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收小弟

作品:《剑仙在上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远空向着蜀山方向飞来,那是一个老者,踏剑而行,飘然若仙。

    老者注意到了下方,顿时看了过来。

    “御空飞行,那是入元境的标志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这个级别,腾空万里,潇洒如意。”

    张天泽满脸羡慕,而就在张天泽憧憬入元境高手的时候,忽然听到胖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我们南院的李辉长老,李辉长老,有人擅闯蜀山,请长老做主。”

    胖子对着上空大声喊道。

    老者听到有人闯山,当即收起脚下战剑,御空而下。

    “怎么回事?”

    李辉神色淡然,不怒自威。

    胖子三人连忙跪在地上,对于他们这种普通的记名弟子来说,入元境的长老,别说接触了,平日里想要见一面都难如登天,今日恰好李辉长老外出归来,才有幸碰到,若是有此等级别的长老为他们做主,那可是太好了。

    “李辉长老,此人擅闯蜀山,还打伤了我们。”

    胖子用手指向张天泽。

    “擅闯蜀山?”

    李辉转而看向张天泽。

    面对入元境高手,张天泽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抱拳施礼:“长老,弟子并非闯山,是来蜀山报道的,他们羞辱我,还要打我,我不得已反抗。”

    李辉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天泽,眼睛也是忍不住一亮,只见眼前这少年,面对自己,不卑不亢,从容不迫,心性之强大,蜀山年轻弟子中,也找不出几个来。

    要知道,莫说是后武境的记名弟子,即便是先天境的外门弟子,见到自己这个入元境的长老,也得唯唯诺诺,浑身不自在。

    其他可以伪装,唯有心性,是装不出来的。

    “今年的弟子招收,已经结束,你缘何报道?”

    李辉一脸威严道。

    “弟子有信物在此。”

    张天泽再次从怀中逃出令牌,递到李辉近前,心里也是忍不住打鼓,适才那胖子很明显并不认识这令牌,而这长老修为高深,已然入元,想来应该认得师傅这令牌吧。

    毕竟张天泽觉得,老头子虽然不靠谱,也不至于拿蜀山来晃点自己。

    李辉接过令牌,先是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当他看到令牌背面的蜀山图案的时候,神情陡然凝重起来。

    放眼整个蜀山,雕刻蜀山图案的令牌,不超过一手指数,每一块这样的令牌,都是身份的象征。

    李辉或许没有见过这令牌,但肯定听说过。

    李辉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翻到令牌的另一面,当他看到那个【玄】字的瞬间,脸色狂变,双手一抖,令牌险些跌落在地。

    张天泽一直在注意李辉的表情,见李辉如此表现,张天泽心里已然大大淡定,很显然,李辉认出了这令牌。

    “看来老头子还真有些底气啊,这令牌竟然如此唬人。”

    张天泽暗自得意,生平第一次对老头子生出了半丝敬意。

    恩,只有半丝,再多半丝的话,张天泽怕老头子骄傲。

    李辉看向张天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长老,弟子张天泽。”

    “恩,张天泽,好名字,上天下泽,气运不凡,你来的时候,你师傅没有特意交代你什么?”

    李辉问道,先是夸赞了一下张天泽的名字,语气也不如之前那般高高在上,倒像是一个和蔼的长者。

    这让张天泽对老头子的那半丝敬意,忍不住又增加了一分。

    胖子几人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也是愣在当场,尤其是胖子,只觉得口干舌燥。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张天泽手中那令牌是极具分量的,连李辉长老都对其如此客气,而他,竟然直接将令牌扔在了地上方。

    万一这个张天泽真的颇有身份,进入山门之后回头打压他,可如何是好。

    一瞬间,胖子汗如雨下,已经开始想着要如何讨好张天泽了。

    “师傅嘱托弟子,来到蜀山,一定好好修行,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做一个求上进的好弟子。”

    张天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的自己都快动容了,不过这些话老头子是不会说的,老头子只交代了要是被阻拦,就揍守山弟子。

    张天泽已经揍完了。

    “恩,很好,我现在带你去掌教,他负责安排你的修行。”

    李辉点头称赞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靠!

    张天泽眼中闪烁出两道精光来,这长老竟然要直接带着自己去掌教,师傅这令牌,作用竟然如此之大吗?

