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章 老司机都想不到的操作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造反失败的赵楷发泄之后,心中郁气才舒缓了一些,赵二、李二乃是一介武夫都能做的事,自己凭什么不能?!

    而且自己的皇兄赵桓做了十多年的太子,自己一点势力未曾建立起来,一无所有,还和妇人一样,哭哭啼啼。

    自己凭什么不能亲率亲事官入宫?

    得亏赵桓不知道他的想法,要是知道,一定用一泡黄灿灿的五谷轮回之水滋醒他,顺便让他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就这个样儿,也配和李二相提并论?

    这是旁人捧的太高,捧的自己都信了?这么膨胀?

    沈从脸色极差的看着赵楷说道:“这应该也是蔡攸所言吧。臣还有一事不明,臣既然已经开了东掖门,为何殿下不拾级而上,先把城墙占了?冒冒失失的进入瓮城,可是兵家大忌,殿下应该知之甚详才对。”

    说到这,赵楷一拍桌子,指着沈从愤怒的说道:“这不是信任你!我岂能如此不小心吗?谁曾想你居然背叛了朕!”

    这大宋还能承受几个这种自上而下的不小心呢?沈从抬头看看这天穹上的一轮月牙,心情不是很好,新帝哭哭啼啼孱弱无比,这个赵楷也是这个样子,如何是好?

    沈从长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从不是殿下的人,殿下这种无端信任,臣承受不起。殿下既然觊觎帝位,自是有退城外金兵良策。”

    “你不是我的人!那你是谁的人?!在我皇城司做提举以后,提拔你为上一指挥,至今我可曾亏待于你?你居然做出如此腌臜之事,背信弃义!行了,赶快把我放了,我还有事要做!退兵之策自然有庙算,你操什么心。”赵楷尝了一口小菜甚合胃口,心里还算满意。

    沈从看着大快朵颐的郓王赵楷,神情愈冷,这个赵楷,不如在延福宫内一无所有的赵桓,毫无疑问。至少那个赵桓还知道看看城池布防图。把退兵之策寄希望于庙算,无疑是一种极为蠢笨的方法!

    这个赵楷,居然依赖那个狗屁的庙算,他自然知道庙算什么东西!

    驴车皇帝发明的一坨屎,后面老赵家的皇帝跟着啃的一坨屎!

    庙算、阵图都是驴车皇帝赵光义的发明,他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同母胞弟。

    赵光义当年在皇宫上演了烛影斧声,又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名为金匮之盟,说是赵匡胤有口谕传位给他。所以他无诏登基,符合礼法。

    赵光义登基之后,亲自率领经过周世宗、宋太祖两代皇帝精心挑选、千锤百炼、强劲如虎的大宋禁军,向失地燕云十六州进攻而去。

    这只劲旅在赵匡胤手中,战果恢弘,讨平二李叛乱、收荆湖、再平巴蜀、又取岭南、大破江南,除了在北汉废了一点功夫之外,屡战屡胜没有一次败绩!

    到了赵光义手里,这只数十万的大宋禁军如同拔了牙的老虎一样,被辽人打得节节败退,在高粱河上,赵光义更是被辽军一箭射在了屁股上,仓皇爬到了驴车上,夺路而逃,得名驴车皇帝。

    如此精锐之旅,如何败的如此稀里糊涂,问题就出在这庙算之上!

    赵光义痴迷于《平戎万全大阵图,》打仗行军照本宣科的玩,仅仅如此的话,大宋数十万禁军真的可以玩的起,抽出十几万人给他摆阵,其他人禁军也把辽军给收拾了。

    可是这驴车皇帝发明了劳什子的阵图,所有将领,都必须按照庙算结果,按着所画阵图进行行军打仗!

    只要违反,视为忤逆犯上之罪,一律处斩!

    战场是过家家吗?什么战阵不是瞬息万变,都按着阵图玩,在战场过家家能打胜仗?!

    这庙算就更加无耻了,就是无数的文臣聚集在一起,对着画的不是很周详的地图,讨论如何作战,最后得出阵图。

    再将阵图发给将领,必须按图行事。倒是治好了老赵家的心病,唯恐旁人黄袍加身!

    但是也抽掉了所有大宋军队的脊梁。

    这么打仗,怎么可能赢?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可是军中有监军的太监和文臣,只要稍有差池,就是砍头大罪。

    信庙算,还不如信大头伙夫能做好饭!

    沈从对这个赵楷是真的彻底失望了。

    依靠一帮不会打仗的文臣,怎么可能破掉外面的金兵?又一个认为打仗是儿戏的人吗?

    “陈州门兵甲多少?军备如何?对汴京城防可了解多少?”沈从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放肆!朕乃天命之子,是你个小小从五品的上一指挥能够质询的?!城防军务,皆由守御四壁使统领,用不着我操心!”赵楷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又啃了几口小菜。

    “废话说完,抓紧把我放了。我还有大事要做。”赵楷心中不屑愈盛,一个小小的从五品武官,就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咄咄逼人!胆子太大了些!

    这郓王赵楷真的是读书把自己脑子读坏掉了?沈从被气的有些脑阔疼,自己抓了他,还让自己放了他?

    连自己来做什么都不问,还让自己放了他?

    不过这种目中无人,也符合赵楷一贯的作风。所有人都抬着他,算是把他抬到了天上去,这次宫闱之变,又重重的摔了下来!

