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金华火腿的改良者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宗望部在收拢后军之后,开始渡河。

    后军当然不是只有四处劫掠的汉贼军,还有大批的辎重,这些全都是攻城必备的用品,还有粮草。

    是的,在完颜宗望的心里,那些不是金汉军,而是汉贼军。

    对于叛国者,不限种族,都是报以敌视的态度,就连郭药师,这个故辽叛将。

    即使郭药师从投金开始,尽心尽力的帮助金兵攻城略地,即使如此在他心里,这个郭药师也是一个标准的三姓家奴。

    现在有用,待其如座上宾,到了没用的时候,自然封个闲散的官儿,不再起用就是。

    完颜宗望站在黄河之上,驻足不前,这条河乃是蛮夷界限,千年来,无人可以度过这条天然的防线。

    匈奴,东胡、回鹘、契丹、党项、柔然、辽国都未曾从踏过黄河一线的防御,对于中原而言的狄夷之族,黄河是他们心中绕不过去的坎儿,渡河进逼中原。

    狄夷心中绕不开的一条神圣界限,黄河线,这一条横跨在辽阔平原上的大河,是中原王朝的最后一道防线,踏过这条天崭就是中原王朝的首都,汴京。

    “渡河!”宗望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嘶吼着,数万兵马踏上了黄河的堤坝,走向了冰封的黄河。

    渡河,这个梦,今天在金人手中实现了!

    从有狄夷之称,直至今日!所谓北狄终于渡河,从今日起,杀穿中原王朝!

    在中原文化中的狄夷中,只有金人,堂而皇之的从相州,黄河中下游,撕开了中原的防线,彻底进入中原!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不管结果如何,他做到了前无古人之事!即使兵败,也丝毫不悔!

    秦撵着东胡匈奴打,汉直接把匈奴打进了漠北,即使是汉末纷争的三国,中原人也时不时的长驱千里,来一出封狼居胥,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

    我狄夷就是你们汉人立功扬名之地吗?一说文治武功,就说出关长驱多少里?

    完颜宗望相当自豪,今天自己也长驱数千里,来到了汉人的都城,汴京城下!

    今日越过黄河,破汴京!定鼎中原!他的野心也随着跨过这条结冰的河流,肆意的生长着!

    完颜宗望的加快步,战马裹足前行踩在冰面上缓缓前行,虽然缓慢,但还是一步步的度过了黄河之地。

    宗泽领河北制置使职责,统管河北军务,两天之内近两万义士投奔他而来。

    他领三万兵马,悄然来到了黄河北岸,完颜宗望渡江之地。一边狼藉的废弃营寨之中!

    按照庙算,他们的战略目标就是拦截对方兵败之后的溃兵。

    他收到了种师道的命令,堵截金兵后路!

    还未战,先言胜?会不会过分了些?宗泽摇头,把这种心思收了起来,开始忙碌军营之事。

    快速修缮营寨,三万军士整装修整。

    他本身位卑权轻,是在御史大夫陈过廷的安排下,以宗正少卿身份位列朝堂。

    在此之前他从未统领过军务,做的活儿,就是修修皇帝的家谱,分一下嫡系和庶出,掌宗亲名籍部,每年做一份同姓诸侯王世谱。

    在赵桓授予他河北制置使的时候,他满心的不愿意,虽然从正四品升到了从三品的正议大夫,但差遣也从文官转到了武官之上。

    大宋重文轻武,武官地位低下。但是赵桓在任命之时,他没有拒绝,也无法拒绝。

    国难之时,容不得他多想。为此他回到家中,还被母亲责骂一番。

    “宗大夫,种少保特使!”一位帐前大兵,进账禀报的声音,打断了宗泽的遐想,他虽然没有实际触碰过军事,但这两日,军事有条不紊,也算不错。

    难道我天生就是武官的料?不,不,不,我要做文官!宗泽十分想要拒绝承认自己有做将领的资质,这在大宋朝堂是一种极其被动的天赋。

    嗯,他不想做武官。

    反正制置使是差遣,不算纯粹的武官,打完仗,还去做自己的宗正少卿。

    但是整个大营在他的手中,如臂使指,井井有条。在整理军伍的时候,也是如此的畅快!

    仿佛自己天生就是干这个似的?难道自己有军事天分?

