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要在汴京城吃晚饭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赐座。”完颜宗望瞄了一眼赵构和李邦彦,就没再理会他们。

    他在汴京布防图上看的仔细,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可乘之机,汴京城坚器足,绝对不是之前破的那些州府可以比拟的。

    事实上,他兴师南下到现在,并没有攻克任何一个府州的城池,都在诱敌而出,击败。虽然大败真定府守军,但是面对极其恐怖的城池攻防战,自己手头那三万精兵还是用在正地方更合适。

    “谢将军。”赵构和李邦彦正襟危坐,等待着宗望忙完手头的事。

    他们俩四处打量着金帐,金帐的主座上有一张虎皮,铺在椅子上。据传说,每一名金人在成年的时候,都会独自猎杀一只老虎,作为成人礼。

    当然,传说也仅仅是传说,事实上,金国的成年礼,却是牵羊礼。

    完颜宗望看了一小会儿,对着旁边一名汉人说道:“郭万户,你说我们从此处进兵汴梁如何?此处乃是外城补防最为薄弱之处。东南陈州门,补防最为薄弱,而且旁边乃是蔡河水门,可惜天寒地冻,护城河已结冰,要不然也是可乘之机。”

    这名汉人就是投降金廷的郭药师。

    本是辽国汉人的郭药师,是辽国大将,先是效力辽国,再投降宋国,担任了燕京府的守将,花费数千万贯建立了燕云守军,被他带着现叛降到了金国。

    他看着地图,如此周详汴京布防图,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对完颜宗望的敏锐嗅觉也十分佩服,攻城之战,或突袭,或持久,或诱敌出城。也仅有这三样,可以破城。

    但是指望大宋那怂包皇帝的性子,出城作战无疑难如登天,诱敌出城,在汴京城下,是这三个里面,反而是最困难的选择。

    而持久战,宗望部不可为之,并不是宗望部金兵不擅持久之战,而是宋廷勤王之兵正在赶来,持久战对宗望部不利。

    而且兵器、粮草、马匹、士气都不足以支持完颜宗望长久围困京城。

    “大帅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远不是我能置喙,宋人谨小慎微,此处确实是不多的可乘之机。我认为我们可在紧邻的戴楼门处,发动佯攻,宋人必然调动陈州门守军支援戴楼门,此时正好出奇兵,一举拿下陈州门!打开城门,届时两千铁浮屠铁骑入城,汴京可破。”

    郭药师先是夸耀完颜宗望,再小小的提出了自己的合理建议,作为降将,他只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才能好好活下去。

    “前日得到军报,宗翰部围困太原城,攻破了城门,结果被城里的军民给赶了出来。还死了数千精锐金兵。大宋民心尚可,亦不可轻敌啊。”

    “当然郭药师所言,正是我所想说之事。金汉军共计十三万人,正好可以做佯攻之选。声势浩大,宋人惊慌之余,必然调兵遣将,正好挑选金汉军善战之人,攻城开城门。届时一同入城即可。”完颜宗望确定了作战的主要策略,突袭,声东击西。

    对于攻城,他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

    对付辽国城池,最好用的“蚁附”战法!一拥而上或云梯,或竹梯或缆绳一拥而上即可。

    但是宋廷富硕,远不是辽国可比,宋廷城池的守城器械不要太多,这种战法根本无用。

    就燕京武库里的各种武器装备,都让他人马的装备换了个遍!

    金人一人拿五十枚箭都没把燕京武库掏空,一人配了一张新的弓箭,换的新的马镫,连拐子马这类轻骑,都有小万人获得了盔甲。各种长短兵换了个遍。

    不可用蚁附”战法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依附到金兵的汉贼军实在是太少了。

    攻辽之时,金兵所到驱逐近百万辽人蚁附攻城,安有城池不破?

    可宋军一路南下,搜刮了这么久,也就聚拢了十三万的乌合之众。想要拿下汴京,无疑是痴心妄想。

    完颜宗望歪着头看了看赵构,说道:“你是康王赵构?”

