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金人南下的节点在太原!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宋威虎军张瑰以床子弩射出大箭,击中萧挞凛的脑袋,直接杀死了他,辽国被迫与宋军议和,签订了澶渊之盟。

    这件事完颜宗望知之甚详,自己离汴京城墙将近千步!

    居然差点被大箭击中,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抬头看着天,自己瞬间暴毙的后果,就是宗望部已过黄河,深入敌国内部的孤军,被团团包围。

    金主为了这支精锐部队只能议和了事,再次出师即为师出无名,南下将成为空谈!

    怎么可能射这么远!

    完颜宗望回到中军大帐异常狂躁的摔了不少碗碟,才将自己内心中的那丝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宣泄。

    “魏王殿下。”宇文虚中也听到了完颜宗望遇袭的消息,作为随军军事他自然要过来看看。

    现在整个金兵大帐还能商议军事的大将,就只有自己和宇文虚中了。

    “国师,这宋军军器如此厉害?”完颜宗望心有戚戚的问道。

    宇文虚中表示真的不知道,他在大宋的时候只是一个大学士而已,搞搞经典还可以,说书也不错,真的说军备,他知之不详。

    “魏王殿下,要不让我先去试试劝降?要知道大宋朝堂上可是有不少的人对金国抱有善意。陈州门没攻下来,战机已逝,如果能弄点军资也是不错。”宇文虚中的建议极度中肯。

    完颜宗望应该能够明白他的意思,现在宗翰部被太原城牵制了前进的步伐,如果没有宗翰部合兵一处,想取汴京城,难上加难。

    进攻已经失去了先机,利用大量布置的先手,发动陈州门攻城之战,结果已出,胜负已定。

    站损伤看起来只有三千金兵死去,而汴京城将近四万军民死去。但是战略上,金兵已经输了。

    现在继续滞留在汴京城,不是等着被勤王军包饺子吗?

    “我们金帐之中,还有一位亲王和丞相李邦彦,也算是筹码之一。宋廷怯战,我们露出议和的意思,对方绝对瞬间同意,多索要一些赔款,也好过在这里干耗着,黄河解冻,反而会变得麻烦。”宇文虚中继续劝说道。

    完颜宗望无力的点了点头,自己突袭已经失败,围城兵力不足,汉贼军本来就只有十数万,本来就不是很多。

    被夜袭冲散了一部分,佯攻损失了一部分,现在也只有四五万余人。

    而关键是夜袭一战之中,金兵损失上千人。这次攻城之战,陈州门下又死了近三千五百余人。

    宗望部精兵总计就三万,这一天,就死掉了六分之一。

    再在攻城战中消耗下去,说不定宋廷还没用床子弩射穿他的脑袋,就被自己的属下剁了去。

    军队哗变的底线伤亡过大也是其一。减员两成就已经非常危险了。

    “如果能够把新帝骗出城来,抓着宋廷新帝威胁汴京守军,汴京不攻自破。奈何这新帝看起来不是个傻子啊!”完颜宗望的想法很大胆。

    赵桓要是知道完颜宗望的想法,一定给他一个带预言家的头衔,在原来的时间线里,宋钦宗真的开了城门,来到了金兵大营议和,操作之骚,让人目瞪口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没想到吧。自己送上门,估计当时完颜宗望也是一脸懵逼这就躺赢了的状态。

    宇文虚中对这个提议也是为之一笑,谁能做出这种事,只要不是失了智,就做不来。

    而且这个新帝,胆子很小。

    他已经看到了战书上那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不敢”二字。这个时候,胆怯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太坏的选择。

    既然自己不敢应战,让愿意应战的将士去就是了。

    “那我这就准备下,明日清晨进汴京劝降,争取多弄点赔款出来。”宇文虚中告退。留下完颜宗望对着“不敢”这两个字发呆。

    完颜宗望现在有点后悔渡河了,要是在黄河北岸,他哪里有这么多的顾虑,也会敲诈出更多的钱来。

    种师道和李纲又和赵桓商量了半天的军机大事,其实多数时间,赵桓在听,李纲和种师道在讲,对这次金兵南下的局势,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少保,这次金兵南下的节点,不在汴京,而是在太原?”赵桓脸色十分惊奇,再看着汴京堪舆图都觉得有所不同。

