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战赤阳老魔

作品:《一剑破青天

    贺起正觉不妥之时,天衍剑宗一名弟子周身真气激荡缠绕,一剑斩出,不过目标却并非是妖兽,而是身旁他一直拼死全力守护的一名核心弟子。

    那核心弟子猝不及防,被一剑击中飞十几丈远,这核心弟子翻身爬起,低头一看颈间一块替死古玉以碎为粉末,这可是宗门赐于他最后的保命手段。

    他不由怒上心来,叫道:

    “柯寻你敢伤我,这是以下犯上,以奴欺主,你不怕宗门刑律堂将你柯家满门杀尽?”

    那出手的修士眼中赤红,状似癫狂地叫道:“姜拓你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牲,老子把你带进宗门,见你成为宗门栋梁,老子委身为你的护道者,你竟敢时时在老子面前摆架子装大爷。

    你忘记你他妈像条狗时,是谁将你从泥潭里拉出,你才有了这一切!”

    一众修士熬熬乱叫,都状若疯癫,就连刚入内的祝正平,白万剑,等人都眼睛赤红。

    整个大殿之中清醒的以不多,只有一些真正的宗门核心弟子中的核心人员,他们带有护身的灵符,才维持着心头的清灵。

    “血狱魔魂阵!”贺起惊愕叫道:“大家压制心头杀意,若是心志不定,会变成只知杀戮的魔物。”

    赤阳老魔手一结印,地上以死的妖兽修士遗体急速度干瘪、枯萎,速度速度之快,犹如在贺起血神子使的吸血大法之上。

    只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在大殿地上就只留下一地灰烬。

    赤阳老魔无比得意地说道:“小杂种们,老子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魔道的历害,你们动手就立即成魔,压下杀戮之心,你们就得任人宰割。

    老子要吸干你们的最后一滴血,老子要血祭这座大阵,离开这破地方。老子要灭了凌宵那杂毛的传承。”

    贺起心如电转,看着半空中那正在急速壮大的血珠,心中想出一个对策来,就趁这老魔桀桀大笑时,贺起脚底一个血色小人透体而出,一瞬融入一地的鲜血之中消失不见。

    贺起脸色凝重,大喝道:“心神恍惚难以自制的速到柳师姐身后,记住压制心魔,切记不可妄动杀念,还尚能压制心魔的助柳师姐就地防御。

    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司空道友,我去灭了那做法的小子,你去灭了那老鬼。”

    贺起眼神扫向赤阳老魔,没有吓人的威压,但这双明亮的双眸中十分自信,有如高高在上的神明,在宣判一个弱小邪恶之徒,赤阳老魔突兀一阵心悸。

    贺起手一结印,一声乌啼,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飞出,喷出烈焰烧向妖兽,而他自己气势骤然攀升,持巡天剑化为一道雷光杀向赤阳老魔。

    司空宇见贺起冲锋在前,并且三足金乌法相阻住那群妖兽,司空宇将狼牙棒一舞,一步跨出二十几丈

    此时以是生死相博,贺起藏拙,巡天剑啸鸣一声,随意念而发,被贺起注入十成真元,雷光暴涨,势头凶猛,杀气冲天。

    赤阳老魔脸色微变,前方雷剑之威,让他越发心悸,那雷剑的精纯之度,实俗罕见。以他刚脱困之身,即无魔宝,又修为大损一时也不敢硬撼。

    只看赤阳老魔手一抬,一阵魔气遮盖住了他的身形。黑色的魔气翻滚不已,贺起一头扎入魔气之中,里面迅速发出轰鸣雷音和亮眼电光。

    贺起一剑过去,速度极快,但赤阳老魔身法灵动飘忽,左腾右挪,他在魔扎之中像似能瞬移一般,不过躲得快,但总有道电光似有有生命一般如影随形,紧紧追着赤阳老魔。

    赤阳老魔见闪避不了,其一张嘴,喷出一道的蓝色炎火,这火似有灵性,贺起的护身雷罡,一接触到蓝色炎火时,立刻如碰到酸液一般,嗤嗤嗤嗤声中又带着雷光的噼里啪啦乱响!

    “老魔,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贺起被雷光罩身,巡天剑仍能发出一道道至刚至阳的雷电,贺起的雷灵根为后天吸收雷劈乌桃木所生,混沌真元所化的雷灵力精纯无比,其激活了乌桃诛邪的属性,其比正宗雷修还微强一分。

    贺起左冲右突将赤阳老魔打得连连后退,以是大占了上风,l。

    趁其无瑕注意之时,半空中那血珠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三寸高的血色小人。

    这小人正在疯狂慑入血珠精华,这时以是最后的大决战,下方天衍剑宗的核心弟子,强自镇压心魔,只把手头中一些大威力的符箓给甩出。

    天衍剑宗这历练本就不鼓励使用符箓,这几个以十强之争夺得核心弟子之位的果真老老实实没带任何灵符,像贺起这种以非核心弟子身份入内的同样也未带符箓。

    唯有那些天赋异禀的和几个身份特殊的挟带了私货,其中又以嵇炎麟和云玉书两人扔的灵符最多。

    几道最后用来保命的灵符扔出,威力之大,立时诛杀七八妖兽,血流一地。

    几个心魔本就难以压制的,受这血光一激,吼叫一声状如疯虎扑入兽群,他们显然是怕乱了心神之后误伤同门,在最守住最后清明关头做出这壮烈之举。

    兽吼人叫,声音回荡凝聚在一起,有了一股冲击灵魂的穿透之力,十分悲壮,这是铁与血在交织。

    “小杂鱼,接老子这招”赤阳老魔气得哇哇大叫,他纵横人间,曾几何被个一个小小神游修士给追着打。

    一道血光罩住贺起。

    然后贺起丝毫不受影响,道袍立即被蒸腾而出的剑气高高吹起,雷光绕体,好似汇聚股浩然之气是正义之神,剑气所至之地,魔气立时消弭无踪。

    “你能顶住弑天魔念!”赤阳老魔惊叫道。

    贺起一剑斩出,随他手落一道耀眼剑光应运而生:“我雷法护体,你这歪魔邪道能耐我何!”。

    贺起声若洪钟,只他自己知道刚才血光罩体时,自己几尽陷入疯狂,好似一心只想杀戳,还好就在心神被撼动之时,识海混沌鉴天镜一闪,这个杂乱的念头就被消灭。

    赤阳老魔一怔之后,发现个更震惊之事,“血神子,哪儿来的血神子!”

    这时半空中汇聚众多妖兽修士精血的血珠以被血神子鲸吞大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