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敌我力量悬殊,跑路还来得及吗?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陛下,老臣有一事想问。陛下为何在朝堂掀了桌子,还把朝臣扔了出去?”种师道一边推动着转椅,一边说道,他这句话问的其实在问赵桓的心性。

    种师道忧心忡忡的看着硕大的汴京堪舆图,如果赵桓仅仅是因为朝臣落了他的面子而气急,那格局太小。

    大宋危如累卵,如果新帝不是一位明君,这大宋,还是要亡。

    赵桓一愣,自己在朝堂上为何生气?他当时气急败坏,直接下令,未曾想过什么后果,现在想想,自己算是把文臣得罪了个精光。

    不过,得罪就得罪吧。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群文臣要是真的有胆,就窜到这满是亲从官的皇宫内来。自己立马把皇位让给他们,让他们去坐。

    生气的缘由很简单,就是那句金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

    他昨夜也没闲着,仔细研究了一下系统自带的宋朝历史,尤其是这句金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

    这句乃是出自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之口,辽太祖征战一生,在征战高丽之时,女真部族骁勇善战,留下一句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制。

    本意是警告自己后人,小心女真一族狼子野心。让他的子孙们,没事就去女真部落打打秋风,让他们孱弱。

    战国时,楚国进攻随国,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辽太祖此话,和我蛮夷也一个意思,是一句没事找事的侵略借口。后来流传开来,没想到一语成谶。还应验在了自己建立的辽国身上。

    金辽之战。

    出河店之战,女真3700余人,对阵辽兵10万之众,此战,女真胜。

    护步达冈之战,金兵两万,辽兵号称70余万,此战金兵再次大获全胜!

    那灭辽之战,就在去年,在幽云十六州的地盘上,宋军与辽人正打的胶着,金兵已经在辽国腹地生俘天祚帝!正式灭亡辽国。

    童贯领兵回朝曾言,金兵刚悍善战,茹毛饮血,殆非人哉!

    “朕气这大宋朝堂的满朝文武,皆畏金如虎,毫无战意。金人狼子野心,觊觎中原许久,如果不战而败,怕以后要年年如此了。朝中一品大员居然脱口而出,金人满万不可敌,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赵桓感叹的说道。

    金人岂止是狼子野心,若非自己穿越而来,明年就把满朝文武加俩皇帝一锅端了。

    而且,金人真的不可战胜吗?金兵凶悍,他从金兵战绩上确实看到了,但是还远远没有到不可接战的地步!

    金人真的凶悍到无人可敌的地步?韩世忠表示呵呵,刘世光表示呵呵,刘錡表示呵呵,吴玠表示呵呵。

    铁木真表示:你比南宋好打多了!孟珙表示:我南宋名将,把你金国灭了。而且金后很舒服,还被画下来了。

    金兵很强,但并不是不可战胜,与辽国夸张的战损比,只是精锐部队与杂牌军的对比而已。

    金人有近两万的具装重骑兵——铁浮屠,如同移动的大铁疙瘩一样的重装骑兵。对冲十万马鞍一张毯子的辽军,自然是手到擒来。

    辽国汉化严重,好的没学多少,贪腐倒是学的门清儿,辽国非精锐骑兵的军饷都给贪了,军器也悉数被贪墨,非精锐的骑兵的马鞍都是毯子,连个马镫都没有,更何况,连马都没有的步兵更加惨烈。

    而辽国灭国之时,其精锐骑兵,都在耶律大石的率领下,在燕云十六州与宋决战!辽国的大后方被金国摘了桃子而已。

    大宋西军是当时的主力部队,损失惨重,金国趁机用燕云十六州要挟大量的财物,童贯倾朝廷数年积蓄,将燕云十六州赎回,但是金人依然占着两处要地……大同府和营州的山海关,这就很难受了。

    大同府为大同盆地这个军事要地,有关隘名为平型关!此次金兵南下,完颜宗翰就是从大同府出发,在太原被守军拦下。

    而营州即为山海关所在,山海关被誉为天下三大雄关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此次完颜宗望所率宗望部正式从营州一路南下,直逼汴京。

    两处军事要地被占,中原腹地门户大开,金人、辽人随时可兴兵南下!

    宋廷自驴车皇帝之后,再无力北伐,宋廷只好在华北平原上广开运河,以期待泥泞的道路,能阻拦辽人和金人南下的侵扰的脚步。说起来也是很可怜。

    种师道听到赵桓生气的原因,不由莞尔,他也曾因为这种事和人争吵,后来年岁大了,也就是没了这个兴致。

    在金人傲人的战绩下,他又有何种颜面反驳这句话呢?

