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无处可逃

作品:《我在异界有座城

    不过转眼之间,宣读文书的魔君就被唐震随手击杀,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无头尸体倒在地上,不过转眼间就化作飞灰,不留一丝痕迹。

    堂堂魔君强者,竟然就这样被斩杀,实在是不可思议之事。

    旁边四名魔君大吃一惊,它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变故发生。

    随手斩杀一名魔君,就算是它们都无法办到,更何况是一名人族修士!

    尽管不相信这是唐震所为,可事实摆在眼前,那名魔君确实已经被唐震斩杀。

    显然此次任务出了大变故,这个唐震,绝对不能放他离开!

    “唐震,给我去死!”

    没有丝毫迟疑,四名魔君同时发动攻击,直奔位于中央的唐震而去。

    转瞬之间风云色变,滚滚魔气铺天盖地而来,原本还是晴空朗朗,这一刻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黑暗当中,却隐藏着致命杀机,直奔唐震而来。

    四名魔君手段不同,但是却一个比一个凌厉,分明是要一招夺取唐震的性命。

    在这危急之时,唐震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对于猎魔人来说,魔君级别的强者,如同恐怖天灾,属于无法抵抗的存在。

    可是对于唐震来说,几名魔君不过是龇牙幼犬,根本无法构成威胁,甚至感觉有些可笑。

    他现在的境界,远胜于四名魔君,即便是被四面围攻,也依旧如闲庭信步。

    刀光闪过,划破无边黑暗,其中一名魔君突发惨叫,急速向后退去。

    它冲在最前面,自然最先遭到攻击,唐震不过随手一刀,就将它大半的身体切开。

    受伤的魔君吓得要死,飞速急退的同时,还在拼命修复身体。

    直到此时它才发现,伤口位置竟然有诡异的力量存在,拼命阻止伤口的愈合。

    觉察到这一异状,魔君心头惊恐不已,看向唐震的眼神越发忌惮。

    若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别说将唐震击杀,怕是连自保都办不到。

    “这唐震太过诡异,咱们根本不是对手,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眼见唐震先是瞬杀一名魔君,转眼间又重伤一人,其他三名魔君面色大变。

    它们出言提醒同伴,掩护那名受伤的魔君撤退,并再次发动攻击。

    只是这一波攻击已经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自保,免得唐震靠上前来。

    谁料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正是那名受伤撤退的魔君所发出。

    三名魔君回头看时,却见那名魔君的尸体已经跌倒在地,旁边站一人,正是先前被他们围在当中的唐震。

    战刀的锋刃上面,尚有鲜血滴落,一颗头颅上满是狰狞和惊恐。

    它没想到自己离得最远,反倒第一个被斩杀,想必死前心中憋屈至极。

    “该死的,他什么时候跑到了后面?”

    三名魔君心头一惊,以它们所拥有的实力,竟然没有发现唐震如何转移位置,这简直是要人命。

    人族当中出现如此妖孽,它们此前竟然一无所知,简直就是养虎为患。

    若是早发现这个大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碎尸万段。

    此时后悔已晚,唐震已成气候,魔族怕是要遭遇一场大劫了。

    心生恐惧的同时,它们也忽然意识到,此次任务怕是无法顺利完成了。

    “情况不对,咱们先撤!”

    三名魔君对视一眼,再无任何迟疑,直接抽身撤离战场。

    它们虽然未必是唐震的对手,但是逃命却颇有一套,而且分别朝往不同的方向,唐震就算是想要追杀,也只能追逐其中一个。

    谁知它们刚冲出没多远,就发现四周空间已经被完全屏蔽,血红色雾气彻底拦住了它们的去路。

    “破开它,冲出去!”

    没有丝毫迟疑,三名魔君同时对着红色雾气发动攻击,试图轰出一条逃生之路。

    谁料攻击落在雾气上后,竟然如同泥牛入海般,没有丝毫反应。

    看到这一幕后,三名魔君又惊又怒,若是这红雾屏障无法轰穿,它们怕是一个都跑不了。

    就在它们准备继续发动攻击时,却听身后一阵疾风传来,分明是战刀破空的声响。

    “有人偷袭!”

    三名魔君心头大惊,同时回身查看,都以为是唐震袭来。

    结果身后空荡荡一片,哪里有唐震的身影?

    就在它们转身的同时,红色的雾气中陡然出现狰狞触手,直奔三名魔君的后心而去。

    攻击来得又迅又急,三名魔君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触手直接刺穿后心。

    遭到偷袭的三名魔君怒吼一声,齐齐回身试图摆脱触手的攻击,心头的惊恐已经无法抑制。

    这一刻它们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如此冒冒失失的前来,否则也不会遭遇这种险境。

    只是此时后悔已晚,如今它们已经同时负伤,若是再有半分迟疑,今日怕是必死无疑。

    让它们更加惊恐的是,这触手竟然如同活物一般,在刺穿了它们的身体之后,竟然直接没入身体当中,转瞬消失无踪。

    就如同体内钻进了一群怪虫,在它们经脉血管里四处乱窜,似乎下一瞬就会破体而出。

    三名魔君越发慌乱,它们疯狂压制这种诡异力量的同时,依旧在想办法逃离此地。

    可偏偏那屏障牢不可破,哪怕它们拼尽全力,也无法破开一丝一毫。

    急火攻心的三名魔君满脸疯狂之色,逃离不得的同时,它们再次想起了唐震。

    逃离此地的关键,怕是还在那唐震的身上。

    可是放眼四周,哪里有半点唐震的踪影,似乎他早就已经消失无踪。

    可是三名魔君分明能感受到,似乎有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它们,眼神当中没有任何感情。

    “唐震,你给我滚出来!”

    又惊又怒的三名魔君仰天大吼,试图寻找唐震的踪迹,结果没有丝毫痕迹。

    体内的诡异力量不断发作,让它们越发慌乱,此刻竟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在这片空间当中四处乱窜。

    没过多长时间,那股诡异的力量彻底爆发,三名魔君无法忍受痛苦,齐齐发出凄厉的哀嚎。

    如同触手一般的细丝,从这些魔君的体表钻出,在疯狂生长的同时,也在极速吸取这些魔君的精血。

    不过转瞬之间,它们就已经形如骷髅,动作也变得越发迟缓。

    三名魔君觉察到身体的剧烈变化,此时已经彻底疯了,它们拼了命的祛除身体异状,却没有任何效果。

    可是唐震施展的手段,又岂是几名魔君所能破解,在招惹唐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必死。

    在绝望和懊悔当中,三名魔君化作枯骨倒地,继而三颗血色晶体飞舞而起。

    唐震随手抓起血晶,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枯骨,下一瞬便不知所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