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庶人一怒,秦王绕柱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沈从觉得新帝还不错,至少这群耍嘴皮子的文臣第一次被怼的鸦雀无声。不枉费自己的的一片心血了。

    “妄对皇族下手!其罪当诛!”

    “目无长序!此子猖獗如斯!一日不诛此獠!大宋朝堂一日不得安宁!”

    “放肆!我大宋泱泱大国,礼数周全,安是你这小贼能够僭越的吗?”

    “祸国罪人!还不速速跪下!如若冥顽不灵!殃及家人!”

    ……

    朝堂上的文官们彻底沸腾,几乎所有的文臣都在用各式各样的话,咆哮着朝堂,好像沈从是无恶不赦的罪人一样。

    赵桓盯着沈从那35点的忠诚度和对大宋100点的忠诚度发呆。他在思考,忠一字背后的意义。

    忠君?开玩乐……

    35点忠诚度,随时游离于背叛的边缘的人,会是个如此忠君之人?

    他只是忠于大宋,忠于这片土地,想要一己之力还大宋朝堂安宁,专心对敌罢了。

    朝堂上这些大臣,绝对不能代表中华民族的脊梁,只有像沈从一样的人,才能代表中国的脊梁!

    武将沉默着,这是他们朝堂之上一贯的风格,大宋重文轻武,武将们,从来不在朝堂上发表自己的意见,明哲保身也好,洁身自好也罢,现在沈从孤立无援,他们除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毫无办法。

    “陛下,老臣以为沈从罪不至死。”一个长着三三两两胡须的人站了出来,朗声说道。朝堂之上顿时哑然,安静的如同一根针一样。

    【童贯:领枢密院事(正一品),宦官,领武信、武宁、护国、河东、山南东道、剑南、东川等九镇节度使,太傅、广阳郡王。人称媪相。领胜捷军,数万青年,正直当打之岁。】

    【收服燕云十六州功勋而封王,帝之爪牙。经历战阵数年,虽然天赋平平,但其军事才能,还值得肯定。但其性格暴躁,治军极差。盖棺定论:六贼之一,其害不逊于魏忠贤之流。对你忠心值10/100,对大宋忠诚值:。】

    九镇节度使…当朝太傅……领枢密院事……领胜捷军……广阳郡王,这一连串头衔,多到赵恒脑阔疼!

    四个字评价:权倾朝野啊!

    和赵英一样,都是太监宦官,大宋和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了大宋他们也没有地方去。对大宋忠心度100点,也可以理解。

    枢密院是大宋最高的军事管理机构,主管军事机密事务、边地防务、并兼禁军。

    设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削弱丞相的权柄,大大增加皇帝对军队的管控。

    职务类似于后世的军事委员会,童贯领枢密院事,就是枢密院的扛把子,简称军……

    童贯看了眼沈从,看了眼满朝文官,再看了一眼新帝赵桓,对着群臣喝骂道:“咆哮朝堂,成何体统!陛下,郓王坠马而亡,因城外金国大兵压境,国事紧急,遂草草安葬。不知陛下意见……”

    “可。”赵桓答应了童贯的说辞。

    他首先提出郓王坠马而亡,其实也是无奈之举,真的给郓王盖棺定论,忤逆叛乱被俘,鸠杀而亡,文臣脸上无光,那是他们的牌面。

    自己的脸上也无光,诛杀同母胞弟的名头不那么好听。

    李世民做皇帝,算是成功第一序列的人物,但是其杀死李建成和李元霸之事,被人讨论了一千多年!

    他本意就是与文臣各退一步,互相接受这个结果。

    现在有童贯居中调和,他也愿意就坡下驴。

    “重合元年状元,郓王殿下赵楷已然入陵。诸位,你们还在这里哄闹。意欲何为?让郓王殿下换一种盖棺定论的说法,遗臭万年吗?”童贯在重合元年这几个字上咬的很重,群臣静默无言。

    真的就揪着沈从不放,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人已经死了!

    把赵楷从陵寝中拖出来,把事情闹得更大,反而对文官集团不利。

    这件事的本质上是皇权与臣权的博弈,意图谋立郓王,是因为他是状元,对读书人天生亲善。

    但是被赵桓一手快刀斩乱麻给搅和的面目全非。

    沈从看了一眼童贯,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虽然沈从保住了性命,但是他对台上的新帝,还是有一些失望。

    本来就这郓王谋反这件事,可以搂草打兔子,在文官一系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他的证据可以把蔡攸扇动郓王谋反,忤逆之词钉成铁案!

