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是个人都敢威胁朕?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种师道没有想让赵桓改变命令的想法,大宋西军的情况他知道的更多一点。

    自从童贯领着西军在征战辽国中大败而归后,大宋西军已经有种听调不听宣趋势。

    自陇右都护府开辟盐池,不仅从朝堂要军费养军队,自己也回易创收养军队。

    当然,这并不是说西军已然自立门户,更多的是一种和朝堂赌气的成分在。

    据种师道了解,不管是折家军,亦或者刘家军都派出了一些军队支援太原。

    固守陇右都护府的命令其实维护了西军将门的利益。

    他也无从反驳,只要是个人就有立场,不可能大公无私,一切为公。

    他也不能免俗。他是国之柱石不假,但国之柱石也有自己的地基在,否则这个柱石就是一个笑话。

    而且他现在开口驳斥新帝,很容易让新帝以为他以势压人,导致君臣离心离德。

    种家军在城里这种敏感状态,他还是少说话,或者不说话的好。

    “诱惑完颜宗望全力攻城,唯有两种方法,激怒完颜宗望,用一切的手段羞辱他。使其起的头昏眼花发起攻城。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毕竟完颜宗望乃是金国名将,征战沙场多年,不管是胆识还是眼光都非常独到,而且非常了解中原文化,轻易不会冒进。”

    “或者战局发生改变,逼迫其攻城。唯有平州被韩世忠攻克,或者太原城敌军被退,这样影响全局的事情发生,完颜宗望才会孤注一掷试着攻下汴京,或者直接逃跑。不过真的发生了这样改变整个战局的事发生,完颜宗望一定会第一时间逃亡。”

    “或者看到破城的希望。才会下重注攻城。不过,就连陈州门城门洞开,都未曾攻下汴京,怕是不会上当。”种师道分析了一下局势,想要完颜宗望疯狂攻城,希望渺小。

    李纲想了一会儿说道:“还有一种方法,大宋西军出城应敌,决战与野,战之胜之,驰援太原,解开死局!可金兵乃是开国之兵,而这完颜宗望完全是开国之将,士气正高,想要一战定胜负。困难重重。即使惨胜,怕也是无力驰援太原。”

    “难啊!”

    赵桓听到种师道和李纲这么说,也是这么以为,技不如人,兵不如人,即使七万对三万,最精锐的大宋西军也不见得能在野外打得过完颜宗望。

    因为对方是重骑兵和轻骑兵混合部队,而汴京城内,都是步战,决战与野,真的那么做,那就太头铁了。

    “多管齐下如何?想办法消磨其士气,激怒完颜宗望。或者等待天下勤王之兵吧。”赵桓无奈的说道,种师道和李纲脸色不是很好看。

    新帝的决定是他们商量了一天的结果,因为国力衰弱,而无法实现。壮志未酬的无奈。

    种师道被李纲推走,赵桓拿着一本兑换的书籍,看的津津有味。

    一直看到太阳西下,一直看到宫殿外的华灯在宫女的纤纤玉手挂在了屋檐之下。

    朝堂上嘴炮威力高于一切,如果没有嘴炮他下令杀了赵楷这事,怎么可能到现在还这么风平浪静?

    这群读书人自视清高,凡事要讲道理,正好赵桓知道一个人讲道理能讲的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讲道理能把人讲的羞愧万分,不自觉的在他的文字里,寻找着自己的影子。

    当然,后世的孩子们都蛮讨厌他的,因为他的文章都要背诵全文。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他手中的书,名为《鲁迅全集》。

    他并没有太高的阅读能力与修养,深层次的东西,没人教他,他也无法理解通透,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在字里行间,感受着他对这个世界的批判。

    然后总结出一些例子,形成自己的战斗力。

    不是嘴炮吗?我有最强攻略!看谁喷的过谁!

