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91章 进城

作品:《仙界赢家

    海中楼,一间静室内。

    一男一女相对而立。

    “颜姑娘,你现在走不得,玲玉城上下内外,都有流霞宗还有红叶宗的人,你一出城就会被发觉的。”

    肖不鸣劝诫着,神色颇显凝重。

    他对面的自然是颜悦,此时颜悦已经是凝脉境三重,离结丹也不远了,英气依旧,只是神色间带着许多忧虑。

    颜悦叹了口气,“肖副楼主,我不走又能怎样呢,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回去。”

    “你回去也没有用啊,据我们派出去的人回报,荷音派还是被天流宗包围着,你回去就是自投罗网,”肖不鸣摇了摇头,缓声道,“依我之见,颜姑娘你还是在这里等,赵楼主不日就会出关,到时候以他元婴境的修为实力,无论是去清源山脉解救荷音派,还是去流霞宗要人,都没有问题。”

    “唉。”

    颜悦垂下了头,叹息道,“我真是没有用,不但没能帮到荷音派,还害得郝长老也不见了。”

    “这怎么能怪你呢?”

    肖不鸣连连摇头,“是似云姑娘自己要出城的,你也管不了她。”

    两个多月前,用了大遁光符的颜悦还有郝似云,长途跋涉来到玲玉城。

    她们本打算去通知宁玄清长老,请她帮忙去解救荷音派的危机,但哪里知道,宁玄清自身难保。

    据海中楼的消息,两年多前,宁玄清触犯流霞宗门规,第一太上长老的位置被流霞宗削去,而且被囚禁起来,根本无法下山。至于流霞宗如何把宗门中修为几乎最高的宁玄清囚禁起来,却是不清楚,但宁玄清的长老位置被剥夺,再也没有露面,却是确凿的事实。

    找不到宁玄清,两女去了海中楼,只是海中楼楼主赵亦歌,已然闭关冲击元婴境,一时却也帮不上忙。

    肖不鸣说赵亦歌就快要出关了,出关后一定会去荷音派帮手,两女便留了下来,只是留了一个多月,郝似云实在等不下去,打算自己先回荷音派帮忙,海中楼还有颜悦都劝她,她也不听,只自己悄悄溜了出去。

    海中楼连忙派出供奉去追,没有找到,却听人说,她刚刚出城不久,就被人带回去了。

    肖不鸣和颜悦,立刻都想到了,这九成是流霞宗做的事情,他们去流霞宗要人,却被流霞宗说成是平白诬赖,海中楼找不到任何证据,也无法进流霞宗探查,自从海中楼崛起为第四势力后,流霞宗的防卫起码强了几倍,外来修者根本无法进流霞宗,就算花钱修炼也不行。

    一时之间,陷入僵局,进退两难。

    颜悦摇了摇头,“是怪我不好,要是我也是金丹境,就能跟似云一起走了。”

    肖不鸣神色凝然,“颜姑娘你考虑错了,就算你和她一起去,也就是一起都被流霞宗带走,他们派出来的可是元婴境修士,你们能做什么呢?”

    颜悦笑了笑,只那笑容无比凄然,“至少我可以自爆金丹,阻挡修士一下,让似云独自逃走。”

    肖不鸣微微一愣,随即劝解道,“颜姑娘,不要这样想,金丹也不是这么用的,而且事情还有转机,不必如此悲观。”

    颜悦低下了头,喃喃道,“你不明白的,师弟有事,我早就不想活了”

    “师弟?”

    肖不鸣微显疑惑,的确不明白,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劝慰。

    此时,门外有人不住的敲门,咚咚咚,声音极大。

    肖不鸣皱起了眉,走到门外,斥道,“做什么呢,不要吵闹!”

    来人来不及行礼,只激动的喊道,“肖副楼主,楼主,楼主回来了!”

    肖不鸣神色一滞,“楼主?赵楼主不是在玲玉城积虞山闭关么,回哪里?”

    那人连忙摇头,“不是,是那个楼主,是舒楼主,那个有极品法宝还打败了许多金丹的舒楼主啊!”

    “什么,舒楼主?!”

    肖不鸣面色愕然,追问道,“是舒楼主,你确定?”

    那人大力点头,“是,是!确定,他在城门外打了一场,很多人都看到了的,刚刚进城,应该很快就会来海中楼!而且,他已经元婴境了,是修士,是修士啊!我们海中楼终于也有修士了!”

    “什么,舒楼主到了元婴境?实在太好了!”

    肖不鸣顿时激动起来,挥手道,“快去准备,我们这就出去迎接!”

    他转过身,“颜姑娘,舒楼主他啊,人呢?”

    房间里哪里还有颜悦的身影,在听到舒楼主的那一瞬间,颜悦已经跑出去了,比风还快。

    玲玉城内。

    大道两边,早已围满许多修者,不住指指点点,盛况空前。

    “进来了啊”

    “刚才城门外,流霞宗和红叶宗三名修士想拦住他,但一点用都没有,他只一剑一笔,就伤了两个修士,真是难以想象。”

    “这一幕,让我想起他当年凝脉境大战数百金丹的盛况了,什么时候能再看一次呢。”

    “真不愧是真正的天才啊,天劫都没有死,现在还到了元婴境,只怕玲玉城里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他来玲玉城,不会是来向流霞宗报仇的吧?虽然他厉害,但在玲玉城里也没人敢真的动手啊,一旦动手就是和整个玲玉城甚至东胜州修者做对。”

    “说不清,看看吧。”

    “要是真动手,可有不少人要遭殃了,我们是不是要躲开些?”

    大道中间,周舒从容不迫的走着,神色淡然,而边上的郝若烟,一直注视着周舒,眼中有许多自豪。

    过去周舒几次来玲玉城,都是小心翼翼,离着近千里就要换成无双城的装束,若是不这样,就会被流霞宗发现,就会有修士来狙击,别说进不了城,连生命都有危险,而这次他用不着做任何掩饰,直接就进了城。

    听着众人的议论,周舒淡淡一笑,对四周拱了拱手,“诸位,我对玲玉城极为尊重,绝不会和流霞宗一样,在城里动手,甚至城外也不会主动引起争端,我也清楚玲玉城是东胜州修者的宝地,安稳最重要。我来玲玉城,是因为我是海中楼的楼主,大家尽管放心,不要想太多。”

    众人似有所思,纷纷点头还礼。

    “哦,明白了。”

    “对啊,他是海中楼的楼主,来这里不是很正常。”

    “人家才不会和流霞宗一样呢,他们倒行逆施,为了极品法宝几次在城里搜捕修者,还是海中楼好,一直都为我们着想,又讲规矩。”

    “对对,流霞宗他们刚才在城外还想杀周舒来着,现在进了城就不见了。”

    “我看啊,流霞宗迟早要完。”

    “是啊,还不如让海中楼来管理的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