    不!就是给皇帝修家谱,也不在军伍之列!这就是宗泽的想法。

    “请!”宗泽不会统兵,种师道派遣的几个副官帮了大忙。

    再有天分,没有人教也是白扯,几个副官把他的指挥意图贯彻的十分彻底。

    而且他提出的几点建议,遭到了副官们的一致好评。

    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是文官属性加成,导致对方高看。后来才发现不是如此,几点建议下去,整个军营,连招募的义军都有了几分正规军的模样。

    “种少保吩咐宗大夫,不可轻举妄动,禁军武备孱弱,义军更是毫无训练,驻扎此地之后,等待溃散的汉贼军逃到此处时,将他们俘虏即可。还有…”特使拿着一份奏章递给了宗泽。

    “陛下口谕:李纲、种少保、宗泽研究一下,然后写个新的章程出来。选个沉着稳重之将,再选个年轻有为之少才,一起递过来。”

    “哦?”这个新帝在这个紧急关头搞些什么?宗泽打开《陈安边十策》的札子,种少保和李纲已经研究过了,林林总总写了好几大张纸上,写满了字。

    特别是种师道的文字里透着焦急,一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的感觉,跃然纸上。

    极力劝谏新帝构建燕云十六州的等地防务,陈述利害,连燕京以及山海关的防务图都画好了,看来,种师道考虑幽云十六州的防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自己没什么太多的见地,他在种师道和李纲的基础上,做了一点关于后勤的补充,包括在幽州建立军器监还有燕京府、山海关互为犄角等方面的建议。

    他犹豫再三,写下了自己关于幽州马政上的意见。大宋马政烂到了骨子里,燕云十六州,为新地,自然可以从新开始。

    而且上书了一点自己的小想法,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

    【宋军少马,与敌野战时,多有不便之处,经常被敌军骑兵冲散,野战不利。仿战国时战车,画战车图一张,名曰“决胜。”取决胜巧意。献丑之作,贻笑大方。】

    【金华之地多有腌制火腿的风俗,经过臣的改良,保存时日更长,正好可以当做军粮,补充军士肉食方便快捷,配方一张,请官家定夺是否采买。】

    “五郎,带着这份奏章,以及这三份批注,送到汴京城内。”宗泽写完之后,叫进来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将信件交给了这名年轻人。

    “五郎,你家里可曾安顿好?这是你第三次入军伍了吧。”面前的年轻人像书生更多于武夫,相貌堂堂,饱读诗书,一手行书写的人眼花缭乱,但是此人却更喜欢军伍之事。

    这也是他第三次从军。

    少年郎说道:“我这次和舍弟一次从军,自然是征得了家母的同意,家里一切安顿好了。国朝风云飘摇。不是谈论儿女私情之时。”

    “有此见识,倒是不错。不过一个小小的秉义郎,还是屈才了。智勇才艺,古良将也不为过。此次官家征良将据守燕京府,谋求营州山海关,我举荐了你。”宗泽挥挥手,让五郎前去送信。

    三天大雪的天气,在阳光下,刺的人眼疼,完颜宗望前军躲过黄河之时,已然晌午时分,金兵驻扎在黄河以南,等待着后军安全渡河。

    让完颜宗望十分意外的是,他们渡河的时候,大宋军士,居然没有趁他们渡河袭扰,大宋西军的军营,也是十分安静,只有些巡逻的卫兵。

    即使只有一些巡逻的卫兵,完颜宗望依旧看得出,这只军队和他之前碰到的所有军队都不相同,其精悍完全不是过去碰到的禁军可比。

    “传令下去,今晚敌人可能袭营。做好万全的准备。”完颜宗望下令,这安静的西军看起来如此诡异,敌军夜袭的几率很大,不过现在他们刚刚驻扎,如无必要,不接战的好。如果敌人夜袭,金人可是夜战的行家,怎么会输给宋人?

    ……

    黎明时分,夜鸦鸣叫的声音格外让人讨厌!完颜宗望果然听到了喊打喊杀的声音,看来是夜袭!

    他披甲而眠,听到动静猛的起身,冲出大帐,站在瞭望台上,观察敌人情势,在喊打喊杀声音刚起的时候,整个金兵如同复苏了一样,从各个帐篷里跑出了穿着整齐的金兵。

    金兵手中提着朴刀,背上背着弓箭,很快的找到了马匹,准备应对袭营的敌军。

    夜战,金兵非常擅长,他们那双眼睛,可比宋人在夜里看的更加清楚!

    在他们的对手里,还没有碰到夜里敌手!

    正当他们准备应敌的时候,却发现夜袭的目标居然不是金兵主帐的方向,而是向着汉贼军而去!

    那里是降金的宋人所在,这些夜袭的军队,嘴里喊得也不是喊打喊杀,而是高声疾呼着:“陛下大赦!逃而不杀!”

    种师道之所以同意赵恒的建议,同意夜袭的原因,目的就是驱散降金的汉人!

    他们将是攻城的急先锋,同样也会大量消耗西军的精锐之军士,趁着刚刚驻扎,人心未定的时候,将他们驱散,就是最好的办法!

    完颜宗望有些忧心忡忡,汉贼军军纪涣散,也不知道战况如何。他倒是叮嘱了郭药师警惕,也不知道郭药师放在了心上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