    与金人数次交手,他都是有胜有负,金兵现在都是金国开国之兵,兵锋之盛,在金兵士气振奋之时,他有时候也只能暂避锋芒。

    “种师道,秦凤军几日能到?是否是精锐之师?宗望部何时渡河?汴京守城禁军还有多少?”赵恒看着面前非常大的防务图看着,脸色很差的问道。

    种师道听到赵桓的问话,放下心思说道:“秦凤军在西北多年与西夏征战,都是百战之兵,自然是精锐中的精锐,三万秦凤军由舍弟率领,又有刘都护刘錡、吴玠两员猛将自是可与金兵一较高低,明日即到。咳咳。”

    他说话有些急切,不禁咳嗽了两声,脸色上挂着几分不健康的红晕,看来身子骨经历长途跋涉,已经十分疲惫。

    “韩世忠,说一下金兵何时渡河?”赵桓自然照顾这位国柱。他目光看向了长的五大三粗的韩世忠。

    【韩世忠:字良臣,出身贫寒,裨将,武功郎,中兴四将之一,谥号忠武。死前封爵咸安郡王,后又被追封蕲王。战功卓卓,屡破金兵,为南宋中流砥柱。】

    【良辰十五六岁时在村里长着身强体壮,武艺高强,为所欲为。总是有一百种办法折腾人,村里人对其头疼万分,后来村里人为了防止他为祸乡里,让其参军。良辰离村的时候,被夹道欢送。】

    【现任裨将,本来应在滹沱河附近寻访,得知竟是被围困,即可率兵勤王。】

    韩世忠现在位阶并不高,甚至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他本来在滹沱河附近,听说金兵兵锋已至相州,匆匆赶往汴京勤王,因为勤王,在路上就被授予了河北制置副使。

    到了汴京才知道换了个皇帝,以他那混不吝的性子,就偷偷混到了上朝的官员之中,凑个热闹。

    听到赵桓喊自己,吓了他一大跳,以为自己要被处置,不过现在看来,不是如此。

    “我从相州过时,看到了金兵在黄河沿岸驻扎,正在收拢后军,渡江之日毕在三日之后,若无粮草辎重,金兵不敢妄自渡河。”韩世忠看赵桓没有惩罚自己,松了一口气。

    “宗泽,汴京防务。”

    “启禀陛下,太上皇南下颐养,要带走十万禁军,守城之将士只有六万之余。京师禁军武备皆废。如与金兵较量,怕是难为他们了。都是些懒散之人,守城都有逃兵。不过幸好汴京城内忠义之士大约有三万余人入伍,只是未经训练,守城可用,野战怕是力有未逮。”宗泽也是一脸愁。

    在汴京城附近驻扎的京师禁军只有二十万左右,大约有七万是空饷,一听打仗又跑了一些,要不是义士填补,他连六万人这个数都说不出来,而且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大宋西军怕是要进城协防才行,但边军进城,前所未有,也不知道新帝有没有这个魄力。

    “李纲,金兵有多少人?”赵恒再次发问,皱着眉头问道。

    京师禁军真的都是一群弱渣啊!他本来就对河北禁军以及京师禁军没抱有多大期望,倒是谈不上多么失望。

    “启禀陛下,金兵共三万余人。但……”李纲本不是军武之人,官至兵部侍郎,但也是文职,但是他还是有点耻于开口。

    “讲吧。”赵恒好奇的看着李纲,凡事怕但是,一般都是大麻烦。

    李纲忐忑不安的说道:“启禀陛下,金兵出辽东之时,仅三万余人,一路南下,连克数州,人数反而越来越多,宋易州守将韩民毅,带领宋易州州府兵投敌,辽人降将郭药师更带领数万燕京府兵投敌,还有一些投降之人,现在金兵主力还是三万余人,汉贼越十三万之众。约有十六万人。”

    “这没什么不好说的。金灭辽时,一万金兵带十数万辽兵,与其说他们是兵,不如说他们是土匪流寇更为恰当。”种师道接了话茬解释了一句,新皇帝似乎不喜欢投降派。

    在场之人久在官场,连揣摩圣意的本是都没有,还混什么混。李纲吞吞吐吐不说,种师道的这句解释,都是猜到了新帝厌恶投降派。

    当然韩世忠这个泼韩五不算在内,他还年轻,没到其余三人的岁数。

    “种少保,你上前来。”赵桓点了点地图,眼睛微眯着看着地图,他看的是大同府和营州两块失地,这两块失地,才是这次守卫汴京重中之重!决胜的战机,却是不在汴京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