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没有火药的战争是安静的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种师道虽然袭营成功,但是十分害怕自己坚持不到金兵退兵之时,朝堂之上如此强烈的议和之声,也怕这个新帝真的选择议和,金兵的目的绝不对不是些许银钱能够打发的。

    “种少保放心,朕晓得轻重。即使朕不知道,也可以问沈从李纲等人。完全可以应付的了现在的局面。”赵桓回答了一声。

    “陛下,金人欲遣使者进城谈判。来人乃是宇文虚中。”沈从说道。

    对于宇文虚中,沈从的心情如此复杂,如果不是知道他潜在的身份,此人只有千刀万剐才能泄心头之恨。

    可惜这个人已经和他单线联系长达三年之久,他清楚的知道宇文虚中的为人。

    宇文虚中?又是自己不知道的历史名人?赵桓一愣。

    【宇文虚中:原宋廷资政殿大学士,签枢密院事,七年前进金国商议海上之盟之事,被金廷扣留,因口才绝佳,说书讲书头头是道。被金太祖赏识,封为礼部尚书,此后在宋廷赎买燕云十六州之时,以五百金锭的价格购买了宋廷五位帝姬(公主),以供金主享乐。七年间曾诛杀宋廷使者十七名,放荡狂傲,臭名远扬。】

    得,又一个叛贼……赵桓脑阔疼,这宋廷怎么经出些叛徒。

    只不过没等赵桓感慨完,又出了一行小字,让他目瞪口呆!

    【其隐藏身份为宋廷间谍,多次传递信息给宋廷,参与过十五次袭杀金国宗亲之事,多次诛杀宋廷叛将、臣。其诛杀的宋廷使者人人该死,其罪罄竹难书!自封皇城司监事,多行义事。】

    无间道吗?感情这宇文虚中居然是间谍!赵桓兴致勃勃的看着宇文虚中的资料,偶尔也会皱眉。

    宇文虚中在金廷的生涯,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风光无限,两道通吃。

    事实上,他已经多次被金廷怀疑其身份,只不过被宇文虚中巧妙的化解掉了。不过这种怀疑还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此次南下,他居然随军而行,返回宋廷,充当使者进大宋谈判。

    金人的试探意味极为浓郁!

    宇文虚中在金国有一妻一妾一子,如若真的是叛臣,这两个女人和孩子的下场可想而知。

    不容易啊!

    赵桓无不感慨的想到。这间谍的生涯,远不是想想的那样,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宇文虚中乃是……”沈从左右看了看宫女和太监,选择避而不谈宇文虚中的真实身份。

    沈从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本是我大宋状元,太上皇对他多有恩宠,没想到他还没走到金国就大肆夸赞金国,到了金国就直接归降了金国,实乃国之罪人!其罪当诛!”

    赵桓却是从宇文虚中的个人资料里看到了沈从的名字,知道宇文虚中乃是和这个上一指挥单线联系。

    从沈从的反应上来看,这皇宫里,恐怕并不干净。

    “朕与种少保和沈指挥有军国大事商量,你们暂且退下。”赵桓看到了沈从欲言又止的样子,让立侍左右的宫女太监洗漱退下,只留下了赵英在身边。

    等到宫女等人退下,赵桓看着沈从说道:“宇文虚中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当真国之栋梁,背负如此污名行事,也是为难他了!”

    沈从低着头,但是脸上满是疑惑,这宇文虚中与自己单线联系,难道是哪里出了岔子?