    虽然他说不出个狗屁倒灶来,但是还是觉得大不一样。

    太原之战尤为重要,种师道给出的观点是站在西军立场,太原被围困,阻挡了除了种家军以外的大宋西军的勤王,折家军就被阻止在了太原,而刘家军也是如此。

    种家军因为出发的早,才到了汴京城下。

    新成立的秦凤军也是绕道赶往汴京,绕路很远,现在赵桓一纸调令,也让秦凤军直接领着童贯交出来的七万捷胜军前往了太原。

    李纲站在四壁守御使的角度上分析,完颜宗望只有三万精兵,已然伤亡了近五千人,无力再战不说,就是金兵悍不畏死,这两万五千精兵,想要攻下汴京,也是痴人说梦。

    但是宗翰部拥有五万精兵!

    如果宗望部和宗翰部合兵一处,只要在潼州,也就是潼关设防,大宋西军无法突破潼州,那汴京才真的是岌岌可危。

    李纲描述的太原城坡,宗翰部五万精兵直至汴京,潼关被设防,汴京独自面对宗望部和宗翰两部,在原来的历史线上,就发生在两百天后!

    那时整个汴京城人人自危,勤王兵也是被阻碍,到那个时候人心浮动,说什么都晚了。

    赵桓也终于明白,当初自己下令支援太原,意图兵指大同府的时候,种师道为何没有反对。

    原来真正决定战场格局的恰恰就是太原!

    “折家军和刘家军还是原地不要动了。就在横山山脉布防,防止西夏军队东进。”赵桓听到汇报,反而镇定了下来。

    三万秦凤军加七万捷胜军已经支援太原,自然不必再拉上剩余西军一起了。

    赵桓可是知道大宋西军折家军刘家军的主力,离开防区之后,西夏人干了什么,刨了折家和西军的祖坟,直接导致西军在山西战场战意崩解了!

    他可不想这大宋最后的尊严,大宋西军这样被消灭。而且如此没有尊严的消亡。

    “可是宗翰部坐拥五万精兵,十万多万的金辽军协同,单纯靠秦凤军、捷胜军那十万人,再加上太原城守军,解决不了太原围困部队,太原城也是僵持局面。”李纲也是着急。

    大宋能战的只有大宋西军,秦凤军也是大宋西军,新成立的陇右都护府的守卫军,战斗力自然强悍,无须多疑。

    但是捷胜军七万兵,乃是童贯训练的,童贯治军不严,能把骁勇善战的西军治理成兵痞,可想而知其带兵能力。

    乌合之众再多,在这种大战之上,只是给敌人增添些许战绩而已。

    太原守军在这么久的守城战中,还有几分战斗力可言?

    不调动刘家军、折家军,太原之战根本拿不下来,这是块硬骨头,不啃也得啃的硬骨头!

    而整个大宋除了西军,再无兵可用。

    “那也不能调兵,金兵也是血肉之躯,攻城久而不破,他们也会倦怠。我们只要保持支援,太原城坚粮足,支撑两百多天没有问题。”

    “我们有兵可用!那就是这城里的种家军还有六万!只要能够解决城外宗望部那十万混编部队,我们就能够让西军出城驰援太原,变成压死太原敌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破宗翰部,夺大同府,才能保证我危如累卵的大宋有口喘息之机。”赵桓一口气说完自己的想法。

    李纲和种师道互相看了一眼,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城外这群金兵,怎么解决?

    如果能够让完颜宗望舍命攻城,依据地利,勉强能够做到消灭完颜宗望部,还保留精锐保证驰援太原。

    但是现在怎么看,完颜宗望刚刚在陈州门受挫,留下了三千五百多人的尸体,短时间内,只要完颜宗望不傻,就不会决绝攻城。

    这是个死局啊!

    大同府在金人手中,可以从金国源源不断的进兵,而大宋不调用刘家军折家军,真的无兵可用,太原战局不改变,完颜宗望可随时撤兵,进退有据。

    怎么才能逼迫完颜宗望攻城?亦或者是逼迫其退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