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餐桌上的赌局

作品:《我在异界有座城

    老妪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唐震。

    她的瞳孔当中,似乎有一点红色邪恶的光,正拼命的想要冲出来。

    似乎只要唐震拒绝她的提议,老妪就会彻底翻脸,继而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这里是它们的地盘,或许能使用一些特殊的能力,绝望者未必会是对手。

    可哪怕它们是主人,依旧需要遵循某些规则,不能肆无忌惮的出手。

    比如此刻,老妪就打算让唐震上套,然后……

    坐在一旁的侏儒,似乎就是很好的例子。

    其他的家庭成员眼中,闪烁着残忍和兴奋的光芒,满脸期待的看过来,似乎很快就会有很好玩的事情发生。

    侏儒面露绝望之色,虽然他也承认,唐震的身手确实很厉害,可却未必是这群诡异的对手。

    它们不是人,诡异的可怕!

    瘦弱女子吓得浑身发抖,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唐震,想要知道他会如何选择?

    同这些东西打交道,要时刻小心,它们会利用规则,想方设法的坑死你。

    唐震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家人的表情,而是看着面前老妪的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啊!”

    当唐震答应之后,那老妪发出猫叫一般的笑声,对唐震阴仄仄的说道“我身上有一件最珍贵的东西,如果你能猜到是什么,并将它拿到的话,那么就算你赢了。

    如果你找不到的话,那我就要你的一双眼睛,因为它让我特别讨厌。”

    老妪说话的时候,唇角诡异的挑起,露出尖利的牙齿,双眼也开始布满血丝。

    此时的面容,就像是恶鬼,在绿色的烛光中显得越发阴森。

    “最珍贵的东西吗,让我想想?”

    唐震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间,你还是依旧要输!”

    老妪桀桀笑道,似乎笃定唐震必败无疑。

    老妪说话的时候,两只枯瘦如鸡爪的手掌,已经慢慢的伸了过来,似乎准备扣掉唐震的眼睛。

    唐震看着一脸得意的老妪,突然开口说道“不用一分钟的时间,其实,我现在就已经猜到了!”

    听到唐震的回答后,老妪面露一丝意外,用诧异的语气问道“你知道答案了,这怎么可能!”

    说完这句话后,老妪的身体向前探出,眼睛死死的盯着唐震“那你告诉我,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此时屋子里的众人,都将目光落在唐震的身上,想看看他到底如何回答。

    “最珍贵的东西,当然是……”

    唐震轻声一笑,话音刚刚落下,一道寒光就在屋中闪现。

    寒光一闪即逝,唐震依旧坐在原地,对面的老妪也依旧没动地方。

    可是她那张阴冷狞笑的脸,却渐渐变成了惊恐,原本翘起的嘴角也开始缓缓垂落。

    “答案是什么……?”

    老妪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唐震,对于答案似乎有着莫名的执着。

    她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输了。

    “你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当然是你的性命了。”

    唐震的语气平淡如水,仿佛在聊家常一般。

    “呵呵……果然是最珍贵的东西,被你拿走了……”

    老妪话音刚落,头颅直接从脖颈上滚落,掉落在面前的餐盘中。

    只是她的眼睛依旧没有闭上,而是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唐震,眼角都已经裂开。

    这骤然发生的变故,让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众人的看着餐盘当中的头颅,以及坐在对面的唐震,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侏儒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不过转瞬又变成了担忧,复杂的表情在他脸上交替出现,显得异常精彩。

    瘦弱女子吓了一跳,却死死地闭住嘴巴,她看着摆在自己旁边的老妪头颅,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

    “你怎么能够杀了他,你为什么可以杀了她?”

    对于老妪的死亡,她的家庭成员似乎并没有感到悲伤愤怒,而是平静的可怕。

    唯有坐在老妪旁边的一名家庭成员,用略带一丝愤慨的声音问道,却依旧没有任何悲伤的感觉。

    唐震扫了对方一眼,发现他穿着一件样式怪异的长袍,上面有着片片暗红色的斑点,仿佛是鲜血浸染而成。

    他的头发花白,脸颊细长瘦削,嘴唇细薄,让人感觉刻薄至极。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责问,就仿佛是一名位高权重者,正在痛斥自己的仆从。

    唐震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子,表情似乎有些不悦,对着瘦削老者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游戏,她输了,所以就死了,就是这么简单。

    我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我的食物在哪里?

    按照先前的约定,如果赢了的话,就会得到一份食物,你们不会毁约吧?”

    瘦削老者冷冷的看着唐震,伸手拿起一个青铜摇铃,轻轻地晃动了两下。

    清脆的铃声中,一阵脚步声传来。

    随后就见一名穿着女仆装,身体如同腐尸般的女人,端着盘子慢慢走了过来。

    在她行走的过程中,不断有黑色的油脂滴落下来,洒在了沿途经过的地面上。

    她来到唐震面前,肿胀变形的脸上挤出一丝恐怖的笑容,随后将手中的餐盘摆放到唐震面前。

    盘子里摆着一块肉排,纹理如同大树的年轮,看样子完全就是没有经过加工的生肉。

    “请用餐!”

    女仆的下嘴唇已经烂掉,露出灰色的牙床,在她说话的时候,嘴巴里淌出一股污秽的液体,滴落在餐盘当中。

    或许是起身太猛的缘故,女仆的眼珠从眼眶中坠落,正好落在了餐盘当中的肉片上。

    “非常抱歉!”

    女仆说话的同时,连忙伸手去抓那掉落的肉片上的眼球,同时手上的各种污秽,又再次涂抹在肉片上面。

    转眼之间,这肉片就已经面目全非,看起来恶心至极。

    将眼珠塞回眼眶之后,女仆退了刚才所在的厨房,房间里又再次安静下来。

    瘦削老者看向唐震,伸手指着盘中的肉片,用冷冷的声音说道“食物已经给你送来,千万不要浪费,否则就是极不礼貌的事情!”

    他此时的样子,与先前那老妪极为相似,似乎只要唐震拒绝,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唐震瞥了眼餐盘中的肉片,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用冷冷的声音说道“拿这样的食物招待客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非常抱歉,对于这种东西,我实在没有食欲。”

    瘦削老者闻言,露出一丝僵硬古怪的笑容,对着唐震问道“你确定不吃?”

    唐震点头“确定不吃!”

    “很好,那么按照惯例,你拒绝了获得食物的资格。

    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必须完成一项我提出的要求,否则就永远无法离开这间屋子。”

    瘦削老者说出这句话后,原本面无表情的家庭成员,再一次同时看向唐震,露出了那种阴森而又诡异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