    “宇文虚中,实乃忠臣!陛下,请赐皇城司监事一职与他。”沈从直接跪在了地上。

    虽然不知道新帝如何知晓如此隐蔽人物,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已经知晓了宇文虚中此人。

    那宇文虚中必要有的官爵,必须请领。这才对得起这些年宇文虚中在金国的努力。

    “海上之盟之时,宇文虚中探查到了金国国主的底线,并且通传宋使,使宋使在谈判过程中游刃有余,仅此一条,便可封公。”沈从当然是有功可请。

    “昨日午夜时分,更是策划一起对大宋叛臣郭药师、刘彦宗,金国宗亲完颜阇母、完颜希尹的刺杀。诛三人,伤一人。”

    赵桓点头说道:“此等有功之臣自然要封赏,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就是。”

    沈从摇了摇头,说道:“臣与宇文大学士多有书信往来,他别无所求,只求金国皇城司监事一职即可。做事即占有大义之名。”

    “倒是臣有一请,陛下,宇文大学士有一老母亲,年过半百膝下无子,日子过得极为清贫。臣请陛下迁其母入京城之内,善待之,一则可照顾起居,二来可以牵扯宇文虚中。防止其东摇西摆。”

    沈从这段话也是思虑了良久,找了个牵扯宇文虚中的理由,希望能得到新帝的恩准。而这个看似牵强的理由,却是沈从手中最大的权利。

    察子多行风闻之事,难免有人会收买,掌控其家人,是控制察子的重要手段之一。当然接宇文虚中的老母亲进京城,则完全是处于对朋友的照拂。

    大宋朝廷没有赡养这个条目,想要在规则里找个理由,十分困难。

    赵桓听到这个不情之请,也是感慨这忠臣就是好糊弄,照顾一名老人而已,还搞出个这么不上台面的理由。

    他点点头说道:“一应支使,全部算到内帑即可。”

    “谢陛下。”沈从兴奋的说道。自此以后这宇文虚中在金国行事,便不再是野狐禅,而是来自大宋朝堂的授意。

    有无大义的名分,对宇文虚中来说,极为重要!方便宇文虚中行事的同时,更多的是为了了结他的心愿。

    “报!陛下,金兵调动云集,陈兵城下,辱没大宋!军都指挥使姚古仲请求出战杀敌!”一个亲从官跑到御前,呈上了一份战书。

    【听闻宋廷换主,特来道喜,不知少主可敢出城一叙?必扫榻相迎。】

    对不起,我不搞基。

    还扫榻相迎,谁去谁是大傻子!赵桓吐槽这个战书,看起来更像是个文臣写得札子,而不是一个武将能说的话。

    “官家,这等战书,还是回应一句好。”种师道突然说道,战阵之前,战书以回应,是自汉至今都有的流程,不宣而战视为偷袭。

    当然这种战书宣战的方式,早已流于形式了,但是没有回应,却显得大宋小气了。

    赵桓想了想说道:“赵英,拿笔来。”

    【不敢】

    他就写了两个字,没有谩骂,也没有多余的话,没有深意,就是表达了他内心的想法。

    这原来宋钦宗的身体写字已经成为本能,书力深厚,字很好看。

    沈从接过了赵桓批注过的战书,他想过赵桓各种反应,就是没想到就这俩字的回应,让他有点摸不清楚头脑。

    种师道看了看,随手给了等待的亲从官,说道:“官家还要修改吗?不修改就发给完颜宗望吧。”

    他之所以没有点评,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扯,实力才是王道。

    虽然夜袭之后,汉贼军已经散了不少,但是依然有数万人之多,只不过斥候没有将准确的消息传过来。

    “陛下,四壁守御使李纲请求觐见。”又一名亲从官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脸色十分慌张。

    “陛下,陈州门破了!”李纲没等召见,直接闯了进来,刚进来,就猛扑在地,俯身颤抖的说道。

    赵桓猛的站了起来,种师道面如死灰,就连跪在地上的沈从都站了起来,对着趴在地上的亲从官说道:“现在马上护送陛下出城,前往应龙府!”

    他的语速很快的继续说道:“立刻前往武库取甲上弦,携带少量辎重,带够半月干粮,还有日前寻到的替身,一并寻来!”

    “陛下,请移驾应龙府以避免金祸!”

    赵桓的手有点抖,自己要死了吗?可是自己看到的提示,还有217天才会覆灭才对!

    【大宋预计覆灭时间:21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