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蛮族小部落的末日!

作品:《我在异界有座城

    不过是眨眼之间,这座部落便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四分五裂的尸骸。

    圣龙城修士的身形犹如鬼魅,手中的战刀不断闪烁,每一道刀锋行经的区域,必然会有一名或数名蛮族被斩杀!

    突然间遭逢大变,这座蛮族部落立刻乱成一片,惨叫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那些蛮族部众在惊慌中不断乱跑,却接连倒在圣龙城修士的刀下,根本就是逃无可逃。

    而部落中的修士则是双眼血红,纷纷怒吼一声,提着武器便冲向圣龙城修士。

    可惜这些蛮族修士并不知道,他们的敌人何等恐怖,全都是圣龙城修士里的精锐!

    相比圣龙城修士而言,这些蛮族修士的实力,差的根本不是一星半点儿。

    所以在圣龙城修士面前,他们根本就连一招都撑不过,便被直接斩杀在地。

    他们不甘,愤怒,痛苦,却偏偏对此无能为力,最终瞪着双眼气绝身亡。

    刚才主持祭祀的那名老祭祀怒吼一声,浑身的鳞片爆发出血色光芒,猛然间对着一名圣龙城修士吐出了舌头。

    诡异的一幕出现,那老祭祀的舌头竟然瞬间延长了数米有余,仿佛一枚血色长矛,直奔对面的圣龙城修士刺去。

    这种情况说明,这老祭祀的血脉能力已经进化,进而衍生了更高级的能力。

    而此刻他正是使用自己的精血,激发了这种血脉天赋能力,试图将眼前的圣龙城修士击杀!

    被他攻击的那名圣龙城修士却是冷笑一声,手中的战刀寒芒一闪,骤然间拂过那条充满了恐怖力量的细长舌头。

    “噗嗤!”

    一声刀割韧革的声音响起,那老祭祀惨叫一声,却是那条足以洞穿金石的舌头,被圣龙城修士的战刀给硬生生的斩断。

    血脉进阶天赋对抗领主级修士,最终还是领主级修士更胜一筹!

    那名圣龙城修士得势不饶人,手中战刀猛的一抖,绽放出死亡的光芒,继而身体如同幻影一般掠过老祭祀的身旁。

    停住身体,那种圣龙城修士抖了抖刀刃上的鲜血,继续冲向下一名蛮族。

    那名蛮族祭祀身体一僵,口中发出“咯咯”的声响,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原来祭祀的脖子已经被圣龙城修士斩断,如今只剩一层薄皮相连,鲜血正疾射而出。

    他跪在地上,扫了一眼那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正侧头仔细打量图腾神像的男子,眼中闪过不甘和恶毒之色。

    “噗通!”

    随着这蛮族祭祀的倒地,此刻这个小部落里面的蛮族部众,已经所剩无几。

    “不过是一个小部落而已,没有太大的价值,无须留手!”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也决定了这座蛮族部落的最终命运。

    唐震不去看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而是皱眉看着眼前的图腾神像,眼中带着思索之色。

    数息之后,唐震骤然出手,直接朝着那图腾抓去。

    表面看来他似乎是要抓那图腾,可是实际上唐震的一只手却猛的深入暗世界,落在了那图腾上面,然后用力的一抓。

    一声惨叫传来,紧接着一团外貌和那图腾极为相似,隐隐散发着领主气息的灵体,被唐震从那图腾石像当中硬生生的扯了出来。

    这散发血光的灵体在唐震的手中不断挣扎,试图脱离唐震的控制,却是徒劳无功。

    也就在唐震抓住这灵体的瞬间,喜怒哀乐各种情绪齐齐的涌上心头,让他的眼中寒芒一闪。

    “如果你只有这么一点儿手段,那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唐震冷哼一声,随手取出轮回镜,将这灵体直接丢了进去。

    灵体只要进入轮回镜,就别想从那里逃脱出去,只能任由唐震控制,是生是死也只是在他一念之间。

    将这灵体收起后,唐震又扫了一眼那图腾石像,将其收入储物空间。

    这种东西就是兑换战功的凭证,唯有将蛮族部众杀光,同时又将图腾之灵控制击杀后,才有可能得到这种表示蛮族部落灭族的战利品!

    至此眼前的蛮族部落,已经被唐震所彻底剿灭!

    转头看向四周,却见跟随自己的圣龙城修士分散开来,正在收集这些蛮族身上的身上挂饰,用于在基石平台上兑换战功。

    这些蛮族身上的部落挂饰,就如同楼城居民的身份牌一样,如果一旦遗失,就会在进入部落的时候,遭到图腾之灵的驱逐。

    部落的图腾之灵,也不会接受没有挂饰蛮族的祈祷,不给他们提供庇佑。

    所以蛮族部众将这挂饰看得极为重要,形同性命一般,除非是死亡等特殊原因,平日里从来不让其离开身体。

    因此将这部落挂饰摘下来兑换战功,是楼城修士们最常见的做法。

    至于期间碰到有价值的战利品,楼城修士们也会一并收起,等到兑换成战功后各自均分。

    当然若是遇到中意的物品,也可以让基石平台估价,然后再从自己所得的战功中扣除。

    期间楼城居民无论是赚取还是花费的战功,都将叠加到一起,只要达到一定数量,再击杀一名图腾之主后,楼城就可以顺利的提升等级。

    所以楼城方面都会鼓励居民赚取战功,甚至为了提升他们的猎杀积极性,还推出了不少的福利,所求的不过让战功的积累速度加快!

    圣龙城在今后的日子里,也必然会出台相应的鼓励机制,让楼城的战修们踊跃杀敌!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后,众修士已经完成了战场的打扫,随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的血腥味儿就会引来大批的怪物野兽,将这些蛮族的残骸全部吞噬。

    临走的时候,唐震扫了一眼这蛮族部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种赶尽杀绝的方式,似乎显得颇为残酷,让唐震也忍不住心生微澜。

    毕竟这一次是他主动挑起杀戮,而且是没有任何理由,单纯的只是为了征服和侵占。

    除非唐震知道这种征服杀戮所为何故,否则即便是他一丝不苟的完成了楼城晋升任务,但是心里依旧会留下一个疙瘩。

    不是因为杀戮而心生愧疚,实是因为不知情而羞恼。

    毕竟这种战争的后面,必然隐藏着某种自己不知道的惊天秘闻,若是不搞个清楚,唐震就始终有一种被迷雾困扰的感觉。

    至于屠灭这些蛮族,唐震倒是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毕竟角色颠倒的话,对方同样不会有半点儿的怜悯之心。

    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参与到用性命做赌的游戏中,就要有着失败后丢掉性命的觉悟。

    所以若是不想害死自己的居民,就决不能有任何的妇人之仁,这一点唐震心里十分清楚。

    毕竟楼城世界的本质就是养蛊和掠夺,唐震无力去改变什么,也只能逐渐去适应这种畸形的规则,探索背后的隐秘。

    倒是一旁的楼城修士们,在毁去了一座蛮族部落后,浑然没有任何的不忍之心,而是将其当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唐震见状先是微微摇头,随后又轻轻一叹,眼神中闪过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

    既然无可改变,那就顺其自然,让自己成为最强的蛊虫!

    如此一来,相信自己总会有脱离规则,掌控自己和楼城居民命运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