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发现了发家致富的好方法!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宇文虚中准备使宋的各项事宜,将准备好的所有关于金国的资料,作出了一卷厚厚的书,握在手中。

    准备完全之后,在军士的掩护下,向着城墙走去。使节在手,士兵无甲无刀斧,自然是使者。

    宇文虚中带着自己使节,来到了汴京城下,被人用提篮吊上了城墙。

    他乃是金太宗御赐正使,本来是有走城门的资格,两军使节往来则不复战的大好传统,在这种灭国之战中,显得不那么重要。

    他没有在乎这种事,再次踏上汴京的城墙,俯瞰整个汴京城,说不出的回忆涌上心头,日与岁眇邈,归恨积蹉跎。

    东华门外唱名亦如昨日一般,奈何已过七年有余。

    大宋的都城汴京依旧如当初一般繁华,战乱也无法阻挡这个城池的熙熙攘攘。

    尤其是这御街,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摩肩擦踵,好不热闹,好似庙会一般。

    额,好像不太对啊!

    他看到了代表皇室的旌旗在整个御道上飘荡,文臣武将排列左右,御道前的的方台上跪坐这两个人,人声鼎沸,喧闹声,站在城墙上都听到了。

    副使是金人,好奇的看着城中,眼中尽是征询之意。

    “这是做甚?”宇文虚中问迎接的官员,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上元节早就过去了,怎么还在集会?

    接待鸿胪寺的典客署掌客,专门负责接待国外使节的部门,这名官员品阶不高,从九品,他倒是精通契丹语,不过面对这个明显是宋人的家伙,自己那口流利的契丹语,没什么用。

    “呸!叛徒!”小官吏啐了一口,径直往前走了,一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宇文虚中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回到宋廷一定会这样,只是没想到连个小官对他的态度都如此恶劣。

    他是叛徒吗?如果是为了活命趋炎附势算叛徒,那他就是叛徒。

    活在金国做了更多的事,有人知道吗?

    没有。所以,他现在在宋廷,就是个叛徒。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他长叹一口气,跟着小官到了鸿胪寺,御街那边看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在做。不过小官看起来并不打算让他去凑热闹。

    赵桓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御街尽头跪在方台上的两个人,证据确凿,罪该万死的李擢,还有失察之罪的吴敏。

    正如李清照所言,在法律范畴中,李擢活该千刀万剐,吴敏的确罪不至死。

    但是谁让他是皇帝呢?

    现在汴京城内群情激奋,陈州门被破,汴京城军士付出了近四万人的性命,以死相搏,才打退了敌军。

    吴敏明知李擢饮酒作乐,既不上报也不管理,纵容李擢行事,只为党争文官集团利益。

    赵桓要杀他,完全是顺应民意,连蔡攸都闭嘴不说话!静静的站在一旁。

    宋太祖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可没有说过,赵宋终其一朝不可杀士大夫。

    之前的皇帝不能杀士大夫,其实有本身的无奈,虽然有遣将的权利,可是没有兵权,那文官还是不是为所欲为之为所欲为,所作所为全凭个人节操。

    但是赵桓很巧妙的绕过了皇帝无兵这个尴尬的情况,现在汴京城里,最强盛的是大宋西军的六万精锐,种家军。

    现在的种师道堪比当年霍光权倾朝野的状态,皇帝废立皆在一言之间。但是种师道却是个忠臣,而且没有子嗣。

    大宋西军在开辟了陇右都护府之后,上下其手,开盐池创收摆脱了宋廷财政对西军的束缚,军队经商这种事,最容易滋生的就是军阀。大宋西军在陇右都护府,开辟盐池和与西域诸国开始做生意回易创收之时,就已经是实质化的军阀了。

