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场面一度失控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自是没有。”岳飞回应了一句,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又没做亏心事,何惧之有?

    “陛下请阅。”岳飞遵从了赵桓的指令,不过他也没有走的太过靠前。

    走到御前台阶两步,将包裹递给了赵英这个都知。

    他既遵从了赵桓的命令,又守住了规矩,如果没有分寸,何以实现自己内心的志向?

    赵桓打开了包裹,仔细阅读着种师道、李纲、宗泽的批注,那个欧阳澈的陈安边十策早就被否的一无所有的了。

    一个书生意气之人,提出的建议能有几分实用?但是推翻了十条岸边之策,并不代表这三个人没有提出其他安边之策。

    相反种师道,给出了更加完美的策论。

    而李纲也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对于马政宗泽也是鞭辟入里,直指要害,让赵桓颇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当然也仅仅是感觉罢了,若有所悟。

    仅仅是一种错觉。

    “陛下,容臣僭越,能看一下陛下所书写的这首词吗?”岳飞皱着眉,他看着书案上的词,久久不能挪开,才贸然开口问道。

    词?那首词?赵桓为了锻炼自己写毛笔字的技巧,最近写了不少的词,他低头一看,暗道不妙啊……

    这是李鬼碰到了李逵,盗版诗词,盗版到了原作者头上!

    他写得是《满江红》……

    尴尬,而且是大写的。

    场面一度失控,赵桓不断的安慰自己,别慌别慌,自己长在红旗下,什么场面没见过?

    小场面而已,稳住,别慌,问题不大。

    不就是个抄袭遇到了原作者吗?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这叫摘抄。

    “满江红·怒发冲冠?还是这首夏日绝句?”赵桓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写的满江红卷好,意有所指的问道。给自己这个沉稳点个赞。

    岳飞聪慧过人,自然知道新帝并不想让他看那个更对胃口的满江红,否则怎么会卷起来,于是就坡下驴的说道:“夏日绝句吧。”

    额,这个诗作李清照还没写,应该不会涉及到版权问题吧。

    赵桓心里没谱,甚至想把这首次词也卷起来,不过他看着下面那句诗词,觉得这个夏日绝句合适。

    因为他下面写的是黄巢写的我花开后百花杀,满朝尽是黄金甲……

    这是一首反诗!让臣子看见,大为不妙。

    难道陛下也要造反吗?

    吟诗是不能乱吟的,吟错了诗要出大事的。

    “生当作人杰,死亦作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陛下大才!”岳飞读完,唯有陛下大才四个字,再无从点评这首词,

    他看到了那句生作人杰,死作鬼雄,心中颇为触动。

    而李纲在御下却闭上了眼睛,他听到的却是那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项羽兵败,乌江自刎,以谢天下。

    作为危如累卵的大宋新帝,赵桓的真实想法不言而喻。

    届时亡国,君为亡国之君,臣为亡国之臣。

    他也终于放下了自己内心的疑虑,能写出这样诗词的新帝,内心绝对不会为了苟活而投降于金廷。

    那他李纲、七十五岁的种师道、远赴边关生死未卜的韩世忠、不通军务却勤勤恳恳的宗泽、太原守军大宋军民的牺牲才变得有意义。

    “陛下圣明!苏太师之父苏洵曾言,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秦也。”

    “陛下有此见识,不愿做江东项羽,臣必竭尽所能,忠于王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李纲伏跪在地,长跪不起。

    【因为你的诗词,李纲对你的忠诚度+5,现在忠诚度55点。】

    赵桓满脑门子的汗,一首抄来的词,这个跪,他觉得有些受不起。

    不过他还是明白李纲为何称他圣明,他不愿做亡国之君的意思如此明显。

    而李纲的奏对,也是却是以强秦灭六国奏对,其中深意,他一时还未曾参透。

    但是一个年过半百之人跪在御下,怎么都让他不是很舒服,朗声说道:“李少卿,快快请起,一首杂诗而已。”

