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三年又三年!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宇文虚中默然,他也想问问为什么。

    其实他这个皇城司监事,乃是自封。

    根本没拿过宋廷一毛钱的俸禄,这七年来,他自己在金国举步维艰,根本没得到过任何来自宋廷的任命和支持。

    而他自己也仅仅凭借书信和皇城司上一指挥单线联系。

    因为有这样的联系,也越来越多的皇城司察子投靠了他,说起来可笑,他甚至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晓。

    皇城司的提举大人,也根本不知道金国还有这么一号人在。

    皇城司监事,乃是金国察子们这么叫他,时间久了,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是皇城司监事。

    他也很想问问自己这七年来,究竟为了什么活着。

    这个已经全然忘记他的国度,他为何还在坚持。

    开始时候,只是为了活命,那会儿出使被扣,宋廷为了海上之盟,联金灭辽大计,刻意的忽略了他的存在,完颜阿骨打喜欢他说书,觉得那汉末三国故事有趣,就让他天天说书。

    说书人诶,读书人怎么能做这么低贱的事?

    但是他做了,而且做得十分称职。因为他这样的废子,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

    后来完颜阿骨打时常问政于他,他倒是有真才实学,几次奏对都让完颜阿骨打收获颇丰,继而任为礼部尚书。

    他忘记了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金国的皇城司察子,不过这皇城司察子的身份一干,就是七年。

    他也成为了金国最大的碟子,刺探情报、暗杀宗亲贵族、诛杀叛宋逆贼,对金国也是无恶不作。

    不过,即使如此,金国和辽国的皇城司察子,也是自发活动,直到某天他与宋廷皇城司的上一指挥书信开始了单线联系,这一联系就是三年。

    狗屁的三年让老子从金国回来!三年又三年!这都七年了,都没让他回宋廷的意思!

    自己的老母亲年事已高!膝下无子,老子想回宋廷啊!

    自己到底何时才能回到宋廷?

    宇文虚中其实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自己做的那些事,回到朝堂,会被那些文官们弹劾到生吞活剥。背个弃主卖国的名头,说不得老母亲都不愿意让他进门。

    不过是问心无愧罢了!

    不过是在滚滚大势中,他如同螳臂一样,只想稍微阻挡下宋廷之衰亡罢了。

    仅此而已。

    “燕云十六州被赎买回去,可曾补防?没有。河北东路,河北西路,河北禁军百年未战,武备不振,自然被摧枯拉朽,秋风扫落叶般收拾掉。”

    “但是这大宋西军不同,魏王殿下还要万分小心才是。今日夜间袭营,就是如此。”

    “魏王殿下之前从未曾与西军交手,西军悍勇不假,但更擅长用计。这一招直逼敌营中军大帐的打法,在西夏身上尤为好用,参将屡次被袭杀,偶尔还能杀掉中军主帅。西夏有三名驸马主帅就是被这么干掉的。”

    “金辽夏,察子无数,大宋西军死士们,根据情报绕开巡逻岗哨,直扑中军大帐十次有七次可诛杀参将,战术执行依靠察子情报,悍不畏死宁肯全军覆没,也要达到目的。”宇文虚中给不了完颜宗望答案,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坚持着什么。但是他能给一些建议。

    “一报还一报,我金国也不是没有谍子在汴京,今夜必报此仇!”完颜宗望面色已经趋于平静,胜败乃是兵家常事。

    不因一时长短得失而窃喜或失意,为将为帅的基本素养,他还是有的。

    这让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汴京恐怕非常难以拿下,不过只要自己这只精兵驻扎在城下,就能给大宋足够的压力,使其调兵遣将都非常麻烦。

    金营逐渐恢复平静。

    四壁守御使李纲与殿后禁军御营司都统制(师长)姚友仲,站在城头之上,长吁短叹。

    今夜西军袭营之后要进城协防,如果此时金兵一拥而上,就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但是也是他想看到的局面。

    在种师道的计划中,他更愿意金兵尾随西军入城!

    衔尾追杀,听起来不错,但是现在在完颜宗望部,能够组织起来的士兵之后金兵精锐!如若衔尾追杀,只不过是提前决战罢了!

    正中种师道的下怀!

    只要敌人追过来,倍于敌军的大宋西军,与金兵硬碰硬之下,肯定能够大量杀伤金兵,即使大宋西军战败,也会消耗大量金兵的精锐部队。金兵再无力攻城!

