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朕要议和,惊不惊喜?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种师道深深叹了一口气,还是上前了和赵桓商量,这就是庙算,大宋廷象征性的找一两个不说话的武将在旁边看戏,然后找一群文臣商量怎么打仗,画出阵图,赐予将领,按图索骥,按图作战!

    但是他却深知,打仗这事,怎么可能是在这庙堂能算出来的?这种制度从驴车皇帝至今,已有百年,不见废黜,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大宋禁军很弱。再碰上这种必须严格执行的作战计划,连守夜几人都规定到个位数的作战计划,他也无能为力。

    但愿这次庙算的结果,能好一些吧。

    他看了一眼宗泽和李纲,摇动着身下的转椅,转到了巨大的地图之前,听着赵桓的想法。

    种师道与赵桓一问一答的说着话,下面五个人眼观鼻鼻观心,这次庙算的乃是京师守卫之战,责任重大,稍有差池可不是贬官削爵那么简单,弄不好就是遗臭万年!

    赵桓看着地图老半天与坐在地图前的种师道嘀嘀咕咕商量了老半天,才对着所有人说道:

    “李纲听令,命你为四壁守御使,专管汴京防务。种师道听令,命你为枢密使,统领此次汴京之战。宗泽听令,命你为河北制置使,调一万京师禁军前往磁州,自募河北义士。”

    “此次汴京之战具体安排皆由种少保指挥。”赵桓将想了一夜的计划又与种师道这个七十五岁的人瑞,沙场老将种师道商量了半天,不知道是否可行。

    “末将领命!”

    赵桓这几串命令,看起来是自己在发号施令,其实是狐假虎威,占种师道的光。

    种师道在军中的威望,足以让其余几人心服口服,毕竟种师道的战绩在那摆着,既然是与种师道商议很久。

    自然是新皇帝的主意,得到了这个战场老将的认同。

    “官家,臣还有一问,这次汴京之战,打到何种地步?”种师道异常担心。

    老赵家的皇帝,总是首鼠两端,在战和之间徘徊,一会儿听从投降派的言论,一会儿又主战。

    虽然赵桓这个新帝似有虎狼之相,但是那赵佶刚登基时也是励精图治,不过不到一年,又旧态复发,懒散不堪。

    老赵家的皇帝,不能信。

    种师道已然七十五岁的年岁,每多活一天,自是老天赏脸,说话百无禁忌,他的话其实已经相当忤逆,不过赵桓倒是不在乎。

    “战!战必胜!”赵桓不无叹息的说道。现在自己的局势和这大宋局势息息相关,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之地!

    “此战若血战到底,如有可能,自有可能全歼金兵!区区三万宵小金兵,就敢在我大宋肆意劫掠!岂能饶他!”种师道乃是官场老人,分分钟替赵桓把没说完的话说完了。

    此时赵桓面对的局面,种师道自然能够分析的非常全面,此战如果不是大获全胜,最后也只是落个傀儡的下场。

    大宋有善战之将!大宋有热血之士!大宋有能战之兵!

    大宋没有不拖后腿的皇帝……希望这个新皇帝能够遵守他的承诺,血战到底。

    我大宋男儿,怎么就不如那关外宵小之徒了?

    “同时,我将派遣尚书左丞李邦彦与康王赵构前往金兵大帐,前去乞和。”赵桓忽然说了一句,摇着轮椅往回自己位置的种师道,猛然一顿。

    “陛下!难道要在战与和之间,两边下注吗!”种师道的声音不大,但是格外阴沉,现在汴京城外驻扎着十万西军,皆为他的嫡系!杀进城来,也未尝不可。

    他忠的不是皇帝,忠的不是赵宋。他忠诚的是这片土地。

    “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之地,增岁币,载书称侄。”赵桓丝毫没有顾忌种师道的阴沉,种师道对他的忠诚度狂泻不止,已经到了随时背叛的10点。

    “哦?”种师道转过转椅,看着赵桓,脸上没有任何阴郁,有些琢磨不透这个新皇帝。

    平衡之道,帝王之术吗?种师道满眼都是失望,这个新的赵皇帝一如既往,和别的赵皇帝,没有区别。

    本来的大宋积弱,冗官冗兵冗费,三冗一积已经让大宋岌岌可危。

    现在的太上皇赵佶励精图治仅仅一年,就重用蔡京、童贯几人,搜刮民脂民膏,大兴土木,二十六载,百起庶民起事,这新帝果然是老赵家的种儿,这是要亡国呀!