    “正是。”赵构赶紧回答,他很想用双手捂住耳朵,这作战计划和作战地图一看就是机密之中的机密,就这样被他们两个宋国来使听到。

    看来是不准备让他们回去了。

    完颜宗望长叹一口气,对着郭药师说道:“你们宋人也是奇怪,抢他们牛羊、粮食、蚕桑、铁器、盐巴,只要不杀人,就不会有人奋起,反而会乖乖配合。对最重要的钱财,粮食不看重。反而对人命看的比天还重,劫掠任意,杀人不可?这是什么道理?”

    “还有在辽蒙境内杀掉彼国王爷,用人头恐吓城邦内的守军,无不开城投降。到宋国内,反而相反,杀掉大将去恐吓,反而会激起城民誓死守城。大宋太原守将王禀的儿子被宗翰部生擒,用王禀儿子威胁其打开城门,反而被王禀一箭射杀。何其怪哉?”

    “我自认为通晓中原文化,但至今无法解惑。不知道郭万户,能否解惑?”

    郭药师此人为汉人但生活在辽地,此前和完颜宗望有同样的疑问,不杀人好说,要什么给什么。只要出了人命,必然会让辽人劫掠陷入极大的麻烦。

    让他困惑很久的问题,在他降宋之后,才终于解开这个疑惑。

    郭药师想了一下说道:“因为宋人有钱。他们一天吃三顿饭。”

    完颜宗望大为惊奇,为何是这个答案?还有宋人一天吃三顿饭吗?

    “一天三顿饭看似不稀奇,但是宋民全部可以吃三顿饭,这背后代表了宋人的富有。”

    郭药师继续解释道:“辽人也好,金人也罢,抢夺了他们牛羊,粮食之类的财物,他们只要有些其他财物藏好不被发现,紧紧裤腰带,从别处购得粮食,三两年就挺过去了,可是在咱们草原没了牛羊、粮食连冬天都挺不过去。当年会冻死在草原之上。”

    “至于那太原守将之事,大概只能用士可杀不可辱去解读,我也不甚了解。”

    完颜宗望眼睛里露着惊讶的目光看着郭药师,这个角度解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因为富硕,对财货不在乎,对命更在乎吗?不管是辽国、金国、还是蒙古,谁不是没了粮食、牛羊和等死无误?

    他看着康王说道:“这位康王?你们中原之人?真的每人一天都吃三顿饭吗?”

    完颜宗望非常惊奇!他有汴京防务图,自然有探子在大宋。这么重要的情报,却无人禀报!

    探子大约觉得一天吃几顿饭的情报,有些上不了台面,无人报过。

    康王赵构一愣,这陷入了他的知识盲区……

    他可是王爷,钟鸣鼎食,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他也没关注过这个问题。这个完颜宗望的关注点为何如此奇怪?

    “郭药师所言不错,宋国确实一日三食,晨阳初升为早饭,太阳落下余晖为小食,夜间下工为晚饭。此为一日三食。不过大宋一些贫瘠的地方,依旧一日两食。不过,这种地方,不是很多,多数在边境和苦寒之地。”李邦彦作为尚书左丞,这些小事自然知晓。

    不过,这是在议和吗?为何讨论一天吃几顿饭?

    “中原果然富有啊。”

    何时能定鼎中原?让我金国百姓,人人一日三食啊!

    辽东苦寒,完颜宗望一清二楚,多少金民饥不果腹,只要大雪,就有人饿死,冻死。一天三顿饭?金国碰到灾年一天一顿饭都是稀罕事,连金君都不能幸免。

    完颜宗望得到确认,眼中的神情更加坚定。入主中原,势在必得!