    如果蜀山掌教要收自己做真传弟子的话,自己要不要拒绝呢,毕竟自己已经有师傅了,虽然不怎么靠谱。

    而就在张天泽幻想着自己大好前景的时候,本来笑容满面的李辉,陡然眉头一蹙。

    手中令牌内,突然浮出一股信息,冲入李辉脑海之中,这股信息只有四个字:好好练他!

    聪明的李辉瞬间明白了张天泽师傅话中意思。

    下一刻,李辉脸上的和蔼笑容完全消失,板着脸看着张天泽,刚刚迈出去的脚步也收了回来。

    “李长老,怎么了?不是要带弟子去见掌教吗?”

    张天泽一脸疑惑。

    “掌教不用见了,你刚到蜀山,先当一个记名弟子,到蜀山南院记名区报道,不,记名区域也不用去了,你去百草园帮忙打理药圃。”

    李辉开口说道。

    啥?

    打理药圃?

    张天泽瞬间懵逼。

    说好的见掌教呢?百草园又是什么鬼?这变卦的也太快了吧。

    凉风吹过,张天泽只觉得裤裆里都凉飕飕的,一阵蛋疼。

    “李东,你带他去南院百草园报道。”

    李辉对着身后那胖子命令道,然后身躯一晃便消失不见。

    “喂!这就走了,我的令牌……”

    张天泽大喊,却哪里还有李辉的踪影,人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姥姥的锤子。”

    张天泽一蹦三尺高,一口老血险些没有喷出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着实让人措手不及,胖子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不过看到张天泽气急败坏的样子,三人也是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

    张天泽大眼一瞪,自己现在心情非常不好,这三个不长眼的,还敢在这里嘲笑自己。

    胖子三人吓的一缩脖,笑声戛然而止。

    三人虽然心里痛快,但也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也不是好惹的,万一把气撒到他们身上,再揍他们一顿,找谁喊冤去。

    而且,李辉长老也没有处罚张天泽,也没有因为他们挨揍了就给他们做主,虽然让张天泽去百草园,但可以看出,张天泽拿出的那信物,还是很重要的。

    起码,现在的张天泽,已经是蜀山弟子了。

    “你们三个,从现在开始,跟我混。”

    张天泽盛气凌人。

    呃!

    三人再次愣住。

    “怎么?你们敢不愿意?”

    张天泽大眼一瞪,淫威荡漾。

    “愿意,愿意,我们愿意。”

    胖子李东连忙点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他们都是明眼人,看得出张天泽现在心情极差,要说半个不字,一顿暴揍又免不了了。

    “很好,喊一声天哥来听听。”

    张天泽转怒微笑。

    “天哥。”

    胖子三人连忙喊一声天哥,心中也是叫苦,出来守一次山,拜了一个新来的毛头小子当老大,传出去也太不光彩了。

    “恩,胖子,我问你,百草园是什么地方?”

    张天泽心情略微好了些,他之所以要收胖子三人当小弟,除了发泄心中郁闷之气之外,更是因为自己初来乍到,对蜀山一无所知,很多东西,需要胖子他们给自己解答。

    就好比这个百草园。

    “天哥,百草园是种药草的地方,咱们南院的百草园,是李辉长老管的,不过李辉长老没事也不去,平常时候,也就几个杂役弟子,在里面搭理。”

    李东说道。

    “你说什么?杂役弟子?你的意思,我过去,是打杂的?”

    张天泽心里一万只草泥马肆意奔腾。

    “咳咳,是的天哥。”

    胖子轻咳两声,小声说道。

    沃日!

    张天泽脚下一个踉跄,刚刚好起来的一丝心情,瞬间一扫而光。

    “我就说老头子不靠谱,还说什么自己在蜀山曾经是牛逼哄哄的人物,还说自己的信物多么传奇,老子万里迢迢,怀着无上憧憬来到蜀山,竟然让我去打杂,什么玩意啊。”

    张天泽心里苦啊。

    “天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胖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去百草园。”

    张天泽整理了一下心情,让李东三人带路,大步向着南院百草园方向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来了,知难而退从来都不是张天泽的风格。

    既然李辉有意刁难自己,那就走着瞧,想要用一个小小的百草园困住自己,还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