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恶魔闯阵

作品:《我在异界有座城

    一夜之间,关于上古魔巢出现的消息,就迅速的传播开来。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便是大多数魔仆不想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却也只是奢望而已。

    总会有一些魔仆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不可能得到宝藏,又不想这么算了,所以就将事情宣扬出去。

    至于它们这样做是否心怀恶意,想让更多的魔仆白白送命,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座城市变得更加热闹,无论白天黑夜。

    原本因为唐震的存在,导致猎魔人齐聚于此,此时又因为上古魔巢的出现,将一些恶魔也吸引过来。

    不过一天的时间,就陆续有恶魔赶到这座城市,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恶魔不断赶来。

    面对上古魔巢的诱惑,没有多少恶魔能扛得住,相比那些魔仆来说,他们更加懂得上古魔巢的珍贵之处。

    一些恶魔还看到了魔仆拍摄的视频,通过视频中的景象,它们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断定,这座上古魔巢绝对没有被人动过!

    这是机缘,一旦得到,就能一飞冲天!

    重宝现世,必然会引发争夺,绝不可能轻易入手。

    所以这些恶魔在赶来的同时,也做好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不但亲自出动夺宝,同时还将最强的部下带在身边,应对可能发生的争斗。

    仅仅沉寂了一天而已,山崖下的魔巢入口处,开始不断有身影出现。

    这些大都是高级魔仆,负责探路收集情报,等待主人来临。

    最先到场的恶魔,自然是距离最近的魔巢之主,它顺着黑暗世界的血河而来。

    它的名号为魔鳝洞主,本体是一条魔鳝,体长超过百米,行进之间血浪翻滚,声势无比惊人。

    当抵达山涯前方的时候,这条魔鳝从血河当中腾空而起,巨大的身体狠狠砸向前方的魔巢入口。

    身在半空,魔鳝洞主张开大嘴,喷出一口污浊的血河之水。

    血河之水聚集在前方,瞬息间便成一道巨大的冰锥,如同剑鱼的上颌,狠狠刺向洞口蠕动的触手。

    看魔鳝洞主的动作就知道,它显然是想利用蛮力冲破魔巢入口的符文法阵,从而进入魔巢当中。

    不过转眼之间,冰锥就已经刺中洞口的透明屏障,并深深的刺入其中。

    受到冰锥和恐怖力量的冲击,那道透明屏障被撕开一道口子,蠕动的触手更是被冰锥顶到一旁。

    推动冰锥前进的魔鳝洞主心头大喜,突然发出一声嘶吼,随后就见巨大的冰锥瞬间炸裂。

    炸裂的冰块砸在透明屏障上,溅起如同水波一样的浪涌,让撕裂的痕迹变得越来越大。

    “什么符文法阵,看起来不过如此,这上古魔巢中的宝物,我魔鳝洞主今天拿定了!”

    肆意的狂笑声中,魔鳝洞主的身体猛然缩小,朝着那道裂缝猛冲而去。

    谁料就在它的头部进入裂缝时,那道却裂缝陡然收缩,速度快得惊人。

    随后就见细密的尖利触手出现,狠狠刺向魔鳝洞主,瞬息间就已经临身。

    “不好!”

    魔鳝洞主虽然心中得意,却始终没有放松警惕,此刻眼见异变出现,立刻就毫不犹豫的撤退。

    它利用冰锥探路,本身就意味着未尽全力,此刻很轻松的就撤回了身体。

    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些利齿般的触须,竟然也随之追咬而来,在魔鳝洞主惊恐的眼神中,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肚皮上。

    一阵麻痒的感觉出现,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皮肤钻入身体。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

    魔鳝洞主又惊又怒,挥手去斩那些触须,结果手臂又被死死缠住,一时间无法摆脱。

    眼见越来越多的触手朝自己抓来,魔鳝洞主吓连忙使用秘术,浑身血液陡然喷射而出。

    这是类似于血遁的秘术,不但可以避免物理缠绕,就连能量束缚也可以摆脱。

    在秘术施展的同时,魔鳝洞主的体型陡然缩水三分之一,却也因此成功摆脱了那些触手的追击。

    狼狈不堪的魔鳝洞主哪里还敢迟疑,毫不犹豫的闪身撤离,重重地摔在了距离洞口百米的位置。

    如同脱水的鱼儿一般在地上扭动几下,这才化作人形状态,坐在地上不断喘息。

    此时它再看向洞口的眼神,哪里还像先前那般狂傲,而是变得阴沉如水,表情更是变幻不定。

    “哟呵,这不是那条只会钻洞的泥鳅吗,为什么你这么狼狈,难道是吃瘪了吗?”

    一道粗豪的声音传来,随后就见一名体重足有五六百斤的胖子,正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它。

    听到这句明显带着讽刺的话,魔鳝洞主眼中杀机闪现,不过转瞬又被压制下去。

    它刚刚施展秘术脱身,此刻不宜与人交战,否则他非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嘴欠还有贪吃的混蛋。

    “哼,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只蠢肥的贪吃蠢猪,怎么你也想来凑热闹?”

    魔鳝洞主虽然不打算与对方交手,但是嘴上却绝对不会吃亏,立刻就回讽了一句。

    那巨肥的胖子闻言冷笑,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同时用不屑的语气道“你这条泥鳅都能来,我为何就不能来?

    只是我不像某些家伙一样,总是那么自不量力,干一些丢人现眼的事情。”

    听到胖子的话后,魔鳝洞主勃然大怒,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正准备抽出自己的武器,准备给这嘴欠的贪吃魔主一个教训,谁知就在这时,却感觉腹部如同刀绞一般。

    “不好!”

    魔鳝洞主这才想起来,先前那些触手已经有一些钻入了腹部,而自己只顾着和这贪吃魔主斗嘴,却忘了身上的隐患还没有消除。

    哪里还顾得上其他,魔鳝洞主立刻盘膝坐地,想办法祛除正在肚子里四处游走的触须。

    同时它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贪吃魔主,心里认定对方肯定看到了刚才的全过程,所以才会故意找茬,让它没有时间疗伤。

    “你给我等着,这笔账迟早要和你算!”

    魔鳝洞主心中暗暗发狠,不再理会那满脸讥讽之色的胖子,而是专心致志的开始疗伤。

    “嘿嘿,蠢货!”

    贪吃魔主见魔鳝洞主不再理会自己,口中发出嘿嘿的冷笑声,同时伸手掏向身边的口袋。

    一颗血淋林的人头被掏了出来,同时就见胖子的肚皮一阵蠕动,继而露出了一张狰狞的大嘴。

    随手将人头丢进肚皮上的嘴巴里,紧接着就见那张大嘴猛嚼几下,又发出了“咕噜”的吞咽声。

    “味道不错,美滋滋!”

    胖子发出享受的赞叹声,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的朝着洞口走去。

    同魔鳝洞主一样,贪食魔主同样想独吞宝物,但是它更加狡猾谨慎,并没有冒冒失失的去试探。

    魔鳝洞主到来之前,它就已经躲在旁边,等着有人去破解符文法阵。

    如果破解成功的话,它就趁机出手,坐收渔翁之利。

    若是破解失败,它也能得到一些经验,同时避免了自己的损失。

    刚才魔鳝洞主的攻击,已经被贪吃魔主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心里也想好了如何破解。

    虽然依旧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贪吃魔主不敢浪费时间,如果继续迟疑的话,赶过来的恶魔将会越来越多。

    到时候即便是它真能冲入魔巢,也休想在一群恶魔的围困下,成功的将宝物带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