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没钱还债,只能肉偿

作品:《剑仙在上

    “唉,看来这赌石真没那么容易啊,这不是,三千中品元石就这样打了水漂,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可不是嘛。我可得捂住钱包,这赌石简直就是赌命啊,我这元石可是我的命根子。”

    “赌博向来都是有输有赢,更何况赌石了,一刀天堂一刀地狱,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听着周围之人那些无比现实却是冷酷无情的话,樊梨花脸色潮红,紧紧的咬着嘴唇,三千中品元石,对她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输了就是输了,谁让她心存侥幸呢?想要一夜暴富,哪有那么简单,幸运女神可不会随时降临的。

    “樊姑娘,输了就输了,就当买个教训,这赌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劝你还是要小心啊。”

    张天泽说道。

    “不行,我一定得赢回来,我就不信,我今天一定要赌到沅石结晶,只要我赌到一次,我就成功了。”

    樊梨花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无比坚定的光芒,似乎心意已决。

    张天泽与云玲珑对视一眼,这赌石就好比罂粟一般,会让人上瘾,即便是赌一次,便让人心中充满了希望,欲罢不能。但是希望与绝望,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樊梨花甚至没有听云玲珑的话,接连拍下了两块矿石,全都是价值不菲,上万的中品元石,但是结果却是惊人的相似,仍旧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樊梨花的眼睛,已经变得有些猩红之色,看向每一块石头,似乎都是相当的振奋,但是每一块石头,都没能给她带来好运。

    樊梨花连续拍了三块矿石,都以失败而告终,也让张天泽更加的明白,这赌石完全就是在赌钱,甚至是搏命,因为在周围,也有人如此的狂赌,最终双眼通红,输的倾家荡产,一文不剩,赌上了自己的身家,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可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也有人赌对了,八百中品元石的废弃矿石,赌出了价值上万中品元石的沅石结晶。

    但是毕竟只是极少数,而且其投入的元石,也是不计其数,这就像是一个天坑一样,永远也填不满,几乎所有人都掉进了坑里,千百万人,兴许只有那么三五人能够爬得出来,踏上人生巅峰,但却是用无数人的绝望换来的。

    燕州本就是一个地域贫瘠之地,很多人都抱着赌一赌的心态,但是这却是比搏命更加的可怕,因为你是一点一点掉进坑里,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当你突然发现,蓦然回首之时,已经是悔之晚矣。

    赌石,就像是罂粟一样令人上瘾,不能自拔,而且每每到了最后一次,都想要金盆洗手,但是为了渺茫的希望,看到别人赌出了沅石,便会更加的疯狂,变本加厉,最终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张天泽叹息一声,看得出来,樊梨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无法自拔,像她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而且每个人都是赌红了眼,只有两种可能会让他们罢手,一种是赌出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沅石,另一种是把自己彻底掏空,但是前者很显然是亿万分之一,而剩下的人,几乎如出一辙,都会把自己彻底赌的输光所有才肯罢休。

    “梨花,不要再赌了,再这么赌下去,你会把自己全部身家都输进去的。”

    云玲珑叹息一声,心中也是有些无奈,虽然樊梨花是自己的丫鬟,但是自己视她如亲姐妹一般,甚至将自己的修炼资源,都给她不少,否则的话,樊梨花也不可能有着元丹境的实力修为,她也还算争气,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天赋也不俗,紧追云玲珑,两个人更是姊妹情深,平日里樊梨花是对云玲珑言听计从的,但是此时此刻,她早已经输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云玲珑的话。

    “你放心,姐姐,我一定会赢回来的,你相信我。”

    樊梨花说完之后,就忍不住云玲珑的牢骚,一个人跑开了,直奔那人流最多的地方而去。

    “她已经入魔了,赌石这东西,还真是令人又爱又恨啊。”

    张天泽摇了摇头,现在的樊梨花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她是撞了南墙也要把南墙撞破。

    “她手上有多少元石?”

    张天泽问道。

    “十几万中品元石吧。”

    云玲珑道。

    “那算了,等她输光了之后,自然会回来的,到时候再教训他不迟。”

    张天泽笑道,才一千多上品元石,都不够自己塞牙缝的,再输能输到哪去?

    云玲珑看了一眼樊梨花离去的背影,但是她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就是个大傻妞,不知天高地厚,切。”

    小黑在一旁嘟囔着说道。

    张天泽与云玲珑又看了一些,谁也没有下手,张天泽也没能发现其中的门道,要不怎么说赌石赌石,就是在赌自己的运气呢,运气好可能会一夜暴富,运气不好那就听天由命了。

    “你们看,那边打起来了,好像是一个女的。”

    “真的假的?敢在珍宝坊闹事,飞鸿郡的护卫队可不是吃素的。”

    “听说那女的长得非常漂亮,身材简直好的爆棚啊。”

    张天泽与云玲珑对视一眼,女的?长得漂亮?身材爆棚?该不会是樊梨花吧?

    “走,去看看。”

    张天泽跟云玲珑直奔那人潮涌动之地而去,越来越多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

    “小姑娘,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输了的话,没钱的话,拿你自己偿还的,怎么?现在想反悔了吗?赌石这东西,一刀穷一刀富,你以为自己是财神爷吗?输了很正常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偿还,你就肉偿吧,这可是你刚才亲口承诺的,我们大家伙可没逼你吧?”

    一个手握折扇的青衣男子,笑呵呵的说道,脸上堆满笑容,嘴角却是带着一副洋洋得意的色彩。

    樊梨花脸色铁青,娇躯微微一颤,紧咬着嘴唇,却是有些难以启齿,这话的确是她承诺的,没钱的话,只能肉偿了,但是她没想到自己赌了这么多次,竟然全都失败了,输光了所有元石,倾家荡产不说,最后想要拼命一波,结果却让她的心,如坠冰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