    如此一来,新帝不仅仅可以震慑谋逆之人,也可以震慑朝堂,这样才能更加放开手脚做事。

    看新帝昨日表现,应该是个杀伐果断之人,现在答应童贯这个条件,给赵楷盖棺定论之后,无谋反,自然无人扇动,错失大好机会啊。

    朝堂纷乱,赵桓看到群臣松了一口气,也品出几道味儿来,这满朝的文臣武将,说不得有人也参与其中,或扇动,或结党,这事到此为止,不再追查,自然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这朝堂狗斗,真的不是自己这理工狗擅长的领域啊,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了些吧!

    他毕竟刚做皇帝,还很年轻,根本品不出话中话的含义。

    而且看着朝堂这群狗斗如此熟练的众人,即使有证据,真的能坐实吗?

    他很怀疑,自己的诏命根本出不了右承天门!

    “启禀陛下,完颜宗望部,已经驻扎黄河北岸!十日之内必将渡河。汴京距黄河不足十里,陛下!是战是和?战如何战?和又如何和?请陛下定夺。”童贯大声的问道。

    朝堂狗斗这种事他已经看了二十多年了,早就看的厌倦了,今日你登台,明日他掌权,纷纷扰扰,反而整的朝堂如同菜市场一样。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退去金兵,朝堂上呜呜泱泱的一早上,都落不到重点之上啊!

    这让他有些感慨,这个朝堂真的烂到了骨子里,可是,根不在这朝堂,把这一朝堂的朝廷大员砍了真的有用吗?再来一批还是如此,大宋的问题,根子就不在这朝堂之上。

    赵桓并不想当皇帝,即使来到宋朝之前,他在后世的时候,他都不想当皇帝。

    三宫七十二嫔妃,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他却知道,这皇帝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君王不能小瞧天下任何一个人物,哪怕是一个小人物。

    因为有人曾说庶人一怒,秦王绕柱…

    庶人之怒,伏尸二人,血溅五步。

    在开会的时候,有人想要杀你。

    在吃烤鱼的时候,有人想要杀你。

    坐在皇宫里没事干还是会有人杀你。

    就连上厕所读个大,也会有人杀你。

    君王设下了层层的障碍,靠近的任何人都无法带刀。

    但下一刻,谁都不知道,在君王面前铺开的地图里面,会不会有一柄锋利的匕首。

    他已经经历了一次宫闱之变。那个儒雅随和的同母胞弟,带着从事官直扑右承天门之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不管是床子弩的寒光,还是那亲从官手里的利刃,都让他两腿发颤。

    这也是他晚于沈从到延福宫的原因,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有点怯场,当然他觉得自己完整的看完了宫闱之变,已经老牛逼了。

    他那会儿的目标很简单,活下去。

    想活着?简单啊!直接躺着啥都不做,等着金兵俘虏,不就行了吗?但是那种猪狗不如的日子,根本不算活着。

    现在活下去的路上,拦着的是金兵!

    如果不能打一场大胜仗,必然会死的很惨很惨。赵佶、赵构、朝臣还有金兵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惶恐而不安,又对生命有着强烈的渴望的赵桓朗声说道:“种师道、宗泽、李纲、韩世忠、沈从…童贯待会儿留下商量退敌之策。”

    文臣瞬间沸腾!文德殿的盖儿差点儿被掀了起来!

    这些点名留下商量退敌之人里面有三名武将!

    种师道现在是京畿河北制置使,韩世忠是河北制置副使。沈从皇城司上一指挥的狗察子!

    察子,指的是皇城探事司探事卒,周流民间,密行探察。这是文臣的对头!

    宗泽现为宗正少卿,文臣一个,可是他对武人有天生的好感,更常言要做断头将军!拯救大宋岌岌可危的局面!

    而这个李纲,虽然是兵部侍郎、尚书右丞,文官一名。

    但是其人刚正,与朝堂上的文臣可尿不到一个壶里,多次针砭时政,言辞犀利,曾被太上皇三次罢官!

    但因其能力出众,又三次被起用!

    毕竟朝堂不缺狗斗之人,缺少的事做事的人。

    童贯,更是一名太监,从宦官诞生至今,文臣和太监那就是天生的敌对!

    大宋骁勇善战的太监不少,童贯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文人压迫了一百多年的宦官又要起势了吗?

    这武人、宦官在新帝登基之后,怕是要翻天啊!

    文臣觉得这个套路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