    在璀璨的泱泱中国史上,还有更多璀璨的篇章,就是一天拿出来一首,用到死都用不完。

    诗词不可强国灭敌,要做的事还是要做,但是诗词可以明志。

    李纲站了起来,对这个新官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有点明君的模样。

    赵桓看到了种师道对于燕云十六州的布防,这种久经战阵威震西北的老将,老臣。比他想象的更加靠谱,燕云十六州的布防,按图索骥都能固若金汤。

    李纲则是对燕云十六州的兴废做了更多的规划,不过这都是建立在韩世忠拿下平洲的山海关,御敌于关外,才能实现。

    赵桓放下了这两篇,拿起了宗泽对马政的描述,所言句句在理,陇右都护府与西域相交,可从西域买马,可惜西域送过来的马都是阉割的马匹,不能作为种马改良中原马种不良的问题。可从灭国的辽人手中买点种马!再建马政!

    金华火腿?咦咦咦?

    赵桓发现了华点。好主意。

    决胜战车?有点中二的名字里,透着宗泽的无奈,大宋无良马啊!这种人力战车真的有效吗?

    【宋靖康二年即1127年,宗泽任汴京留守时为抗击金兵所造。每乘55人,1人使车,8人推车,2人扶轮,6人执牌楯,20人执长枪,18人执“神臂弓弩,随枪射远”。战车的主要作用是保护了宋军弓弩的安全,并且由床弩升级为了车弩,是为步坦协同作战,战术思维之巧妙,世间罕有。】

    【宗泽在靖康之难之后,做汴京留守期间共造1200辆决胜战车,效果极佳。宗泽被完颜构气死以后,新的汴京留守杜冲以战车费木、开历史倒车为由,销毁了决胜战车。】

    除了改良金华火腿之外,还是个发明家?

    这个宗泽有点秀啊。

    “李少卿,近前来,宗泽有个不错的想法,你看看。”赵桓招呼着李纲近前。三人围着案牍对着宗泽的战车指指点点,进行进一步的改良。

    一人计短,三人计长,宗泽这个想法不是很成熟,在三个人不断的指指点点之中,一个新的战车图案成型。

    “官家,军士与金兵战于野,每每受到拐子马的侵扰,都无法抵御其冲锋,往往自溃。这个战车前面加上铁刺,可结车阵,抗击金兵骑兵的冲击,”李纲提出一条建议。

    赵桓敏锐的把握到了李纲称谓上的变化,之前是陛下,天的儿子。现在是官家,大宋的皇帝。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种师道和赵英都一直称他为官家,而其他人都是称他为陛下。

    “陛下,这里可加支架,以抵抗骑兵冲击。十八张神臂弩也有些多,可匀三人到牌楯上,增加战车周防。”岳飞说道。

    也是个不错的点子。赵桓给两个人点赞。

    赵桓也想到了一点,说道:“这个木质结构会不会不牢固?要不要换成铁的?可是现在没有那么多铁啊!而且木材易燃,敌人火箭攻击,会烧毁战车的。”

    “造车的废铁还是能凑出来的,可是铁车太重了些,不过可以蒙一层铁皮,不怕火矢,也可备一些土,随时盖灭车上的火,再来一个华盖。可挡流矢。”李纲做了这么多年的兵部侍郎,军器监的种种他很清楚。

    铁是有的,只不过铁车太重了,不过倒是关键易损的位置可以铁铸,外蒙铁皮,增加车辆本身的防御。

    写写画画之后,新的车辆终于露出了雏形,这次作画的乃是赵英。

    “这样的车,广备攻城作几天能做出来?”赵桓问道,战车是无奈之举,如果有好马,谁不愿意武装具状骑兵?

    可惜他没有马。大宋也没有良马。

    “一天可做十余架,前面可能做的慢些,后面会快些。最多一天只能做二十架。这还是广备攻城作匠人日夜轮转的结果。”李纲想了想,说了个略微低于实际的数字。

    赵桓差点把刚喝的水喷出去,一天十多辆战车?这牛皮吹得是不是过分了!他的内心预期一天一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