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两开花?不,三开花!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阵图取来的时候,是密封成卷,赵桓先拿着打开看了一下,如同电影帷幕一样巨大的地图卷子一起,由无数的小地图拼接而成。

    【北地堪舆图:由108张小地图构成大地图,比例尺为1比2000米,包括了大同府、太原府、真定府、燕州、营州等地图,军事地图,概不外泄。】

    【标注了非常密集的等高线、稍有军事理论基础可完美根据地图复刻沙盘,在战斗中,甚至连一个石块都可能成为弓箭手的藏身之地。还会标注桥梁、旱地、水地、沼泽地等内容,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良器!】

    赵桓看着如此复杂的地形图,就一阵头大,这么复杂的图形,这些古代的将领能看得懂吗?

    【中国可考证、有实物、最早的军事地图,名曰驻军图。出现在公元前168年,绘制的湖南省萧水一带,比例尺约为1比8000米,河流、道路。城镇、驻军、辖区、工事、防区边界线一清二楚。军事地图的读图能力,我想,这些将领可能比你更在行。】

    赵桓自然知道古代的地图,可能超过了他的认知,因为他面前的这幅汴京堪舆图的详尽程度,不亚于后世那些地图。现在这个军事地图如此繁杂,他的确有点看不懂。

    作战计划种师道可以帮忙制定,但是这地图的分配,就轮到自己头大了!

    “李纲,四壁守御使,汴京城防图给你。”

    “种师道,领取太原城防务图以及大同防务图,命令你弟弟种师中,率军前往大同,消灭完颜娄室部。”

    “陛下……我无事可做吗?”韩世忠一脸懵,他怎么都没想到分派活儿,只有三个人有事做,自己无所事事。

    闲着的还有童贯,沈从以及韩世忠。

    “韩世忠,有一场天大的功劳等着你。就不知道你敢不敢干了。”种师道微笑着看着韩世忠说道。

    韩世忠看着笑容满面的种师道,再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新帝,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是什么?”

    “营州,也就是渝关。你可明白?”赵桓说道,这渝关就是山海关,只不过名称不同而已。

    “现在察子汇报,整个营州只有一万金军驻守,我想让你千里赶往营州,拿下山海关。”赵桓将韩世忠的任务说了出来。

    只是他也在犹豫,营州到汴京将近四千里地,行军可不是闹着玩,带着辎重部队行军,就是赶路,也至少需要四个月的时间才能赶到!

    “率多少人前去?多少辎重?辎重民夫多少人?”韩世忠皱着眉头问道。

    “种家军三万精锐步骑,日夜不辍,民夫五万,携带辎重与精兵一起出发。”种师道目光灼灼的说道。

    “秦凤军不驰援汴京,前往太原。而种家军精兵十万,被我带走三万之数。那京城就只有七万可战之兵!金兵精悍,这万一出点什么事,京师危矣。”韩世忠稍加思索说道。

    不过他很快将目光看向了童贯,不仅仅是韩世忠,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童贯,整个京城可战之兵,除了沈从那三千亲从官以外,就只剩下童贯的七万捷胜军,还是能战之兵。

    “有何吩咐,陛下但讲无妨。”童贯听着听着回过味儿来,一拜到地的说道。这会儿在皇宫里,自己真的有什么想法,那亲从官的刀子虽然不沾士大夫的血,可没说不沾宦官的血。

    童贯想了想说道:“如果是想要让捷胜军守城自然无碍,他们也是大宋军士,自然听从陛下差遣。”

    “不。”赵桓非常肯定的说道。

    “汴京城,城坚池固,根本不能轻易被破城。所以我要你带着七万捷胜军前往太原支援秦凤军一起拿下太原府的敌寇,之后一路北上,拿下大同府!”赵桓非常肯定的说道。

    童贯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上前走了两步,在汴京堪舆图上看了半天,一拜到地的说道:“陛下宏图伟略!”

    种师道对赵桓想要三线开战的想法,十分不解。

    这不符合他对赵桓的了解,这个胆小的老实孩子,居然没有把所有的强兵悍将笼络在汴京城内,反而一股脑派了出去。

    在太原开战,在营州开战,在汴京开战,三线同时作战!

    其中最为危险的就是汴京之战,所有的强兵悍将都排了出去,只剩下七万种家军和六七万的禁军防守城池,金兵攻破城池的概率将大大的增加!

    但是他对这次三线之战举双手赞成。

    即使一时间破了这金兵围城,那又能如何呢?

    只要大同府和山海关在这金人手中,大宋就永无安宁之日,只要金人兵强马壮,就是悬在大宋头顶的巨剑,稍有不慎,大宋就有灭国之险。

    现在是拿下大同和营州的最好时刻。

    完颜宗翰带着大同守军倾巢而出,大同现在仅有三万金兵防守,而营州因为路途遥远,金兵只有一万,现在拿下这两地,在境内的这些金兵将变成关在门里的狗,任人宰割了。

    很危险,但是只要成功,受益无穷。

    这就是赵桓和种师道商量的退敌之法,三线作战。真正的消灭金兵的威胁!

    种师道认为这很危险,但是值得一试,即使失败,还能有比现在更加糟糕的场面吗?

    童贯低头沉思了很久,眼中尽是迷茫,似乎看到了初登基之时的赵佶一样,当时的他也是雄心勃勃,一心要收复燕云失地,励精图治。

    只是没有一年就被破败的朝堂和满是窟窿的大宋河山消磨掉了斗志,变成了个艺术家

    。深居皇城而不出,重用蔡京把持朝政,大肆敛财,过自己的小日子。

    要下注吗?

    童贯摇了摇头,他是赵佶的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再投新帝,赵英将会代替他,执掌宦官牛耳。

    自己老了。

    “陛下,臣年事已高,远征大同之事,还请陛下另请高明,不过捷胜军那七万儿郎,可给种师中,让其带领前往太原。收复大同。陛下,臣先退了。”童贯五体投地,跪拜之后,离开了文德殿。

    朝堂内的众人皆不言语。

    韩世忠与童贯有旧怨,他当年在西军时杀掉了一个驸马,当时童贯在秦凤路任节度使,认为这泼皮在撒谎,只是按首级功勋作数。即使到现在,韩世忠也与童贯不说话。

    而种师道与童贯也有旧怨,好好的大宋西军,被童贯带着去燕云十六州打了几次硬仗,西军被打了个半残,不仅如此,回来的西军一个个都跟流氓一样,四处劫掠。

    让他好生整治了一顿,到现在西军还是有兵痞之气,让他十分恼火。

    沈从与童贯有旧怨,作为皇城司的上一指挥,赵楷为皇城司提举,命令他。宋徽宗赵佶,命令他。都无可厚非。可是童贯身为宦官之首,也经常命令他。关键是让他搜集民间美女给赵佶,而且要那种不情愿入宫的女子……

    李纲、宗泽乃是文臣,与童贯天生敌对,弹劾童贯的奏章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天敌。

    无人说话的文德殿,看着童贯离开。

    对大宋朝堂的派系林立狗斗之盛,赵桓终于有了新的认识。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一个打过好多次大帐的宦官,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走了?

    “去把童贯叫进来,就说朕说了,不去也得去。真的不去,小心朕砍了他。”赵桓对赵英说道。

    一众大臣面色很差,童贯要走,这新帝还不让走?

    这算什么事?一个太监而已,后宫里的能打的太监可不少,要是监军,随意挑几个太监就是,何必是童贯呢?

    “别心里有怨怼。再怎么说,收复失地燕云十六州的功劳也是童贯打下来的。你们先看看阵图再说。”赵桓对着底下几位大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