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15章 瓶颈

作品:《仙界赢家

    击败了一群乌鲁族后,周舒来到了第六层的入口前。这里很安静,再没有什么异族来滋扰,周舒也可以安静的沉淀一下了。他忙碌得太久了。不知不觉中,他已在第五重秘境里度过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完完全全是打过来的,中间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战斗一场接着一场。还好是周舒,有魂液元液,不用担心回复,而周围灵气也很多,自身又是灵体,稍加运转心法就能补充好消耗掉的元力,若是换了其他修士,就算有很多丹药,也很难坚持下来。“将来的异族入侵,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罢,或许更多。”周舒不觉有一些担忧,“回去以后,要让荷音派弟子更加有紧迫感,不然真要面对这些异族,那些弟子里十个能活下来两三个,就算是很好的运气了。”之前他就做过许多准备,但还是没想到,真正的异族比想象得还要可怕。不止是数目庞大,而且每种异族大都有自己独特的手段,都是些修仙界几乎从未见过的,和平了一万年的修仙者,很难应对。经历了这么多战斗,周舒的收获很多。他得到了大约三十种异族的详细信息,也试着找出了它们的弱点,这是一笔无形而庞大的财富。至于物质方面的就不是很多,毕竟大多数异族身上的物品,对修仙者都毫无用处,除了夜叉翅膀,就只有鼠蜥毛和地鲱珠值得一提了。鼠蜥族也是觊觎玄黄界的异族之一,相貌奇怪,鼠头,蜥蜴身,牛尾,身上长满了毛刺,智慧不高,但体格强健,生命力坚韧,全身都是武器,对修仙者是很大的威胁。周舒发现了它们的弱点,那就是五阶以上的阴性异火,比如月火等等,都能很好的克制它们。而它们身上的毛刺,周舒也测试过,可能比大多数七阶材料都要坚硬,虽然不能贯通灵气,也不能炼制成法宝,但周舒有别的想法——比如,把它们利用到傀儡上。制作一些专门发射这种毛刺的傀儡,在战争中可是很好用的武器。想想看吧,一百多个傀儡,突然放出数以万计的鼠蜥毛刺,其打击范围足以覆盖了方圆十里,而在里面的异族,基本上很难存活下来,不管是罗刹夜叉,还是别的什么,结果都是一样。非常可靠,而且用不着修仙者出手,安全也有保障。这方面的傀儡,他已经在推演了,也许出去以后就能有结果。其实还有几种傀儡周舒已经推演好了,比如号称百兵之狱的哮天犼傀儡,那是真正的杀人兵器,如果按周舒的设想完全制造成功,成品能够抵挡几百甚至上千异族,当然,制作这傀儡的消耗是很大的,不可能有太多。至于地鲱珠,那其实是一种叫做地鲱的异族的内丹。地鲱族生长在地下,体型小,擅于掘洞,视力奇差,感知异常灵敏,特点都和玄黄界的地底异兽差不多,而且体内也有一颗内丹,不过这颗内丹并不是用来转化灵气增长实力的,而是储存并融合挖到的各种杂质,可谓各种垃圾的集合和浓缩体。一旦遇到危险,它们就会把这颗内丹放出体外,引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数百里内完全被毒气和臭气填满,久久不散,可以持续一个月甚至更久,大多数生物都无法抵抗这样猛烈的气味,不得不退避三舍,而地鲱族则可以安全的逃离。那地鲱珠的气味,便是周舒都有些受不住,哪怕封闭了五感,还是会钻到身体里,让人无法忍受。大多数异族也是一样,根本无法忍受,所以远远的看到地鲱族都要躲开。这样的好东西,当然要留下来。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构建一道防线,或是用来围困异族,结合军道兵道,能起到相当不错的战略作用。除了得到的信息和物品,周舒自身的长进当然也很多。并不是修为,秘境里都是异族,他的修为无法得到增长,炼妖壶现在还不能吸收异族,可以炼力来扩充炼妖界,但不能把异族炼化为修为。这次周舒选择相信炼妖壶。毕竟是异族,就算能转化过来,周舒也未必会用。他不在意修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经验。和各种不同的异族交手,对周舒是难得的体验。和这些异族每一次交手后,周舒都会在识海里反复推演过程,了解他们的道。这宇宙中有诸多界,自然也有诸多大道小道,那些异族使用的手段或是法诀,修仙者也许很难理解,但也合乎道的本义,暗含了各种道。周舒与他们交手的过程,也是了解各种道的过程,然后和舒之道加以印证,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慢慢来增强自身的舒之道。大多数道都是单一的,修习了一种道后,对其他道就只能抗拒,就算羡慕也只能看着,不可能舍弃自己的道,那就是舍弃了本心,再无所成,所谓道不合不相与谋,而舒之道则不同,它兼容并蓄,能够从任何道中汲取营养,获得有用的东西。接连不断的战斗,虽然很累,但周舒的道,进展飞速。除了在这里,其他地方哪里还能找到许多种不同道的对手呢?道的增长,带来的自然是道之力,也就是实力的增长,几乎每天,周舒都有不同的感觉,很爽快。经过这几层秘境的锻炼,可以肯定的说,他已经站到了修仙界的顶峰,和渡劫境九重大修士相当,玄黄界里不会再有能够胜过他的人。但是,他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瓶颈。究其原因,大约有两点。第一,他需要思索和沉淀,来弥补舒之道的缺失,就和体魄进步太快会有暗伤一样,道也一样,难免会有很多漏洞,错处,这过程可能要很长时间,也许几十年甚至更多。第二,他感觉得到,舒之道已经到了不扩展不行的时候,只靠他是完全不行了,必须要找到合适的传人,来扩展舒之道,如果舒之道还只是他一个人会的话,基本上就很难再进步。任重而道远,必须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