    厚厚的文集,在他手里其实明珠蒙尘了,他能发挥这些文集中的多少东西?不过也足够对付这群九百年前的文臣集团了。

    “陛下,李擢吴敏已经抓捕归案,供认不讳。这是供词。查抄了不少的家产。”沈从将审讯的结果报上。

    很简单的一份报告,除了没有标点让他头疼以外,之所以这个案子办的这么快,是因为事实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赵桓看着这份供词,就头皮发麻,李擢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满篇供词都趾高气昂,丝毫不认为自己是罪人,反而坐等官降两级,继续出去喝酒。

    【三钱银两,去御街东头打些羊羔酒,嘴有些馋了。】

    供词中公然出现了这种语句,沈从也是无奈,朝堂对文臣是在太好了,好到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身为臣子,货于帝王,帝王可是有生杀之权的。

    “按着他的意思,吃好喝好,送他们俩上路。”赵桓面沉如水的说着,有这样的文臣充斥着朝堂,就是自己背后连着天顶星!召唤高达也无济于事!

    这大宋,该覆灭还是得覆灭。这群文臣都该治一下这个骄纵的毛病了!

    他让大宋西军如此敏感的边军入城,完全就是为了以势压人!

    “陛下,赵明诚夫妇在宫外候着,来求情的。说起来,这文德殿跟筛子一样,这边刚廷议完,就人尽皆知了。虽然已经收押了不少宫女,可是该传出去的消息,还是传出去了,陛下,后宫该整顿了。”沈从说这事,是跪着说的。

    大宋不兴跪礼,沈从的话,有些越线。不过赵桓从来都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以后廷议暂时屏退左右。等到金兵退了,局势稳定些再做这些事吧。”赵桓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就是他刚清醒的时候,有个丫鬟跑去给赵佶告密的事。

    “赵明诚和李清照吗?让他们进来吧。”赵桓其实不愿意现在见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满心浪漫主义的千古第一才女,是他对李清照的印象。

    当然,他也全篇背诵过不少李清照的诗,相比晚年的凄凉,满是国仇家恨的她。

    他更喜欢那个沉醉不知归路的浪漫洒脱的词人。

    “陛下万岁。”赵明诚和李清照两个人从宫外一步步的走进了文德殿内。

    灯火通明,打在李清照的脸上,脸上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身材妖娆多姿,脸上挂着恬静的笑,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

    赵桓摇了摇头,赶紧把目光挪开。

    赵家皇帝有个爱人妻的坏习惯,太祖赵匡胤灭了后蜀,夺了后蜀皇帝的贵妃花蕊夫人。太宗赵光义牵机药毒杀唐后主李煜,强行临幸了李煜的皇后,小周后。

    嗯,赵桓不敢多看,万一误会了,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真漂亮啊!不施粉黛的颜面,充斥着书卷气的气质,一弯柳叶眉,似有化不尽的愁,还有历史在她身上的沉淀,都让赵桓有点心猿意马。

    不行,这赵明诚还没死呢……呸!什么跟什么!

    “如果为了李擢求情,大可不必。吴敏本来罪不至死,因为李擢的身份,朕给他拉了个一个人陪葬。要是还要求情,就真的大开杀戒了。”赵桓放下了手中的全集,冷冷的说道。

    文臣缺一把悬在他们脑门上的一把剑,赵桓正好愿意做这把剑,冷冰冰的声音,在文德殿上回荡着。

    “金兵围城,大宋骤然风雨巨变,臣子不思其职饮酒作乐,城门洞开,金兵入城,如不是军民一力阻挠,朕现在怕是在金兵大营里喝茶了。其罪当诛。”赵桓又说了一句。

    这一句其实是给元丰、元祐党人说的话。

    不管是元祐党人得势,还是元丰党人授意,这个朋党之争该结束了,再不结束,大宋都争没了。

    “陛下…李擢平日里一向严于律己,从未玩忽职守,一定是有人挑唆,请陛下明察。李擢尚且年幼,不通事务,请陛下开恩。”赵明诚颤颤巍巍的说完了这段话,赵桓却撇了撇嘴。

    杀人的刀,肯定不是凶手打造的,凶手就可以无罪了吗?

    “年幼?二十好几了,说年幼是不是有点过了?”赵桓问道。

    赵明诚再拜,说道:“陛下,自大宋开国以来,未有士大夫遭此待遇,请陛下网开一面,罢官,对,罢官!罢官之后,回到家中一定好生看管,不再让他惹是生非。”

    “而且陛下诛杀士大夫一定会引得朝堂震荡,于国事不利,请陛下开恩。”

    啧啧,这是用朝堂非议来威胁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