    只需要一战,就可以奠定汴京之战不败之地!

    只要汴京不败,那其他两处的战场结果将会决定这次金兵南下的最后结果。

    汴京不败,则战局不败。

    可惜的是完颜宗望没有下令追击。让种师道可惜,也让李纲可惜。

    他是四壁守御使,拱卫京城。

    可是京师禁军糜烂不堪,真正能守城的也就七万余人,诺大的汴京城墙,遍地都是窟窿。他做了多少年的兵部侍郎?对京师禁军的战斗力很清楚。

    能上城墙泼油的都是胆子比较大的了。

    让这群废物守城?还不如让西军与金兵决战!

    届时,攻城主力,将变成汉贼军,废物对上废物也是正好。

    这种田忌赛马似的谋略,需要对方配合,可惜完颜宗望视所谓的“战机”而不见。

    他已经能想到朝堂的大臣们的嘴脸,京师禁军久疏战阵,战斗力薄弱,让西军上城墙防御汴京,岂不美哉?!

    阿呸!误国误民!

    种师道已经接到了战报,手里握着战报,说不出的失落,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时日无多。

    如若金兵选择衔尾追杀,西军与金兵决战,短时间内即可奠定京师不败,死亦可瞑目。

    而且大宋西军入城的决策,实在是上册,如果在城外,金兵只要日夜骚扰,是西军疲惫不堪,几次拉扯士气就会降到极限,到时候,金兵铁浮屠一出,大宋西军很难抵挡。

    但是西军入城,涉及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那就是边军入城。自古边军入城都是腥风血雨,没有哪个皇帝愿意让边军入城,特别是在禁军武备松弛的情况下。

    但是新帝在庙算的时候,非常决绝的让大宋西军入城,保存实力!这一点魄力上,种师道也尤为佩服!

    如果完颜宗望部能够追过来,依托城防的各种弩箭投石机、放火炮,种师道很有信心与敌人决战,进而避免必须入城驻扎。

    可惜了。

    “少保,金营察子说,我军死士全数阵亡,一千五百死士的结果,没有击毁对方核心的攻城器械,也未曾袭杀主帅,着实有些可惜。只杀死了敌方的一些参将,杀了不少的千户郡候。倒是察子们干掉了郭药师、刘彦宗。完颜阇母也受了伤。将士死亦可瞑目了。击杀金兵精锐千余人。”沈从推着种师道往皇宫里走,汇报着察子们的情报。

    这都是军务,既然种师道为总指挥使,这些消息,本应该知道。

    当然这也是在赵桓的授意下,沈从才敢告知。

    “官家万安。”种师道没有起身行礼,不是不想,是身体真的吃不消了,七十五的岁数,熬夜处理军务,燃烧了他本来就不多的寿数。

    赵桓得知自己的第一个计划被执行,而且将不少汉贼军驱赶之后,他也是心气为之一振。

    自己第二阶段西军入城,也被执行。他倒是知道边军入城的恐怖后果,不过能怎么办?

    一如当初一样,他只能赌一下,种师道的忠诚了。

    战报让人喜出望外!最主要的事破了金兵不可败的神话!

    就说嘛!

    都是碳基生物,大刀片子砍上去,都会掉肉。

    猛火烈油扑上去,也会逃跑。

    总不会金人有高达?

    事实上,金人没有高达,甚至在包围西军死士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打出太过漂亮的战损比,1:15战损比。

    还是在合围的情况下,赵桓完全能够接受这种强度。

    “官家,接下来就是以逸待劳。等金兵攻城了。只不过,官家谨记,大宋西军要对阵的是金兵精锐,汉贼军交给禁军去处理,练练他们禁军的胆气。”

    “太原被围,折家军,刘家军这两股精锐,无法勤王,官家您的精锐就只有这六万人,万万不可用在汉贼军这种军队上,凭白消耗了。”种师道慢慢的将自己的话说清楚,生怕新帝被猪油蒙了心。唯恐君臣生嫌。

    把西军派上城墙守城,万一哪一门失手,城门洞开之时,哪来的精锐阻挡金人铁浮屠入城?

    如若只有城外金兵,汴京城说固若金汤也不过分。

    但是这最坚固的城池,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出几个叛徒打开城门,出几个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大臣,城门洞开。

    无兵可用的话,岂不是让金人直接进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