    “岁币几何?”种师道面无表情的问道,他的语气都是悲凉,临死之前,大宋依旧毫无生机。金国狼子野心,岂是三镇之地可以满足。

    自己这大宋西军杀进城来,换个新帝,反而对局势更加不利。

    “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头,绢帛一百万匹,少保以为意下如何?”赵桓面色轻松的说道。

    种师道越听越着急,脸色涨红伸着手,正准备斥责。但是脸色慢慢变得奇怪,紧接着一阵哈哈大笑,指着赵恒笑的很开心。

    “陛下逗弄我这个老头子,有趣吗?”种师道脸上都是笑容,因为这个赔款,实在是太多了些。

    宋朝非常富有,但金五百万两已经很恐怖了。银五千万两,大宋勒紧裤腰带要五年才能吐出来,大宋不产银,都是海贸带回银钱。

    还有这牛马…宋朝着糟糕到了极点的马政,想拿一万头牛马这种大型牲畜出来,是在做梦吗?

    这要是能实现,老种反而会死而无憾,大宋要强到什么地步才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东西?

    “绢帛有点少了。”种师道摇了摇头,自己也是老了。遇到丁点事,就着急上火。这赵桓很明显只是今天得罪文臣们很了些,顺着他们的话,让他们去议和而已。

    议和啊,反而能让文臣们知道,金人到底为何而来!

    “都是虚数,诓骗一下完颜宗望,应该是可以的吧,他应该不会太过怀疑。诱敌之术,让少保见笑了。”赵恒可没打算真的投降。

    如果汴京之战真的失败,苟活着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以死殉国,博个名声,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去。

    投降这方面,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这辈子不可能投降的!

    “陛下,请赐下阵图。尽快安排汴京防务。”种师道一拜到底说道。

    阵图?这是什么?赵桓虽然研究了不少的宋朝历史,大事上了解了很多,但是对于阵图这种细节之上,他还是无能为力。

    【阵图起源与利弊分析考究。咨询消耗成就积分1分,请问是否咨询?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哦!】

    瞌睡了送枕头,虽然收费,但是价格看来不是很高嘛,他现在有五积分,兑换了这个所谓的考究,一篇论文,详细的将阵图的种种记录在案。

    只是赵桓看完这个阵图的介绍,无不赞叹,这个驴车皇帝和后世某运输队大队长都是人才!都是喜欢微操的人才!

    前有平戎万全阵遗笑千年,后有大队长通电机枪阵地,让其前进十米!都是微操鬼才啊!

    看完阵图的介绍,赵桓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种师道和沈从两名武将,大宋将领,就是这样打仗的吗?

    就比如在玩LOL的时候,身后有一个瞎子,不停的对你唠叨补兵、换血、菜成鸡、闪现、不亏这些话,都是一个道理。

    这游戏体验,简直差劲到了极限!

    但是种师道这些武将们,还不能不听,因为不听命令,会被监军直接先斩后奏。

    【建议兑换汴京,河东路,河北东路,河北西路等地的详细地形图,以便将领使用,同时也不会违背祖制,被文臣诘难。】

    还能这样?后世的那些地名和大宋的地名可不一样,兑换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自然会自适应时代背景,虽然我这个系统的大部分模块都挂载失败,但是其核心,金大腿属性可未曾改变。请差遣太监前往延福宫取地图吧。已然自适应完成。】

    “赵英!去延福宫榻上枕下,取来阵图。”赵桓大喊一声,心中对阵图也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