    皇帝用兵完全看这些节度使们的脸色行事。

    宋廷节度使乃是荣誉衔,本身就不是大唐藩镇节度使可以媲美的,但是陇右都护府的通商和盐池,让大宋节度使变得实至名归。

    幸好最先到的是种家军,要是来了折家军杨家军或者刘家军,现在赵桓已经成了案板上的肉,予取予夺了。

    种家无后,不代表刘家、折家、杨家无后。

    赵桓的位置最高,虽然离陈州门很远很远,但是他这个位置还是能看到陈州门的大概情况,那里一直有人在瓮城里进进出出,整个空气都蔓延着淡淡的血腥味。

    隔着这么远都有如此强烈的味道,可见战况之凄惨。

    他一直想去看看陈州门的战况,可是赵英一直拦着他,陈州门附近现在太过危险,这些死去军民的家属们,并没有得到抚恤,正在群情激奋当中。

    稍有不慎,他这个皇帝就有可能被裹挟。

    赵桓很想抚恤这些死伤的军民,奈何大宋没有这个传统,而且他现在没钱。内帑虽然有点小钱,但也仅仅够几家人所需,大部分财产都被太上皇南幸给顺走了。

    “沈从,带着皇城司的察子,把李擢和吴敏的家抄了吧。”赵桓想到了个生财的办法,人都看了,不抄家说得过去?

    沈从的面色有些犹豫,往前走了两步说道:“在抓捕吴敏时,在吴敏家中发现强弩一千把,金脊铁甲上千具。已经查抄了他的家财,目前正在盘点,还想等到盘点完再禀报。”

    沈从有些奇怪,杀人都是大宋提刑司在做,可是抄家这个活儿一直是皇城司在做。

    这是惯例,不管砍谁的脑袋,都要抄家,翻找证据,有罪证最好,没有也可以伪造一些。

    虽然大宋未斩士大夫,可不代表大宋不砍头。

    赵桓脸色数变,这吴敏看来是真的是有点意思,一个文臣家中出现几把武器已经了不得了,这会儿直接强弩千把,这是准备造反吗!

    我滴个乖乖,辛亏我先下手为强啊,要不然这后下手,岂不是要遭殃?

    “大约查抄现钱三千万缗,田契无数,良田万顷,各地府州房契约九千多件,这还没有查抄吴家子侄……陛下,国贼也。”沈从也是被这笔帐给惊呆了。

    【良田万顷,日食三升,广厦万间,夜眠八尺。真乃国贼也。】

    你倒是说清楚多少价值啊!我自己又不知道是多少!都说国贼能不能说清楚这些东西值多少钱?!赵桓对着系统在心里咆哮着,整的大家都是文化人,自己跟个文盲一样。

    【岳少保既死狱,籍其家,仅金玉犀带数条,及锁铠兜鍪南蛮铜弩镔刀弓剑鞍辔,布绢三千余匹,粟麦五千余斛,钱十余万,书数千卷而已。】

    【岳飞死时被秦桧抄家,除了御赐腰带以及兵器、少量钱财之外,剩下的就是书了。而宋廷档案记载的对岳飞所有家产的一个折算——包括房产和田地,总数也不过九千缗,约合现银272两有余。】

    【吴敏家财三千万缗,约一千万两白银,万缗,中人十家之产也。一万缗相当于十个中产之家的总资产,三千万缗,相当于三万户中人之家的财产总和。】

    【房契近万张,仅四百两一处房产,也高达四百万两白银。近两千万缗,约合两万户中人之家。】

    【良田万顷,约合五十万亩田产,按照良田价值,一亩地约三十两白银核算,约一千五百万白银,约合四千五百万缗,约合四万户中人之家总资产。】

    【不算金银珠宝、铺面、营生等其他财物,约合十万中人之家总资产。】

    十万中人之家总资产,赵桓的指头已经用不完了!

    这吴敏还仅仅是尚书右丞相,副相,还有个尚书左丞相的太宰李邦彦啊!

    这货现在在金兵大营里,根本没空组织家里人散财,这要是抄家,也是赚的盆满钵满啊!

    现钱抚恤的话,一家人发多少合适呢?

    赵桓有点弄不清楚。但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要是缺钱,就去抄家,这些大臣挨个抄一遍,金国都能给他砸晕了!

    【抚恤一人十贯,百姓感恩戴德,抚恤一人五十贯,百姓结草衔环,抚恤一人百贯,百姓额手相庆,抚恤一人五百贯……】

    恩?说下去啊。

    【抚恤一人五百贯,汴京百姓能把城外金兵生吞活剥……】

    【中人之家需要三代积蓄,无病、无灾、有粮、有田、有铺面,才能供得起一人脱产读书,千贯家财,即为中人之家。可供一人脱产读书,博取功名。】

    四万人,一人五百贯,也就两千万贯而已,吴敏家里都抄家抄了三千万贯现钱!

    发钱!用钱砸死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