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反情报体系系统建设第一人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报复?这一拉一打,咱们怎么报复?”蔡攸气恼的说着,他想找个人商量,如果这个时候,蔡京还在,那事情一定会无比的简单。

    不过,蔡京已经远离朝堂,蔡攸朝堂狗斗得胜,赶出去的就是他亲爹蔡京。

    自己现在这群属下都是酒囊饭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郓王殿下也是,我就跟他说,天大雪!一定是不祥之兆,新帝不祥。只是让他早做打算,准备拥立之事。结果他倒好,没找人商量,直接带着亲事官就去皇宫拿那个位子了!真把自己当成唐太宗皇帝了?”

    “也真的是胆大!门外种师道那十万的西军能就这么看着他把事办成了?结果种师道还没来,直接把亲从官逼得投到新帝门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告诉他暂且忍耐,怎么劝不住呢!”蔡攸无不怅然的说道,赵楷是他的一步大棋。

    在他的谋划里,朝堂群臣劝谏议和,新帝那个柔弱的性子,一定会听从他们的话,赔钱乞和。

    再等到金兵退去,再以天子无道拥立赵楷。达到他的目的,那就是架空皇权,将权利彻底揽到文臣手中。

    如果成功,自然是文臣手中权力通天的时刻,可惜赵楷死了。

    “今日新帝笼络了种师道,城外十万西军,真正的精兵悍卒。”

    “笼络了李纲,兵部侍郎,他掌管军器监物料武库多年,一切军备全在他的手里。”

    “笼络了童贯,宦官之首,保宫内无忧自然无碍,何况他手里掌控者七万捷胜军。”

    “笼络了宗泽,这人平日里就熟读兵书,还曾想转武官,只是太上皇陛下不许。”

    “笼络了沈从,亲从官上一指挥,殿前禁军都在他的手里!你们明白了吗?还报复吗?”

    “最关键这群人是主战!只要主战,武夫们自然在朝堂内节节高升!说明新帝主战啊!情况大大不妙!”蔡攸说了一大堆,是因为他手下这些人,都没看明白局势。

    他看着手下这一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些人平日里相互狗斗的时候,一个个聪慧过人,现在怎么一个个都看不透其中的奥妙。

    新帝根本没打算用朋党之争来解决朝堂问题,而是准备用掌握军权来完成朝堂大臣的过度,其心思怎么这帮蠢东西就是看不见呢!

    “整个…都城的兵马都在新帝手中?!”李邦彦稍加思索得到了一个答案,得到答案之后,冷汗直流。

    “这怎么可能!大宋西军在征战辽国的时候,对童贯胡乱指挥非常不满,甚至为此得罪了童贯,被太上皇贬斥!两个人是生死之敌!这两个人怎么可能共事?留下的六人之中,只有沈从确信是新帝之人,其他的都不能算,不能算的!”李邦彦说道。

    蔡攸看着李邦彦如同看白痴一样说道:“愚蠢!今日新帝留下他们之时,他们大可称病离开。”“种师道不满童贯完全可以称病,种师道那双腿站起来都困难,坐着个转椅,称病可曾有人怀疑?!他长途跋涉数千里从西边边防,日夜不辍赶到的京都!既然新帝决心要战!种师道自不顾一切也会留下。”

    “蠢!既然选择留在朝堂庙算,自然是为了应战之事!”蔡攸对李邦彦的政治觉悟极为失望。今日是新帝第一次常朝,这几个人选择留下,自然选择了新帝阵营!

    吴敏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不还有京师禁军和河北禁军吗?守城将士七万之余,他种师道想进城都不可能!”

    蔡攸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夜,延福宫太监赵英赵都知,连夜出宫出城,跟种师道搬救兵,救援宫闱之变。大宋西军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就进了城,你跟我说守城那七万家奴?那是兵?那是些杂役!”

    “后来沈从也是出城见了种师道,毫无阻碍,你跟我说进不了城?”蔡攸生气的说道,这京师禁军在大宋西军的面前瑟瑟发抖,而且他很怀疑这京师禁军是不是还真的在掌控之中。

    张邦昌倒是很淡定,还美滋滋的抿了一口茶开口说道:“不管是种师道也好,还是其他武夫也好,决计不会给我们造成麻烦。这几天金兵围城,新帝需要用到武夫们退敌。自然会对他们好一些。不过在此之后,他们只要还是武夫,就决计没有翻身的余地。”

    “呵,这赵家的皇帝,哪个信任武夫了?还是要将他们都散了去。不知蔡相可同意我的说辞?莫慌莫慌。”

    蔡攸却不这么想,一看这新帝就不是什么好相与,就今天朝堂上用一个小故事,堵住了众文臣的嘴巴,而且留下的几人中,都是当前局势的要害人物。

    新帝登基时候的哭哭啼啼都是假的?怎么可能这么快的摸清朝中大臣?最主要的是新帝杀赵楷之果决,让他始料未及!

    暴虐机敏之人,都不是易于掌控之人!他真的会过河拆桥,金兵退去后,遣散所有的将领?

