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后山小贼

作品:《剑仙在上

    张天泽刚到蜀山第一天,就彰显霸气,先打守山弟子,又揍百草园恶霸,此刻端坐在百草园的藤椅之上,优哉游哉的翘着二郎腿,端茶的,递水的,揉肩的,捏腿的,心(情qg)也是一下子愉悦起来。

    前方,一个百草园的杂役弟子,在详细的给张天泽讲解这里的一切“天哥,咱们这里,一共有以前三百六十六种药材,每一种药材的数量和成熟(情qg)况,都有记载,平常时候有弟子和长老来咱们这里兑换药材,药材的价码标注的也很清楚,有时候上面的长老和高层要给弟子奖励,取走的药材,也要记清楚,另外,后山还有一片药圃,不过那片药圃是李辉长老亲自打理的,我们这些杂役弟子,是严(禁j)入内的。”

    “后山?”

    张天泽余光忍不住向着后山方向看去,竟然是李辉亲自打理的药材,那肯定是无比珍贵的灵药,想到有好东西,张天泽的内心,也是忍不住波动起来。

    “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张天泽挥了挥手,那弟子躬了躬(身shēn),告退而去,继续打理药圃去了。

    “天哥,那王三今(日ri)受了委屈,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啊,他哥哥手下,也有不少狠角色,我担心他们会来寻找天哥的麻烦。”

    胖子站在一旁,有些担忧的说道。

    “来点麻烦也好,不然的话,生活岂不是太无聊了。”

    张天泽耸了耸肩,一脸不在意。

    胖子无疑,还有人盼着麻烦上门的,他只当张天泽初来乍到,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王龙在记名弟子中的威望和可怕。

    “胖子,我听说咱们蜀山剑派内有一处小秘境,蜀山所有的剑法,都是从那秘境中而来的,你对这秘境,可是了解?”

    张天泽问道,他来之前,听师傅说过蜀山的一些(情qg)况,蜀山剑派威震天下,可以说是大夏根基,无数年来,给大夏不知道培养出了多少强悍的英豪,而蜀山剑派的闻名,跟其精妙绝伦的剑法脱不了关系。

    张天泽来蜀山,自然也是为了学剑的,既然是为了蜀山剑法而来,自然要对着剑法的来源处,了解一些。

    “大名鼎鼎的剑域,(身shēn)为蜀山弟子,自然是知道的,据说剑域内,有一把冲天之剑,咱们蜀山所有高深的剑法,都源自于那把天剑,只可惜,我修为太弱,(身shēn)份低下,没有机会进入剑域。”

    胖子一脸沮丧,但却毫不掩饰他对剑域的追崇。

    “可有什么机会能够进入剑域内?”

    张天泽好奇道。

    “机会倒是有,剑域的开放,是有针对(性xg)的,拿咱们南院来说,元丹境的核心弟子,可以随时进入剑域内感悟剑法,入元境的内门弟子,每隔七天,有机会进入一次剑域,先天境的外门弟子,一个月也有一次机会,至于后武境的记名弟子,就比较残酷了,剑域半年才对记名弟子开放一次,而且每一次开放,只能够进去一个人,这种竞争方式,会大大激励弟子的修炼(热rè)(情qg),所以,在记名弟子中,每半年会举办一次大比,胜出者,才有机会进入到剑域,对了,三(日ri)后便是新的大比。”

    胖子说道,将有关剑域的(情qg)况,给张天泽详细的说了一遍。

    “三天后。”

    张天泽眼睛猛的一亮“打杂的有没有参加大比的资格?”

    这一问,倒是把胖子给问住了,毕竟以往时候,从未有杂役弟子参加大比的,且不说杂役弟子(身shēn)份地位不够,就算给他们资格,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人会不自量力的去参加大比,争夺那一个不可能触及到的名额。

    “天哥,理论上打杂的也算是记名弟子,是有资格参加大比,天哥你该不会是想要参加三(日ri)后的大比吧?”

    胖子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张天泽的意图。

    “怎么?不行吗?”

    张天泽确有此意,这些年来,老头子只是单纯的传授了他一些基础剑法,根本上不得台面,用老头子的话说,很多东西,需要他自己去争取。

    这剑域是张天泽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如今有机会进入其中感悟高深剑法,哪有错过去的理由。

    “行是行,不过恕我直言,天哥你的修为,怕是很难拿到进入剑域的名额。”

    胖子说的很含蓄,但意思很明显,张天泽虽然天赋不错,手段也有,但记名弟子中的天才人物何其多,后武境巅峰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有的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先天,张天泽区区后武境六重天,怎么去争取。

    “这不是还有三天时间的吗?”

    张天泽喃喃道,目光忍不住向着后山方向飘去。

    夜晚,月黑风高,百草园后山,一个(身shēn)影犹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

    这里是百草园重地,普通弟子严(禁j)进入,蜀山规矩森严,平(日ri)里自然也没有弟子敢坏规矩,何况这里是李辉的地方。

    那黑影(身shēn)法无比矫健,跳跃之间,不发出半点声响。

    前方是一片药圃,药圃后面,是一座别院,应该是李辉的居住之所。

    “这里的药香之气更加浓郁,肯定有宝贝,别院内没有人的声息,李辉老儿应该不在,哼!这混蛋让小爷来当杂役,那小爷就不客气了。”

    张天泽蹑手蹑脚来到药圃前方,自从白天李东给他说三(日ri)后的记名弟子大比之后,张天泽就无法按耐心中的躁动,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以他的战斗力和经验,对付一般的后武境八重天还可以,要是碰到硬茬就不过看了。

    如果碰到后武境九重天,就完全不是对手,记名弟子中的高手可是不少,张天泽还没有自大到以后武境六重天就参加大比的地步。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提升实力,而能够让自己快速提升实力的手段,也唯有这百草园的后山了。

    张天泽进入药圃内,眼睛立刻绽放出无尽光彩来。

    这里的灵药,比起外面来,无论是品级还是年份,都不知道要珍贵多少,直接吸引他目光的,便是药圃中心处的一株血参。

    那血参,通体血红,好像完全鲜血浇筑的一般,血参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隐约有龙气弥漫,充盈的血气,让人心旷神怡,张天泽只是吸收了几口散发出来的血气,便觉得要突破瓶颈,晋升后武境七重。

    “这血参怕是至少有三十年份了吧,我要是吃了这玩意,不但能够增强本源血气,淬炼(肉rou)(身shēn),激发潜力,修为也可直接晋升后武境七重天,甚至达到七重天巅峰。”

    张天泽大喜过望,二话不说,一把抓起血参,扭头就跑,眨眼间消失在夜幕当中。

    这家伙只觉得自己得到了一株三十年份的血参而沾沾自喜,却不知道,他手中的,乃是比血参更加高级的龙参,年份也有百年之久,乃是李辉的心肝宝贝。

    李辉大概打死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有胆量跑过来偷他的百年龙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