    可惜皇权这场风云场里,失败就只有死一个道理,哪里有其他出路?

    “可能不行了,殿下。酒里有牵机药。殿下,牵机药的名头您应该听过吧,毕竟是皇室秘毒之一。南唐李煜皆死于此毒之下,若殿下还有遗言,但请吩咐,臣代为转达。”沈从直勾勾的看着赵楷,在今日宫闱之变之前,他的内心还是相信这赵楷能成为一代明主。

    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志高才疏眼高手低的糊涂蛋。

    这样的人真的能安天下?草草起事、人尽皆知、大意轻敌、踏入瓮城、身陷囫囵、尤不自知。还没有一点审时度势的眼光。

    延福宫里的赵桓登基大典上晕厥,好歹还有点自知之明和审时度势的能力,偷偷摸摸处决赵楷的这份魄力,也还有几份狠厉,可是这个赵楷……

    “朕乃郓王赵楷!皇城司提举!朕乃重合元年进士第!朕乃十一镇节度使!朕乃天命之子!你安敢杀我!不怕被诛九族吗!大胆!”赵楷脸色大变,到现在还不相信这个从五品的武官居然敢杀自己!

    “陛下赐药,自是陛下要杀殿下。牵机药也不是我这个指挥使的小官能弄到手的。对了,殿下问臣,臣是谁的人?臣现在可以回答殿下,臣,只是大宋的人。”沈从甩出去一句莫名所以的话。

    让赵楷脸上有些懵,这话背后蕴含着怎么样的秘密?不过他很快就没空思考了,牵机药的毒性炽烈,只感觉胸腹如同火烧一般,他痛苦的倒在了床榻之上,不断的哀嚎着,身体以诡异的弯曲角度不断扭动。

    直到在痛苦中死去,沈从才离开了这处房舍,屋里已经是一名死人了。交给亲从官处理便是。

    大雪依旧纷纷扬扬的下着,新帝登基真的不祥吗?

    他摇了摇头,他从来不信鬼神之说,也没有任何教书先生或者武功师傅曾经教过他,这世间真的有鬼神,他看了看皇宫,看了看汴京外城城门陈州门,向着汴京外城门走去。

    延福宫内灯火通明,赵桓盯着汴京布防图发呆,因为他怎么都想不通,这样固若金汤的城池,怎么会可能失守?

    就说城墙里就有无数暗室,暗室内有床子弩数千架,护城河足以拒马,守城的器具足够用,连猛火油都有!那可是可以把人烧成灰的石油啊。大宋这黑科技点的有点高。

    这北宋到底是怎么亡的?

    【1126年8月,第二次开封之战,完颜宗望从辽东出山海关,完颜宗望部平州破燕王府,过定州、镇州、邢州、相州、潼州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再临开封城。没人抵抗,是因为人都跑光了。】

    【完颜宗翰部率众从山西路大同出发,种师中奉命率种家军未带辎重疾驰救援太原,被以逸待劳的金兵大破,死战数日,粮草断绝,种师中身被四创,力疾斗死,卒。】

    【北宋西军精锐之师:泾原军由吴玠率领,府州折家军等部共计六万余人勤王,被堵在潼关之外。西军主力勤王,宋夏边境空虚,西夏趁机入侵,屠城掠民。将西军祖坟尽数刨出,折家祖坟被挖,靖康之耻后,西军就此分崩离析。乃为西军黄昏,北宋最后的尊严。】

    【汴京城被围之际,宋钦宗信六丁六甲之术,以为异人郭京,可召唤六甲神兵尽灭金兵,不日,郭京带着六千道士出城应敌,六丁六甲术的道士们被打了个稀巴烂,神术不攻自破。反而逃回的道士,导致城门失守,幸好被守城军士浴血奋战打退。】

    【然汴京城中守军共计七万有余,义军乡勇近十万协防,多次打退金兵攻城,南道总管张叔夜与其子侄伯奋、仲熊率一万三千余名勤王之兵,于颍昌府遇颜宗翰部,十八战互有胜负,突破封锁,进入开封城内。】

    【约上百万勤王之兵正日夜兼程赶往汴京,甚至有天涯海角的琼州数千乡勇赶到汴京勤王,金兵久攻不下,勤王之兵日益增多。接近汴京勤王之兵约三十二万人,大好局面,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倾斜。】

    【宋钦宗赵桓,开城门亲自前往完颜宗望部议和被擒。】

    【至此,金兵以赵桓为质,破汴京,再擒住宋徽宗,掠宗亲、嫔妃、女眷、朝臣三千余人,返回辽东。城中多年积蓄也被劫掠一空。赵构应天府称帝,北宋灭亡。】

    【此为靖康之耻的第二次开封之战,全国勤王之兵近百万,输的不知如何评价才好。】

    赵桓兴致勃勃的看完了第二次开封之战的过程,虽然精锐的钟家军全军覆没,让他十分可惜。

    可是还有六万北宋西军精锐之师勤王,连海南天涯海角的琼州都有数千乡勇勤王,三十余万的勤王之兵已经接近汴京,形势怎么看都是一片大好之下。

    怎么就突然拐了个弯,车速之快,连他这个老司机都觉得有点猝不及防。

    这北宋,就这么亡了?