    赵桓要是知道这种想法,怕是要笑,他哪里是摸清了朝堂情势?只是在系统的帮助下筛选了几个忠贞之人。

    杀赵楷是他还在恐惧的气氛之中做下的决定。对于暴虐这个词,他绝不会承认!作为红旗下长大的五好青年,怎么可能担得起这个词呢?

    蔡攸倒是没有把心中的不安说出来,他是文官之首,要是他都慌了神,岂不是要树倒猢狲散?

    他略有不安的说道:“逼迫京西路转运副使陆宰,不得给西军任何给养。”

    “我今夜去王黼那走一趟,让他管好三衙,卡住新帝调兵之举。但是这种家军虽然是大宋禁军,可会听三衙的话?”

    “还有枢密院这边,我争取不给新帝任何调令,也就将就试试,种师道在枢密院的影响,我这边也很难做!后勤、调兵、调令全部被掐断!”

    “还有什么?对!殿前都指挥使梁世成,我也要去拜访一下,如果能把沈从斩杀,最好不过。不过沈从那家伙武艺高强,梁世成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啊!”

    李邦彦看着不安的蔡攸,有些稀奇,这蔡攸任何时候都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即使当初和他老爹蔡京争名夺利朝堂狗斗都没见他惊慌过,这是怎么了?

    “一定还有我没想到的事!你们帮我想一下!”蔡攸挠着头,他想不到自己没有想到什么,但是内心深处隐隐不安。

    他没想到的事,也决计不会想到,那就是赵桓性情大变的原因,蔡攸决计不会想到新帝那副壳子里换了个九百年后的灵魂。

    文德殿内,六位大臣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的站在朝堂之上。皇帝既然留下他们,那一定是有话要说。

    “赵英,把我…朕的汴京堪舆图抬过来。”赵桓对着赵英说道。

    赵英脸上有些犹豫,汴京堪舆图乃是机密,不可轻易示人。自从苏轼苏太师,在高丽使臣的行李中,发现了汴京地图和布防图以后,这种机密性的东西,再不得轻易示人。

    “官家,苏太师曾言机密之事,不可轻易示人。唯恐泄露。”赵英并不是不听话,他一个太监,也只有皇宫还有栖身之地,把他当成个人看,他只是在提醒自己年轻的官家,这都是有史可鉴的事。作为内臣,他有这个义务。

    苏太师?又是一种自己不熟悉的称呼啊!

    【苏轼:死后被加封太师。】

    【时高丽称臣纳贡,多次在前往汴京纳贡之时,在坊间多次打探北宋调兵遣将的信息,还搞到了大量的城防图,行间谍之事。将所获消息交给辽国。表面是大宋藩国,实际为辽国走狗。】

    【在苏轼和苏辙的不断努力下,终于将破麻袋一样的北宋情报体系堵上了。在全世界范围内,苏轼为反情报体系系统建设第一人。】

    说苏东坡我不就知道了?!赵桓微微吐槽,这些官员打官腔起来,普通人根本听不懂。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苏轼和苏辙不仅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写文好手,做事也是一流啊!

    “去拿吧。”赵桓对赵英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只不过现在在宫殿内的这些人,都是他在满朝文武里精心挑选的对大宋忠诚度最高的人。

    对大宋忠诚度:童贯100,种师道100,韩世忠100,宗泽100,李纲100,沈从100。对他的忠诚度……这个嘛,忽略不计。

    赵桓表示自己还想要点面子。

    满朝文武对大宋满忠诚的只有6人!这让赵桓极为头疼,再剩下寥寥无几的90分忠诚度,三百余名常朝官员里,也只有十多名忠义之士。

    这让他头皮发麻,本来准备仗着系统之力,在大臣中挑选些中流砥、柱国之柱石应对金兵围城。

    谁成想,除了六人,剩余全是叛徒。

    “陛下,金兵围城在即,汴京距黄河仅有十里。不知陛下心中是否已经有了决议。是战是合?”种师道自然能想到留下六人,自然要战,只是挑开个话头而已。

    “战,战必胜!还必须是大胜!”赵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种师道一愣,随即想明白了一无所有的新帝现在必须用一场大胜确立自己的威信。

    有个蜀中的太上皇赵佶,有个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赵构,刚刚经历了宫闱之变的新帝必须展现自己的獠牙。

    而诛杀赵楷就是立威之举!

    连大理寺都未介入,直接斩杀,目的就是震慑宵小觊觎皇位之辈。

    这个赵桓看起来还不错,当然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种师道历经三帝,知道赵家皇帝都是什么德行。久居深宫,长于妇人之手。首鼠两端,尽是些废物。

    “种少保,你且上前来,朕有些想法。与你交流一下。”赵桓看到《汴京堪舆图》被抬了进来,对着种师道说道。

    这里只有他打过大仗,而且震慑西北数十年,作战计划只能和他商量。老而弥坚的种师道绝对可以把他内心的想法,补充完善,变成可实施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