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还记得一招从天而降的……箭法吗?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李擢之罪,罪无可恕!玩忽职守,酿成大祸!

    如果没有任何惩戒,轻轻打两板子,官降两级?太便宜他了!

    还有那坐看好戏的蔡攸等人,也没一个好东西!

    “沈从,派亲从官前往捉拿李擢、吴敏二人。连夜审讯,明日午时问斩。”赵桓的决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大宋的立国策略是什么?平衡方略。

    种师道一生贡献于朝堂之上,早就把老赵一脉的治国方略研究的明明白白,唯平衡二字。

    今日启用元丰党人,明日启用元祐党人,折腾完这边折腾那边,今日与武将联姻,明日又重文轻武打压将门集团。武将在前方浴血奋战,好不容易顶着过家家的阵图,打出一些胜仗来,文臣必定空降摘桃子,桃子摘不掉就责罚立功武将。

    文臣武将权势平衡。

    一百八十年间,这种平衡方略从未改变过。

    文臣和文臣的朝堂狗斗,光是朋党之争就发生了三次!可想而知这种朝堂狗斗的平衡方略执行的多么频繁。

    守旧和革新两派各打五十大板,他早已想到,听到抓捕李擢和白时中二人之时,种师道以为新帝深谙平衡之道。

    直到听到明日午时问斩时候,他已经惊讶到了极致,以至于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这很不符合赵家那一套啊!

    诛杀士大夫??

    这可是刑不上大夫,与士大夫共天下,不分泥腿子分毫的大宋?杀了文臣,谁帮新帝限制武将?

    特别是现在韩世忠外派攻营州,而种师中驰援太原,进逼大同,如若立下不世之功,谁来平衡?

    这赵桓想干啥?

    沈从很久都没有应答,他在考虑做这件事的后果,他是一名臣子,经历赵楷一事之后,朝堂已经无他立锥之地,他从头到尾打上了新帝的标签。

    那就做吧。

    沈从称是,带着手中完颜宗望的战书走出了文德殿。

    今日即将开一个大宋建立至今,180年未曾有的先河,斩士大夫。

    李纲气喘吁吁终于消停了点,马上心脏就剧烈的跳动起来,斩士大夫?这个是不是再商量下?

    不过他很敏锐的察觉到种师道没有反对赵桓的决定。

    大宋西军进城之前,城里最强的势力其实是蔡攸等人所掌控的京师禁军,他虽然为四壁守御使,但也只是统筹军务,具体各营,各军的禁军还是听令于军都指挥使。

    而这些军都指挥使,都是蔡攸的人。

    但是现在,大宋西军进城,已然大不相同。

    能征善战的西军成为了最强的势力,种师道不反对,就是杀蔡攸,杀张邦昌,这京城都没人拦的下。

    沈从大兄弟,你能不能先回来?我们从长计议啊!

    赵桓以为自己斩立决命令一出,一定会遭到几个人的反对,这李纲文臣出身,这种师道也是文臣出身,现在这个知枢密院事其实也是文官,专门负责制定作战计划,不负责作战。

    他本以为自己一张嘴斩立决。

    这两个重臣会反对,自己就坡下驴,暂时绕其狗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趁机加重惩罚,官降两级,实在是太轻了。

    但是杀人……他长在红旗下,真的不是很想杀人。

    杀赵楷是因为涉及到了自己的安危,当时刚刚来到大宋,心中焦虑,碰到宫变情绪激动下做的决定,现在这个决定完全是为了和两位重臣谈判。

    但是,李纲和种师道都成了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自己这个命令到底正确与否?赵桓心里有点疑惑。

    种师道看到赵桓脸上的犹疑,说道:“官家,李擢罪名按律当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夕有商君惩治秦惠文王赢驷犯禁,商君流放秦惠文王千里,公子虔受鼻刑,太子少师公孙贾刺面。于是秦法才得以彻底贯彻下去,秦法也让秦国一扫寰宇,成不世之功勋。”

    等一下……商鞅他自然知道,还有立木取信的成语流传。但是在他的印象里,商鞅立了根柱子,搬运柱子,可以拿钱,有人搬了,得到了赏金,秦法才取信于民。

    当时读立木取信的典故的时候,他一直以为那个搬木头的人是个托儿。

    感情秦法得以执行下去,是太子流放,公子虔刮了鼻子,权贵刺面才执行下去的……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流血而牺牲者……

    赵桓想到了这句话,现在大宋朝堂昏暗无道,民间更是疾苦万分,国力式微,再不流血牺牲,怕是要完啊!

