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两百九十八章 郁闷的海皇

作品:《我在异界有座城

    “好好努力,但切记凡事不要逞强,无论什么时候,首先都要保证自身的安全。

    否则你只会成为历史,却没有资格创造历史,而且最终也将会被历史所淹没。”

    唐震看着众人,用淡淡的语气提醒到,免得他们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继而做出什么自不量力的举动。

    听到唐震的叮嘱,千重云等人同时点头,一位造物主修士的经验之谈,必须要牢记在心上才可以。

    闲谈几句之后,唐震转身离开,留下兴奋不已的千重云等人,再一次信心满满的谋划起来。

    离开一五三防区之后,唐震并没有前往大神庙,而是直奔土著神灵藏身之处。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转移土著神灵是必须要有的一步,因为虚空怪物的出现,这种做法也变得理所应当。

    从明面上看来,这是为土著神灵考虑,所以也算不得违背契约。就算是真的遭受处罚,也肯定不会特别严重。

    顺着千疮百孔的神国一路前行,时不时避开拦住去路的巨大虚空漏洞,顺便还会出手解决一两头拦路的虚空怪物。

    虚空怪物的数量,明显增加了数倍不止。

    这让唐震略感担忧,不知道土著神灵的藏身之地,如今是否被虚空怪物发现?

    等唐震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只看到了数艘悬空的重型战舰,周围的空间一片安静。

    由于太过遥远偏僻,那些如同没头苍蝇的虚空怪物,并没有游荡过来。

    在入口的附近,唐震与负责守卫的楼城修士交谈几句,随后飞身进入隧道当中。

    等他再次穿越隧道,出现在附属小世界中的时候,发现附近已经聚满了无数的信徒。

    他们全副武装,牢牢的守卫在地宫附近,一副誓死捍卫土著神灵的样子。

    原本弱不禁风的信徒当中,如今也出现了一些实力不错的高手,这显然是灵使的手笔,为了守护地宫而准备。

    只是这种通过强行灌输来提升实力的做法,会对信徒会造成严重的损害,同时也会极大缩短他们的寿命。

    不过对于这些狂热的信徒而言,能够守护自己信仰的神灵就是最大的荣耀才,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

    如今不过是缩短寿命,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当唐震现身的那一刻,这些信徒如临大敌的聚拢过来,其中有一些信徒曾经见过唐震,搞不懂他到底是敌是友。

    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信徒们绝对不会掉以轻心,并将唐震当成潜在的敌人。

    “都退下吧,这位阁下是自己人。”

    灵使的声音缓缓传来,让这些信徒如释重负,他们虽然摆出的视死如归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根本没有任何底气。

    显然他们心里也非常清楚,面对唐震这样的强者,数量再多也没有丝毫用处。

    唐震负手站在半空,始终没理会地面那些如同蚂蚁般的信徒,而是看向城中地宫所在的位置。

    金瞳领主依旧矗立在原地,目光正看向上次他所看的位置,此前躲在那里的海皇,也始终不曾移动位置。

    此时的海皇心中郁闷异常,因为被金瞳领主锁定的缘故,他根本不敢轻易出手。

    只因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只要采取行动,就会遭到金瞳领主的致命一击。

    他的实力远远不如金瞳领主,眼下只能像一只被猫盯住的老鼠,正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他甚至从金瞳领主的眼神中,隐隐看到了一丝戏谑,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里。

    金瞳领主的心头满是不甘,他实在搞不清楚,明明胜券在握的事情,却为何会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

    思来想去,变故的一切根源,全都来自于唐震!

    这让海皇恨得咬牙切齿,早知道如此的话,哪怕倾尽海族之力,他也一定会将唐震除掉!

    当初得到关于唐震的情报时,海皇虽然特意了解等一下,却并没有将唐震放在眼里。

    不过是一名界主修士,对于海皇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海皇的实力已经相当于造物主,手下兵强马壮,有数名等同于造物主境界的强者。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界主实力的唐震,几乎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那些针对唐震的拦截和猎杀,也仅仅是海皇手下的行为,并不是来自他的亲自授意。

    这件事情确实是唐震好运,从始至终都没有遭到海皇的亲手猎杀,否则他根本没有机会晋升造物主,怕是早就已经陨落在神国。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因为海皇太过轻敌,没想到就是一只看不上眼的蝼蚁,竟然让他谋划千年的计划彻底破产!

    海皇心中越是琢磨,对于唐震的恨意就越深,甚至远远超过了守护地宫的金瞳领主。

    可惜晋升为造物主的唐震,已经和他势均力敌,更何况除了唐震之外,还有三名让他头疼的造物主强者。

    如今海皇需要考虑的事情,不是如何夺取土著神灵的躯体,而是怎么才能逃离险境。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金瞳领主明明有击杀他的实力,却偏偏没有动手,这是否意味着对方在谋划着什么?

    随着神国逐渐崩溃,土著神灵肯定会遭受严重创伤,这是自己夺取并将掌控躯体的最佳时机。

    可若是反过来一想,此时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最佳的补品?

    他若是被土著神灵融合吸收,原本遭受的严重伤势,肯定会迅速好转。

    “难道楼城修士的想法,就是将自己抓住,然后……”

    海皇想到这里,忽然感觉不寒而栗,如果事情果真如此的话,那他必须要尽快逃离才是。

    哪怕是逃离神国,承受一些损失,也比被干掉吞噬要强得多。

    更何况一旦神国崩溃,自己再抢夺土著生命的躯体,也就没有了多大的意义。

    哪怕是侥幸不死,可是想要修复创伤的话,也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

    真有那么长的时间,自己就算是慢慢修炼,所获得的收益也不会比抢夺本体差到哪里。

    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执着于抢夺土著神的躯体,何不趁早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突然之间,海皇大彻大悟,感觉自己追踪地宫而来,简直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

    正当他准备想办法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信徒一阵喧哗,随后就看到那个让他恨入骨髓的身影,从半空中陡然现身。

    因为唐震的到来,四周一片混乱,海皇心中大喜,就要准备趁机逃离。

    还没等他采取行动,发现位于半空中的唐震,突然间看向他所藏身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海皇从唐震的眼神当中,同样看到了一丝丝的戏谑,就和金瞳领主的眼神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