    郭药师弯腰一拜,中气十足的说道:“大帅,两日之后,打秋风的后军归营,就可渡河!汴京距黄河不足十里,不用半日可到。渡河之后直扑汴京城,战法无误,军士奋勇,或许可以在汴京城内吃上晚饭。”

    “万户为何如此信心十足?”完颜宗望脸上也有些许喜色,只是眼中还是有些担忧。中原王朝不同于辽蒙,这攻城还需要好好商榷。不过他的内心已经火热。

    郭药师看了眼赵构说道:“宋有可战之兵,也有可战之将,更有忠义之士数不胜数!可惜,宋国勋贵,早已吓破了胆子啊!”

    “这位康王从进了大帐,腿就一直抖个不停。听到我们谈论攻城策略,抖得座椅都哗哗作响。”

    “郭药师!我大宋对你不薄,许你金银高官,你为何背信弃义?这位完颜将军,此等三姓家奴,不堪重用!所言之语,自然不可轻信!宋与金有兄弟之义,海上之盟如同昨日!岂是他这个狺狺狂吠之徒,可轻易挑拨?”李邦彦看赵构腿抖,也是无奈,这老赵家净出些怂货草包。

    郭药师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邦彦,嘲讽之意,不要太明显,他笑了一会儿才说道:“完颜宗望主帅,正是认为你宋违背海上之盟在先,收留大金叛贼张觉在后,又杀了一个相像的人欺骗他,才上书吾皇,讨伐弱宋。你在这里跟宗望大帅谈海上之盟,你确定是来谈判的吗?”

    “至于我三姓家奴,张觉乃是我至交好友,宋主畏金如畏虎,首鼠两端。先是想保住张觉,后又反悔,在我家中,搜出张觉,枭首示众。可问,宋主可曾问过我的感受?我与张觉都是辽国降将,宋如此对待降将?可是久留之地?”

    “良禽择木而栖,宋日暮西山,金如日中天,我自是知道选择哪里,三姓家奴,我自知不可能被重用。但我只求苟活!”

    张觉为辽将,投了金国,有带着平州降宋,宋国接受了张觉的投降,有畏惧金国,杀了个假张觉糊弄人。如果事情仅仅到这里,郭药师还无话可说,金强宋弱,有此选择也没什么。

    可是在之后,金国发现张觉尸首是假的,就责令宋廷必须斩杀张觉!

    李邦彦带着人从郭药师家中搜出了张觉,然后当着他的面枭首示众。郭药师还跟金国打了几天才投降,他觉得已经很给宋国面子了。

    李邦彦亲自督办此事,自然知晓一切始末,长叹一声,无话可说。

    当初他也曾上书谏言赵佶,力保张觉,平州营州紧邻,只要守住山海关,自是一切无忧。

    可惜的是赵佶最后还是把张觉给杀了,把人头送到了金国。

    一顿操作猛如虎,文臣武将皆心寒。

    李邦彦可不是什么忠诚之士,可是摊上赵佶这么个废物皇帝,他偶尔也会被赵佶秀的头皮发麻。

    完颜宗望玩味的看着争吵的两人,他算半个中原通,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见,一个王爷,一个当朝宰相和一个降将争吵。

    他对攻入汴京又多了几分信心,即使一次打不下来,下次再来就是。

    这康王为宋廷天下兵马大元帅,就这样子,宋廷迟早要完。那辽国不也是这么完的吗?

    金国鲸吞天下指日可待,定鼎中原,让所有的金人一天可以吃三顿饭。这就是他最朴素的想法。

    大汉世宗武皇帝曾言:自古以来,不闻一姓遂长王天下者!

    这天下人之天下,有德者皆可觊觎神器,神器帝位,能者居之。

    他挥了挥手说道:“远来是客。我金人也不是未开化之辈,也有待客之道,两位使节,请你们休息几日,金人必将热情款待,先带下去吧。”

    账外大兵进来两人,将赵构和李邦彦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李邦彦挣扎了两下,在金兵凶恶眼神中,不再挣扎,大声问道:“和谈之事,乃重中之重,何时和谈?”

    “待后天破汴梁之时!”完颜宗望的笑容一如既往,可是在李邦彦眼中,却如同择人而噬的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