这股神秘的力量,仿若来自于虚无一般,张天泽可以肯定,这股能量极其陌生,但出现之后,跟自己的(身shēn)体,却完全融合,好像本(身shēn)就应该属于自己的一样。

    张天泽发现,自己的血脉,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无与伦比的狂霸之气,从那股神秘力量中((荡dàng)dàng)漾而出,在这股狂霸之气的压制之下,本来四处乱窜的血参能量,竟然被直接压制了。

    下一刻,痛苦消失。

    所有的血参药力开始被张天泽吸收,他的修为,从后武境六重天巅峰,当场就晋升到了后武境七重天。

    轰……

    狂躁的气势从张天泽体内冲击而出,那是一种无比舒爽的感觉。

    这一刻,张天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潜意识里能够看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好像被那神秘的力量给洗礼了一样,殷红色的血液中,夹带着一丝丝黄金之色,犹如一道道金蛇。

    张天泽双目绽放出刺眼精芒,血参的药力还在不断的被炼化吸收,他的修为,还在缓慢的增长。

    与之而来的,是难以遏制的战意,滔天战意。

    战,战,战!

    张天泽现在渴望战斗,渴望畅快淋漓的战斗。

    这种想法,根本无法压制,他的双手都在颤抖,元力在周(身shēn)((荡dàng)dàng)漾,他霍的从地上站起来,抓起(身shēn)旁随(身shēn)携带的战剑,冲天的霸气弥漫整个房间。

    他的骨骼,他的血脉,都在发生变化,那神秘力量的觉醒,正在改变着他的一切。

    张天泽知道,那是血脉,隐藏在自己体内的一种神秘血脉,在血参狂暴能量的刺激下,血脉觉醒。

    狂霸血脉的觉醒,血参能量的不断刺激,让此刻的张天泽,完全处于一种无法控制的战斗状态。

    这个时候,张天泽迫切渴望找人大战一场,若不能战,体内的那股霸气,根本无法释放,能憋死。

    “张天泽,给老子滚出来。”

    就在这时,百草园内,陡然响起一声嚣张无比的大喊,这声音张天泽熟悉,正是白天被自己踹倒在地的王三。

    砰!

    张天泽二话不说,一脚踹烂房间的门,(身shēn)上血光弥漫,如一头蛮兽一样,直接冲了出去。

    百草园的药圃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足以看清楚对面的一切。

    王三带着两个青年气势汹汹而来,胖子三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看到张天泽从房间内出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天,天哥,王三带人来找麻烦。”

    胖子因为嘴巴挨了一记重拳,说话含糊不清,但看他的表(情qg),明明是非常委屈。

    “天哥,那两个是方宇和陈冲,都是后武境八重天的修为,是王龙的小弟,不好对付啊。”

    另一人哭丧着说道。

    那王三看到张天泽出现,怒火也是不打一处来,想到自己白天受到的羞辱,就差没有当场蹦起来,他用手指着张天泽,无比嚣张的说道“张天泽,三爷我让你立马跪过来,记住,是跪着过来,然后从三爷胯下钻过去,三爷消消气,或许能让你好过一些。”

    “狗仗人势。”

    张天泽嘴角微微上扬,他炽(热rè)的目光直接越过王三,看向方宇和陈冲二人,(身shēn)上的战意,愈发的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