    “金国国主,现在的完颜晟也将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执行的非常彻底,还是王子时候的完颜晟,曾经因为用度过于奢侈被朝臣抓到把柄,被打了二十下板子,皮开肉绽,官家。”种师道的第二句话,让赵桓为之一振。

    一个刑不上大夫,一个王子受罚,金国和宋国到底哪个才是正统!

    赵桓已经无力吐槽这宋朝糟糕的制度,既然下定决心,这李擢和吴敏通通杀了就是,一个玩忽职守,一个御下不严,有不察之责。

    种师道看到新帝脸上的犹疑不再,安了心。

    自己无后,自己弟弟种师中家里的孩子也不争气,一个学了医,一个沉迷于算学,毫无继承种家将门的意思。

    他这番劝解,完全是为了这郎朗天下。文人这些年实在是太放肆了些,悬在他们头上一把剑,也能够稍微铩一下文臣的锋芒。

    当然,从今天起,他要学会闭嘴,他发现自己说话,恐怕新帝必须要听……这恐怕会招致君臣生嫌啊!

    ……

    城外完颜宗望极为可惜的看着从陈州门不断退出来的铁浮屠。

    非常无奈。太原城破城门一次,被打了出来。

    汴京城啊!这个汉人的都城,差一点点就栽在了他的铁浮屠之下!

    他利用情报和大宋朝堂的狗斗,以及自己的策略,牺牲埋了多年的钉子,取得的战果,就这样在缓缓关闭的大门之下,化为乌有。

    同样被打了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在了解南国的种种,仿照皇城司察子建立了金国的皇城司,明面上是守卫宫城,其实是为了刺探情报。

    而且金国皇城司做的相当不错,他大帐中那副汴京堪舆图就是证明。这次城门洞开,也是证明。

    奈何,大宋国运不灭啊!

    这军民受了二十六年的压迫,居然还为了守城而浴血奋战,让他着实没有料到。

    为什么会这样?

    他问过郭药师,郭药师的答案是因为宋朝富有。可是他看到的宋朝百姓也就是勉强饱食而已,如若遇到灾年也是要挨饿。

    宇文虚中不知道,也没有给他答案。

    他很想知道为什么?

    他以为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奋死抵抗。

    从百姓手中递出来的是各种各样的简陋武器,甚至有锄头……

    凭什么!大宋朝堂已经失信于民!极尽所能的苛责压榨!百姓苦宋已久!

    完颜宗望以为自己是大义之师,可惜,现实告诉他,他们完全不是大义之师,而是入侵者。

    “大帅,铁浮屠死伤三百余人,侧翼骑兵死伤过三千余人,依然没能拿下陈州门,军士血积刀柄,滑不可握,其他城防戍卫军伍赶到,弩箭遮天蔽日,不得已退了出来。”一位传信兵汇报着战果。

    完颜宗望头疼的挠了挠头说道:“传令下去,下次在遇到这种情况,以布帛系武器与手,奋力杀敌,一举拿下。”

    不过完颜宗望知道,这陈州门未曾拿下,再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简直难如登天啊!

    他忽然一个懒驴打滚,扑到了在地,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黑点在他的眼睑中逐渐放大!床子弩的一枪三剑箭!

    差点直接插在他的脑袋上!

    虽然懒驴打滚姿势非常难看,但是他还是成功的在床子弩下活了下来。他趴在地上大声疾呼:“卫兵!中帐卫兵!速度回营!回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